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黃哲斌

新聞工作者、自由撰稿人 政大新聞所,曾任記者、編輯、新聞網站主管;目前網路活動地點是Medium及Twitter,帳號都是Puppydad

黃哲斌:電子保母的危險誘惑

2018-11-13
作者: 黃哲斌

(圖/pixabay)

開學了,最近在不同場合,都碰上學齡兒童的父母焦慮提問:「應該讓小孩玩手機或平板嗎?」、「幾歲才該擁有智慧手機?」、「幫兒女開臉書或Instagram帳號,是好事嗎?」身為家有國中及小學生的父親,這也是我的焦慮。以下先整理各方意見,最後,提供我的建議。  

賈伯斯、比爾蓋茲的態度  

關於此事,或許沒人比賈伯斯更具代表性,2010年底,第一代iPad上市半年後,他告訴《紐約時報》記者,他的小孩還沒碰過iPad;事實上,他禁止兒女在家使用3C產品。 

比爾蓋茲也是,他公開宣稱,他的小孩必須年滿14歲,才能擁有第一支手機。或如克里斯.安德森,這位科技雜誌《連線》前主編,知名的「長尾理論」、「3D列印」倡議者,他的5個小孩直到17歲,都只能在特定規則下使用手機。安德森說,正因他在科技產業第一線,看過太多濫用數位工具的危險性,因而不希望他的小孩重蹈覆轍。 

安德森並非杞人憂天,據研究,美國青少年擁有第一支智慧手機的平均年齡約為10歲,開設社群平台帳號的年齡約為12歲。去年,《臨床心理學期刊》發表一篇論文,指出美國近20年的青少年自殺率,原本呈下降趨勢,2010年起忽然反彈,不斷攀升,因素之一可能與智慧手機及社交媒體相關。 

上述研究發現,每天使用智慧手機3小時的青少年,相較不超過1小時的同儕,絕望感及自殺傾向提高三分之一;每天使用超過5小時,自殺傾向則提升二分之一。同一份研究也指出,2015年有近兩成美國青少年,每天黏網超過5小時。 

青少年手機成癮已是全球性現象,法國去年立法規定,15歲以下的國中小學生禁止帶手機上學,即使帶到學校,必須全程關機鎖進置物櫃。隔海對照,英國倫敦政經學院研究訂有手機禁令的學校,發現禁令施行前後,16歲學生成績平均進步了6.4%。 

至於社交媒體,往往是手機成癮、網路霸凌的元凶。長期追蹤美國社會現象的非營利機構皮尤(Pew)基金會,10月發布調查報告,指出59%的青少年都曾遭網路霸凌,其中,Instagram等社群媒體是霸凌現象最嚴重的平台。 

該報告觸發美國新聞圈探討社交媒體與青少年霸凌的關聯。近年,不時傳出青少年不堪霸凌而自殺的悲劇,今年初,澳洲一名曾任知名童裝模特兒的14歲少女「多莉」,在學校及網路上遭受圍攻而自盡,讓澳洲社會捲起一股反網路霸凌風潮,包括抵制仇恨言論最嚴重的匿名社交App「Sarahah」,連帶讓蘋果及谷歌平台下架該款App。 

給父母的4個建議  

Sarahah不是唯一例證,先前有多款匿名社交媒體Ask.fm、Sayat.Me,都被指控造成青少年自殺。它們也是網路文化的縮影,原意是「誠實交流」的匿名平台,卻助長青春期學生憤怒、仇恨、糾眾圍攻等不負責任言行。 

所以,我的建議是: 

一、確認目的性。當兒女吵著上網或買智慧手機,先彼此溝通討論,原因是同儕間的比較炫耀?或有實際需求?若是後者,可將「學習型用途」與「休閒型用途」分開,週間可使用3C工具上網查資料、輔助學習,週末才能拿來社交、遊戲或觀看影片,但兩者都須設定時間上限。 

二、一寸短一寸險。此語通常指「兵器」,但也適用於科技工具,手機體積最小、便利性最高,也最容易成癮或濫用。愈小的學童,盡量使用愈大的3C工具,例如以筆電上網、以電視玩PS4等電子遊戲;盡可能避免手機上網,尤其躲開手遊,因為對視力傷害尤大。 

三、奢易儉難。延緩小孩使用3C的年紀,可與他們協商規則,一開始嚴格控制,讓他們學習自制、擁有自我管理能力,視其必要性,再逐步放寬,同時可設定階段性檢視點。 

四、遠離社群網站。美國法律規定,禁止商業網站蒐集13歲以下兒少的個資,社群網站自然名列其中。然而,這只是最低標準,基於心理健康及時間管理,避免國中以下青少年使用社群網站,在此過程中,親子溝通非常重要,盡可能取得理解與共識。如此一來,當他們上高中後,或許因團體壓力及學習需求,必須使用通訊軟體及社交平台,至少更能避免濫用或遭心理控制。 

對家長而言,「電子保母」具有莫大的便利誘惑,對小孩更是如此。每一段親子關係裡,數位工具的學習應用,都將是一段共同探索的獨立旅程,祝福旅途愉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