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人生 > 財訊書房
HOT

贏家制霸 你的乳酪就這樣被搬走

2018-11-10
作者: 達爾辛妮.大衛

(圖/pixabay)

為了享受更高的生活水準,每個人一定希望自己的加薪幅度高於通貨膨脹率。不過,從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多數富裕國家的生產力成長率與工資成長率到現在還是相當溫吞。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沒有人真正搞懂為何這段期間的生產力成長率會委靡不振,不過答案可能在於企業老闆的態度。很多企業還是選擇仰賴較便宜的勞力,對新的投資活動戒慎恐懼,繼續延後投資。另一方面,剛剛目睹金融危機慘況的員工,則是只要有工作就已心滿意足,所以並不排斥在工資和工時方面稍微讓步。 

唯股東是從 員工成犧牲品  

其次,近幾年來,21世紀資本主義的運作模式已經傷害到生產力的成長。問題之一出在現代的企業愈來愈「唯股東是從」,很多股東卻只看短期的成果,這類股東追求在短期內回收最大的利益,企業投資活動的優先性有可能會被犧牲。 

另一個問題則與私募基金的成長有關,這類基金是大型的投資者,直接投資企業或甚至是100%的持股者。私募基金更冷酷無情,只鎖定能縮減成本且快速取得成果的投資標的。 

這一切的結果就是,更多的企業利潤不盡然會等於更高的勞工薪資。如今,勞工薪資占國內生產毛額的比率比40年前更低。以2016年來說,美國最大型企業老闆的所得,大約是員工平均薪資的300倍。1965年時,兩者的薪資差距只有20倍。企業董事會與賣場工人之間的薪資落差,還是不斷擴大。

若企業只重視為股東創造股利,勞工的利益就會被犧牲。隨著跨國企業的興起,這樣的情況已愈來愈普遍,因為跨國企業的股東可能較沒有興趣協助提升本地生活水準。 

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後,各國中央銀行採行未經測試的量化寬鬆政策,這項舉動的實驗成分相當高。將那麼多資金那麼快速地挹注到經濟體系,有可能衍生極端高的風險,因為市場上可能沒有足夠的商品或勞務可供那些資金消費;不過,當時西方國家的政府幾乎已經窮途末路,不得不將大量資金投入這場豪賭。 

在2008年至2016年間,美國政府先後共挹注3兆7000億美元到量化寬鬆相關計畫,英格蘭銀行則花費4000億英鎊以上,約6000億美元左右。兩國的政府還採用更直接的工具,就是透過減稅或鼓勵消費的政策,將數十億甚至數百億美元的資金注入經濟體系。撒錢是解決問題的最佳解方嗎?在這個過程中,真正受惠的是誰? 

資金大放送 肥了金融體系  

我們很難釐清若是當初各國政府沒有實施量化寬鬆,最後的下場會是如何。不過,英格蘭銀行估計,最初挹注的兩千億英鎊資金確實促使消費─英國經濟價值上升2%。 

那麼,剩下的1700億英鎊去哪裡了?那些錢直接流入摩根負責接洽的退休基金和投資人手中;換言之,那筆錢流入金融體系,促使股票與債券的需求上升,並進而推升股票和債券的價格,金融機構與這些機構的員工因而賺到更多利潤和佣金。說穿了,各國中央銀行孤注一擲和引發這場金融危機的瘋狂投機活動對賭,但是這一番豪賭衍生的戰利品卻多數落入銀行業者的口袋,真正大撈一筆的是銀行業者。多數賭客明知形勢對自己不利,但在金融市場的賭場中,即使是愚蠢下注的人還是有賺錢的可能,那就是促使賭客不惜冒險一搏的根本原因。 

根據英格蘭銀行的計算,量化寬鬆使得股票與債券市場增值26%。強勁的股票市場理當對整體信心有幫助,畢竟股市表現良好會讓人感覺經濟情況好轉,從而促使消費行為變得更積極。不過,實際上持有股票的人口並不多,那類財富多半屬於最富裕的5%人口,所以絕大多數的家庭可能並未直接受惠於量化寬鬆。因為有錢人比較傾向於將現金存起來或用於投資,而不會用來消費。 

新經濟基金會估計,最富裕的10%家庭因量化寬鬆政策而獲得12萬7000英鎊至32萬2000英鎊,那一筆「便宜資金」未來可能會誘發股票市場或甚至豪宅市場的進一步泡沫。 

我們敢說量化寬鬆所衍生的利益並未讓全體人民受益,引發這場混亂的根本原因是民眾過度依賴廉價易取得的資金,也就是信貸成癮症,但事後政府治療民眾信貸成癮症的藥方卻是提供更多的信用、更多的資金;換言之,政府的療法非但無法緩和這個毒癮,反而讓毒癮變得更嚴重。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