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企業風雲

住友化學屹立百年的真本事

2018-11-13
作者: 劉軒彤

(圖/資料室)

日本大廠住友化學(Sunitomo Chemical),顧名思義是以化學能力著稱,不過在過去20年間,台灣電子科技業高速起飛的年代,台灣投資人最熟悉的,反而是住友化學在偏光膜(液晶顯示器關鍵零件)的市場地位。2004年之後,台灣LCD (液晶顯示)面板產業快速發展,追蹤住友化學的IT關鍵材料供需軌跡,是投資市場分析師必備的功課。 

如今,根據住友化學今年第2季度(4至6月)的財報,5大事業部中,製藥事業的營業利益貢獻1.78億美元最大,石油化學與塑膠事業的1.6億美元次之,IT相關化學只有3882萬美元。  

從肥料製造到全球能源發展  

一家百年企業,能與時俱進跟著熱門領域轉型,甚至跟上現今最熱門的生技領域,住友化學代表取締役社長十倉雅和(Masakazu Tokura)認為,這與該公司的事業始終朝著社會關心議題的解決方案前進有關。 

今年10月在日本橫濱舉辦的「BioJapan 2018」論壇中,十倉雅和不斷強調透過企業解決社會議題,進而利用創新達到永續發展目標的道理,住友化學百年來的事業部進展,正是基於這個理念。其實,道理不難懂,問題是真正能做到的又有多少? 

1913年住友化學成立,一開始是以肥料製造為主,本著解決社會關心的農業生產量議題而行。1930年後,透過合併,公司進軍精密化工事業;1953年又再步入農作物科學事業,並於5年後開始製造石油化工產品。1984年住友製藥成立,2001年將IT相關事業整合成為新的事業部,並於2015年著眼全球能源問題,成立能源與功能材料事業部。 

住友化學與時俱進,跟隨熱門領域轉型,並搭上現在最熱門的生技領域。(圖/翻攝自官網)

演變至今,目前住友化學共有5大事業部,分別是石油化學與塑膠、IT相關化學、能源/功能性材料、健康與農作物科學、製藥。歸根究柢,住友化學這一路走來,是用最核心的化學力量不斷開創新價值,五大事業部主要瞄準三個社會關心的趨勢:ICT(物聯網、AI、大數據)、生命科學(人口成長、老齡社會、食物需求、醫療保健科技、傳染病防治),以及環境和能源(資源問題、能源問題、減輕溫室效應)。 

回到當今全球風起雲湧的生物科技產業,事實上,早在1944年,住友化學就因為收購日本染料製造公司,成功進入染料、醫藥領域,後來又成立綜合研究所,強化醫藥的研發體制。也就是說,今天住友化學在製藥領域的成就,根源於不曾停止過的投入。 

最關鍵的變化發生在1984年。那一年該公司與稻畑產業株式會社共同設立住友製藥,而後又在2005年與Dainippon Pharmaceutical合併,成立了Sumitomo Dainippon Pharma(大日本住友製藥)。至此,奠定了住友化學在製藥領域的堅實基礎,而大日本住友目前大約是日本排名第8的製藥企業。  

切入製藥事業的關鍵轉折  

對住友化學而言,製藥事業部包括兩家公司,一家是大日本住友製藥,另一家則是Nihon Medi-Physics Co., Ltd.,兩家公司各有所長,前者專攻藥物,後者偏向診斷領域。2017年該事業部的營收約5000億日圓,營收占比23%,但營業利益948億日圓,占公司獲利貢獻比重達38%之多,排名第一。其中,大日本住友製藥就如同一般大藥廠,有多元的藥物產品線,聚焦精神與神經疾病、腫瘤、再生醫學、細胞療法,並在多年前就已走出日本,跨足國際市場。 

值得一提的是,日本自從京都大學教授山中伸彌研究出iPS細胞(誘導性多功能幹細胞)技術,並獲得2012年諾貝爾醫學獎後,日本傾全國之力進軍再生醫學產業,尤其是iPS技術更是走在國際之先。大日本住友製藥自是不會缺席,也透過產學界的多項合作,建構了自己的再生醫學開發產品線,同時於今年3月,正式完成全球第一個專為異體iPS細胞衍生的再生醫學,和細胞治療產品而設的商業製造工廠。 

至於Nihon Medi-Physics,則專注於高度專業化的核醫學領域(nuclear medicine),開發製造放射線藥物,用於疾病診斷或治療後的評估,主要是惡性腫瘤、腦和心臟疾病;除了診斷,也提供治療產品,比方說醫療儀器,還有前列腺癌的近距離放射治療,或是為癌症患者骨轉移提供疼痛緩解的放射性藥物。 

目前Nihon Medi-Physics公司的主要產品,是針對正子造影過程需要注射的放射藥劑FDG,也因為產品使用的放射性同位素半衰期只有大約兩個小時,因此在日本主要地區已建立了11個生產設施,確保快速可靠地送達各個醫療機構。 

當外界看到製藥事業貢獻住友化學最多獲利,也把焦點放在大日本住友製藥與Nihon Medi-Physics兩家公司身上。不過十倉雅和表示,生技應用範圍非常廣,而且直接與社會問題相關,他並巧妙地以5種顏色說明生物科技地應用領域,分別是Green Bio(綠色:食物和植物相關)、White Bio(白色:產業和能源相關)、Blue Bio(藍色:海洋科學)、Grey Bio(灰色:環境科學)、Red Bio(紅色:健康醫療相關)。  

生技應用領域的5種顏色  

簡單地說,在住友化學發展的策略中,製藥只是整個「生物科技應用領域」的一環,其實包括其他的事業部,如健康與農作物科學、能源/功能性材料等,都與廣義的生物科技應用領域相關。十倉雅和以三個例子來闡述住友集團在生技領域的最新著墨:

第一是核酸療法(nucleic acid therapeutics)。舉例而言,住友集團已與Bonac Corporation合作,透過化學合成,成功製造高品質的引導RNA(guide RNA);第二是再生與細胞醫藥。旗下的大日本住友製藥,建立了世界第一個基於異體幹細胞,針對再生和細胞醫藥產品的商業製造工廠;此外,也與諸多合作夥伴開發商業化iPS細胞再生醫療產品;第三個例子則是擴及到DNA分子層面的植物育種,十倉雅和指出,傳統新品種育成時間約10至15年,但是透過住友的新技術可以降低到3至5年,大約節省了三分之二的時間。  

生技業掀起新一波科技革命  

十倉雅和進一步表示,生技業已經產生新的科技革命,主要源於IT與AI人工智慧的革新、更快速更低成本的基因測序,以及基因編輯技術三個層面的發展。根據美國國家人類基因研究機構的數據,2001年人類基因定序成本為9536萬美元,因為技術的進展,2014年已降至1000美元,這種降低成本的速度促成了生技業新一輪革命;當然,基因編輯技術的開創也是一大助力。 

而更重要的一點在於科技革命,說穿了,也就是大家常提到的人工智慧、物聯網、大數據、機器學習、深度學習等等。十倉雅和引用MIT Media Lab的創辦人Nicholas Negroponte所提出的口號「Bio is the New Digital.」(生物是新數位),強調未來是所謂的「Digital Bio」(數位生物)的世界,也就是數位化與生物科技結合的新世界,而住友集團的發展策略也會跟著趨勢不斷調整轉變。 

十倉雅和會後接受採訪時表示,住友化學將百年的科學實力整合在一起,設立的生物科學實驗室擁有健康醫療、農業、化學產品製造、分子工程等等能力,得以將集團的研究活動帶到更廣的領域。他認為,目前全球面對的挑戰,包括老齡化、出生率下降、低生產力、低成長潛力、能源問題、環境問題等等,日本都是首當其衝,也因此生物科技在日本的重要性不可輕忽。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