話題人物 > 專欄

謝金河

《財訊》社長兼發行人 1959年生於台灣雲林、政治大學東亞所碩士、財信傳媒董事長 東森《老謝看世界》、年代《數字台灣》節目主持人

謝金河:從美國期中選舉看台灣

2018-11-15
作者: 謝金河

(圖/翻攝自Donald J. Trump臉書)

眾所矚目的美國期中選舉正式落幕,一如外界預期,共和黨繼續掌控參議院,民主黨則在8年後拿回眾議院,結束8年來共和黨獨占美國3大權力機構的局面。選前美國主流媒體全力唱衰川普總統,甚至認為藍色浪潮(blue wave)將席捲美國,但這個現象並沒有出現,難怪選後白宮發言人桑德斯只笑答說blue wave只是漣漪(ripple)。

期中選舉結束次日,川普戰力十足,一早就在推特上表示,這次選舉接近「完勝」,是空前「大成功」。相對國內的媒體都說是「川普大輸」,形成了強烈對比。為什麼川普認為這次選舉是他的大成功?

原來美國歷次期中選舉對執政黨都是嚴厲的大考驗,歷任在位總統都抱定「少輸就是贏」的心態。例如前一任總統歐巴馬在第一次期中選舉(2010年),執政的民主黨在眾議院少了63席,參議院少了6席;再下一次的2014年期中選舉,歐巴馬政府的民主黨在眾議院少了12席,參議院少了7席,歐巴馬的8年任期,聲望民調都不差,但是他仍把參眾兩院的控制權交給共和黨。

比起歐巴馬的兩次期中選舉,川普這次在參議院又增加席次,眾議院讓給民主黨,雖然少了36席,對川普來說,傷害是可以接受的。較上一次共和黨執政的小布希時代,共和黨在眾院少30席,參院掉了6席;再推向1982年川普尊敬的雷根時代,共和黨在眾院掉了26席,參院沒有減少,那時是雷根的大勝利;對川普來說,這次期中考是30幾年的「大成功」。

川普成功殺出重圍 對中路線更強硬

川普自認大勝利的第2個原因是,很多共和黨籍的州長、議員,都是因為他四處奔走、大力拉票才過關,最明顯的是佛羅里達州州長的共和黨候選人迪尚特(Ron DeSantis),原以極大差距落後今年39歲的民主黨候選人吉倫(Andrew Gillum),但開票結果迪尚特勝出;參議員選舉也是如此,前佛州州長史考特(Rick Scott)以50.4%打敗對手;德州的克魯茲(Ted Cruz)原本可能出局,最後川普加持,以51%打敗對手,俄亥俄州也是如此。選戰最後一刻,川普大力站台的候選人都當選,而共和黨內的眾議員,過去批判川普最嚴厲的,這次全都落選。

這場期中選舉似乎更進一步強化川普路線,未來國會內的共和黨力量將會變得更加川普化,甚至有人已看出「川普黨」正在成形,這個選舉結果十分有利川普兩年後競選連任的「統一陣線」,全心全力對付未來的對手。

第三是美國大選算計的是幾個最關鍵搖擺州的選舉,搖擺州的選情可說是美國人對川普過去兩年施政的表態。民主黨記取過去兩次期中選舉失敗的教訓,這次提名很多年輕人,展現銳意年輕化、多元及開明的形象,可惜角逐德州參議員的超級新星歐洛克(Beto O'Rourke)及角逐佛州州長的非裔吉倫都落敗,顯示民主黨少壯派仍未獲得選民認同,也使得藍色浪潮失分不少。

對川普來說,共和黨贏得佛羅里達、奧勒岡、俄亥俄州三大搖擺州至關重要,尤其俄亥俄州是總統選舉的風向球,美國一直有「得俄州者得天下」之說,難怪川普說這次選舉是「大成功」。從選民結構來看,川普較不受女性、少數族裔、年輕人及高學歷的支持,但他仍能在主流媒體封殺中殺出重圍。

選後的美國形成民主、共和兩黨共治局面,有人認為這是美國政治的最佳安排,至少不會讓川普變得像脫韁野馬。而川普很在意的「健保法案」可能被限制;不過對付中國這件事,兩黨似乎更聚焦。最受人注目的是,今年78歲的民主黨資深眾議員裴洛西(Nancy Pelosi),這次在加州以85.5%得票率完勝;她從1987年連任迄今,很可能是眾院議長的不二人選。她對中國人權問題一直很關心,90年代曾在中國拉布條抗議,這次若成為眾院議長,她與川普在中國政策上可能更加合作無間。川普選後也祝賀裴洛西當選,並表示願與她合作。因此這次美國期中選舉,可能更確定美對中更強硬的路線。

台灣選戰很微妙 中國滲透由硬變軟

很多人都以為選舉過後,美中貿易摩擦就會緩和。最近川普在推特上表示,中國願意放棄中國製造2025,也說在G20(20國集團)會議上,中國會開出讓步清單,也許這只是川普單方面的樂觀期待,未來焦點是G20的川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怎麼談。

美國期中選舉落幕,接下來是台灣的期中選舉,這攸關2020年總統大選,對執政黨也是沉重的考驗。如果說美國期中選舉是川普的大勝利,這次台灣的期中選舉是小英的大考驗。每一次的期中選舉對執政黨都不利,像2014年民進黨席捲6個院轄市中的4個(除了雙北)、縣市長拿到13席,大安溪以南的沿海縣市全面綠化。這次選舉等於是小英總統執政滿意度的空前大考驗,可能是台灣面對未來巨變的空前大轉折。

今年的選戰,台灣的天空出現了一些微妙的變化。例如,中國影響台灣選舉的因素增強,中國不再擺出過去疾言厲色恐嚇台灣的姿態,改以各種管道支持特定的媒體或候選人,這種軟性的力量可能會在選戰中扮演重要角色。美國副總統彭斯在演講中,不斷提及中國滲透進入美國政界、學界、娛樂業及媒體,台灣這個情況比美國嚴重,今年的選戰也是測試中國的「軟實力」,尤其是中國網軍在台灣影響力的總檢驗。

媒體為政治服務 選民只好各自取暖

其次是媒體公正客觀性已蕩然無存,形成媒體為政治服務的景象,支持藍綠雙方的媒體立場鮮明,而且愈來愈公然化。例如,中天電視從早到晚都報導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幾乎把他神格化;TVBS也大篇幅報導韓國瑜競選新聞,甚至是政見會上的實況轉播;三立、民視則出現很多韓國瑜負面新聞,同一件事報導「韓流」,卻出現正反兩極現象,閱聽人只能各自取暖。

媒體各自抓目標市場,形成為特定政治團體服務,大家愈來愈公開,甚至在選前民調也出現明顯的機構效應,同樣一個選區,不同機構的調查結果也都不相同。所以說,今年選舉很可能是史上最慘烈,也是最不一樣的選戰,這種媒體為特定政治對象服務的景象,也可能是加速媒體產業邊緣化的催化劑;而這是一體兩面,媒體處境愈辛苦,背後愈須有金錢挹注,有錢的人因而可以影響媒體生態,這是台灣民主化道路上潛藏的隱憂。

三是台灣正處在中國壓力中選擇未來方向。這次彭斯演講中特別提到台灣堅守民主,為全世界華人提供未來希望,這次美中貿易戰也間接把台灣推向最前線,在兩強較勁中,台灣的角色格外敏感,蔡總統在貿易戰中的低調、自我克制贏得肯定。但川普現象正在席捲全世界,號稱巴西版川普的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勝出成為總統,都給各國領袖提供一個法則,未來自己的國家優先,全力搞好經濟,提升人民生活福祉才是主流價值。

今年從各項民調來看,很多人不看好民進黨的選情,但我覺得民進黨即使有失,也不致慘敗,台灣社會愈來愈成熟,外力因素也許會影響一時,但台灣人民仍有一定水平可判斷真偽,民進黨這次應以美國期中選舉為範本,好好思考為台灣找出一條生存與發展兼具的大道,以台灣優先、壯大台灣,可能是大家共同的期待。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