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趨勢 > 股市前線

貝萊德股價重摔背後的警訊

2018-11-08
作者: 魏絲吾

貝萊德近期財報數據不太妙,執行長芬克將它怪罪於金融市場起伏劇烈。(圖/達志)

芬克(Larry Fink)今年1月在瑞士達沃斯(Davos)的一場資本家盛會上,簡直是風光到頂了。他於1988年一手創建的貝萊德穩穩高居全球投資公司的第一名,管理資金超過6兆美元;2017年全盛時期,公司曾寫下單日從投資人吸收超過10億美元資金的紀錄。在達沃斯論壇召開前夕,它的股價創下新高。 

芬克對其他的投資機構負責人發出公開信,提醒他們旗下的公司得肩負社會責任,一時成了金融圈熱門話題。不過,這封信惹惱了億萬美元投資人澤爾(Sam Zell),他不滿地說:「我不知道芬克已經被封為神了。」但無論如何,芬克神一般的地位已經開始動搖了。  

金融市場動盪 投資人縮手  

就在貝萊德慶祝它邁入第30個年頭時,它巨大的賺錢機器卻開始晃動了。它的搖晃讓人對貝萊德的業務,以及對更廣泛的投資產業和全球市場的體質安危,發出問號。 

貝萊德近日發布的財報透露,它的長期淨現金流量—來自投資人現金的流入減去短期多變的現金管理工具的流出—全年低迷不振,第3季已經降到兩年來的低點,為106億美元。但如果包含所有的現金流量,貝萊德出現了第1次季度性的投資人撤資,這是2015年8月全球股災以來首見。 

芬克將它怪罪於金融市場起伏劇烈,造成了神經緊張的投資人紛紛縮小他們的曝險程度。貝萊德在日前的視訊會議中說:「貨幣政策的分歧、全球與地緣政治的不確定,繼續衝擊投資人的情緒及金融市場,導致許多客戶降低他們投資組合中的風險。」 

不過,芬克有信心「令人失望的現金流」只是暫時的挫敗。值得一提的是,貝萊德琳琅滿目的投資產品—從便宜的ETF(指數型證券投資信託基金)到複雜的對沖基金策略—今年仍為它帶進800多億美元的獲利,這個數字足以令所有的資產管理人羨慕不已。 

的確,貝萊德2018年憑自己的現金流,就足以讓它輕鬆登上全球200大投資集團排行榜,而今年還沒有過完。它調整後的淨收入獲利率幾乎達到34%,優於谷歌或蘋果電腦。貝萊德旗下管理總資產也因市場揚升而水漲船高,在第3季達到6兆4400億美元;也因此,它的規模比富達投資、太平洋投資管理及普信投資集團的總和都大。而它的科技銷售—主要是風險管理系統阿拉丁—也以穩健的速度成長。  

貝萊德股價跌幅的訊息,是否暗示市場下潛伏的冰山已浮出一角?(圖/達志)

股價雪崩下滑 跌幅逾30%  

只是,貝萊德今年的股價跌得鼻青臉腫。在1月22日創下每股593.26美元的紀錄—比起2009年3月金融海嘯後的低點,升幅超過500%;此後就走下坡,迄今跌幅逾30%。儘管收益超過預期,貝萊德2018年全年股價表現是標準普爾500指數排行榜倒數的四分之一。

 這種程度的跌幅很難加以忽視,尤其從貝萊德的規模和布局如此遼闊來看,它的市場表現其實是更廣泛的金融體系中,各種力量走勢的一個風向球。究竟這只是一閃而過的現象,還是金融海嘯過後,金融市場一片好景中的自然修正?抑或是貝萊德與全球市場下潛伏的冰山已經浮出一角? 

9月24日,金融市場發生了一件幾乎未被人注意,卻十分不尋常的事:3個月期國庫券—基本上它是全球金融產業最接近現金的產品—利率10年來首次高於美國的通膨率。美國的經濟復甦促使聯準會在2015年以後實施了一連串的升息行動,以防景氣過熱。債市因而被牽動,短期債券殖利率升到一個在金融海嘯以來從未見到的水平。其結果是,一直抱怨除了買股外沒有其他選擇的投資人,如今有了選擇。現金雖然不特別具有吸引力,但是至少又有可以透過短期國庫券賺一點點錢的機會。這對金融市場和投資業有極大的影響。 

揚升的債券利率今年已經造成兩次市場大震盪,一次在2月,一次是10月。這兩次市場雖都回穩,但是投資人也普遍感覺到,金融海嘯後的長期復甦和牛市可能已近尾聲。全球成長減弱;雖然美國此刻的經濟紅火,市場擔心聯準會會保持升息,而這對新興市場來說尤其不妙。 

印尼總統佐科威10月在國際貨幣基金和世界銀行的峇里島年會上,引用電視連續劇《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的劇情做比喻,開玩笑地說:「冬天來了!」貝萊德的表現就是金融市場暗潮洶湧的反照。雖然它仍是投資集團業界投資最多樣化、韌性最強的,卻仍然無法倖免於全面投資氣候潮起潮落的衝擊。高盛分析師布洛斯坦(Alexander Blostein)說:「資產經理人基本上就是市場,只要我們看見成長稍有遲緩的蛛絲馬跡,投資人就會緊張。」 

冬天來了!金融市場不平靜  

貝萊德也正面臨了投資產業大地震式的長期變化,在其中它既是捍衛者,也是受害人。全球資產管理產業所面臨來自便宜的指數基金的壓力逐漸加強中,自金融海嘯以來,指數基金吸納了以百億美元計的資金,也造成投資人廣泛重新評估他們應該為它付出多少費用。 

根據美國投資協會統計,美國債券與股票基金的平均費用已經從2000年投資的0.76%和0.99%滑落,在去年分別降到到0.48%、0.59%。更複雜的是,費用較高昂的對沖基金也受到擠壓。 

投資產業圈子裡的人也有未來幾年費用看跌的心理準備。一些業者擔心—同時也是投資人所期待—「零元」競賽的槍聲響起,富達最近就推出了第一支免費的指數基金,顯示資產管理的競爭已變得異常激烈。 

根據波士頓諮詢集團(BCG),2016年全球投資產業的營收和獲利,已出現自金融海嘯以來的首次萎縮。BCG今年的報告指出,雖然因為市場活絡全球投資產業在去年獲利表現不錯,但是這波榮景不會持久。景順投資管理公司近日以57億美元購入歐本海默基金,是一連串防禦型交易中的最新一例,凸顯出投資集團在保護投資部位上是如何嚴陣以待。 

貝萊德是全球最大的ETF提供者。根據顧問公司ETFGI統計顯式,全球ETF產業規模達5兆2500億美元,ETF的消極型投資特質受到投資人青睞,但如今也感受到ETF與積極操作型基金削價戰的壓迫感。貝萊德的平均費用第3季已滑落到0.179%。根據摩根士丹利一年前費用是0.189 %,而7年前是0.223 %。 

保守型ETF受到嚴峻考驗  

貝萊德全球投資人關係部門負責人伍吉克(Tom Wojcik)表示,滑落是諸如貨幣移動或市場分歧等無法控制之因素使然。他認為貝萊德有較多便宜基金布局的美國股市,去年表現強勁,推升了它所管理的資產,但歐洲與新興市場的表現欠佳,造成平均費用降低。 

伍吉克說:「我們管理的國內、低費用資產成長了,高收費的資產萎縮了,完全是因為市場移動的關係;即使是在一個挑戰性較高的環境中,我們的業務仍然成長。」 

分析師大抵同意,幾季的表現疲弱無損於貝萊德長期向上的成長曲線展望。的確,貝萊德仍不斷向投資人喊話說:震盪加深是最佳購買時機。他們指出,2016年初,在市場擔心中國經濟衰退會使全球市場陷入痙攣時,貝萊德也遭遇同樣的情形,但貝萊德輕舟度險,成長曲線很快就恢復了。 

摩根士丹利分析師塞普里斯(Michael Cyprys)說:「貝萊德衰退不是因為經營範圍,而是因為環境。」因此明擺的問題是:投資環境是改善了,持續動盪,還是惡化了?市場大抵從最近的大跌中反彈,大多數的經濟學家預測美國的經濟力道會持續;全球性的展望也許比較黯淡,但是目前沒有什麼太多倒退、受挫而形成了嚴重挑戰的跡象,誘使牛市出籠。 

然而,投資人對衝擊資產管理人的短期與長期風勢仍提心吊膽,也令許多投資產業的負責人頭痛不已。景順資產管理公司負責人傅藍甘(Martin Flanagan)說:「資產管理人被貼上標籤,好像是這個產業就要消失似的;投資產業是在變化之中,但並沒有消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