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謝金河

《財訊》社長兼發行人 1959年生於台灣雲林、政治大學東亞所碩士、財信傳媒董事長 東森《老謝看世界》、年代《數字台灣》節目主持人

謝金河:世間最慘的是植物人

2018-11-08
作者: 謝金河

(圖/翻攝自謝金河臉書)

我們從丹東坐火車到平壤,回來從平壤坐飛機到北京,在平壤機場,出境大廳上人很少,我們一團人來了,機場才有人氣,我抬頭看今天飛機班表,原來今天從平壤起飛的班機只有三班,我們坐的是最後一班,可見除了觀光客,朝鮮人能出國門的可能不多。

我問導遊,住在平壤外地的人可不可以到平壤來工作?導遊說不行,那用什麼方式才能到平壤發展?她說大學入學考試是唯一機會,也就是說,透過大學考試,只有十分之一的人可以上大學,這些人才有機會到平壤來工作,其他的只能留在本地務農。

想到這裡,我想到一個「漂」字,最近「北漂」成為一個十分負面的名詞,其實漂不是壞字,所有成功的人都有移民特質,像二百多年前英國人漂到美國,澳洲。早期中國大陸飢荒的時候,廣東很多人南漂到東南亞。這些年,全球各地都有唐人街,這些都是華人漂出到世界各地。

如果在1989年大陸發生六四的期間漂向中國大陸發展,這些北漂的人成了最大贏家。人有兩種,一種是遨翔在天空上的飛鳥,一種是不會動的植物人。過去30年,會漂的人都是大贏家。我從雲林到台北,也算北漂的一員。

這些年大陸的北漂是外地人到北京不能入籍落戶,台灣人可以東漂,西漂,南漂,北漂,只要能漂都是好的。

離開平壤,我的朝鮮之旅也告一段落,我迫不急待地想留下一些痕跡,是因為到朝鮮的人不多,我多寫一點給大家今後到朝鮮旅遊參考。社會主義統治下,這次我到開城去看太祖王建陵墓,我對王建下過一番功夫,可惜陵墓翻修太新,失去古味。

開城原是歷史古城,在南朝鮮時代有七十幾萬人,如今只剩30幾萬人,這個大城市如今變成小古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