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財經動態

宋鴻兵:歐盟拋棄美元支付體系,歐美分道揚鑣的前奏

2018-10-27
作者: 財訊新聞中心

(圖/pixabay,以下同)

美國媒體Washington Free Beacon稱,一位熟知歐美談判的美國官員表示,儘管一些政府和國會的伊朗問題鷹派人士表示反對,但川普政府預計將允許伊朗繼續接入SWIFT國際資金清算體系,這也許是美國預見到了逼歐盟建立獨立於自己「掌控」的SWIFT之外的獨立結算體系將產生更為嚴重的後果,所以選擇了妥協。對此《貨幣戰爭》一書作者宋鴻兵在其微信公眾號上撰文分析,歐盟設立SPV的深遠影響與美國為何如此恐懼的原因。以下是文章內容:

隨著美國恢復對伊朗制裁日期的臨近,歐盟通過SPV(特殊目的實體)來繞過美國制裁的可能越來越大。

美國此次制裁伊朗為歐盟推動「去美元化」提供了一個非常好的藉口,以此為標誌,歐盟今後將更加積極地推行經濟獨立政策,美歐分道揚鑣也將愈加公開化。今天我們就來分析一下這件事的長遠影響。

事情的起因是美國要恢復對伊朗制裁,而歐盟要保護其內部和伊朗進行貿易的企業,所以設計了一套SPV架構來運作和伊朗的貿易。那麼為什麼必須新設立一套架構呢?用原有的SWIFT(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系統不行嗎?

還真不行,因為在SWIFT體系內,美國掌握了絕大部分的轉帳交易資料,他可以知道誰和伊朗發生了交易。美國霸道地以反恐為名義,要求SWIFT給美國政府提供資料介面,如果不從就切斷你的美元交易,而美元是全球最主要的國際貿易、金融結算貨幣,SWIFT不敢得罪美國只好屈服。同時由於SWIFT使用的報文系統只要涉及美元交易,所有資料就會流經設在美國的資料中心,美國的財政部和情報系統就可以通過合法或不合法的手段抓取他們想要的資料,甚至截留沒收資金。通過這些手段,美國可以有效監測到絕大部分SWIFT轉帳的資訊。

歐盟要想真正要跟伊朗持續進行交易,就必須要另一套體系,這就是SPV。SPV是歐盟主權設立的實體,法律上不受美國管轄。更重要的是SPV遮罩了內部的交易細節,美國根本看不到是誰在和伊朗做生意,也就無從制裁。

這讓SPV擁有巨大的潛力,它可以做成一個開放系統,不僅保護歐盟內部企業跟伊朗做生意,而且可以保護中國和俄羅斯或者任何一個國家想跟伊朗做貿易的實體。

這樣SPV就不再是個簡單的金融交易平臺了,它變成了一個大家有共同利益的結盟。這個問題就嚴重了,美國也看到這裡面蘊含了一種危險的趨勢。表面上看,SPV是為了解決制裁伊朗石油貿易問題所做的一個具體的支付系統。但是美國已經看到了,這種支付平臺有可能進化成一種金融平臺。比如它也可以涉及投資、企業並購等所有的金融交易。

從這種金融平臺就可以演變成一種經濟同盟。這些國家攪到一起去了,他們之間用非美元進行投資、跨境貿易結算、資產清算等等,變成一個經濟同盟。如果這個經濟同盟不加以阻止,任其發展的話,最終將會走向地緣政治同盟。就像一個放大版的歐盟,中、俄、伊朗、印度,再加上歐盟全部攪在一塊,那美元的地位就會受到嚴重的威脅。

美國人已經看到了它的潛在威脅,當然不可能心平氣和的接受SPV而不加以報復。我認為美國有三種可能的報復形式。第一種,制裁參與SPV的歐元成員國的中央銀行,而這就意味著制裁歐元,那就搞成貨幣大分裂了。這是最極端的也是最不可能實現的,因為這意味著歐美金融分裂。在我看來,歐美金融家族延續了幾百年的深刻關係,不是一個總統動得了的,真要動這個,總統也會有生命危險。第二種,如果SPV繼續使用SWIFT報文系統的話,那麼美國有可能要求SWIFT把SPV踢出它的報文系統,就像制裁伊朗銀行體系一樣。第三種,通過貿易戰等更迂回的手段來報復。

所以SPV想真正投入使用,它就必須建立完全獨立於SWIFT系統的單獨的底層支付架構。只有做到這一點,才能真正繞開美國的制裁。這一切意味著什麼?

其實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說得很透。在他看來,美國已經過度把美元武器化了。以前大家認為貨幣是中性的,怎麼能夠當成武器呢?這個概念大家以前是沒有的。但10年前我就已經提出了,在特定情況之下,貨幣是可以被當成武器的,貨幣是有可能爆發戰爭的。現在我們已經看到,美元已經被高度武器化了,在全世界到處使用。

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認為,在歐盟和其他地區的所有貿易結算中,應該多使用歐元,逐漸的去美元化。他還說中國和俄羅斯早就想去美元化,而歐元是現在世界第二的儲備貨幣,占比非常高,所以中國和俄羅斯只有和歐盟合作,一起來做這件事,才有機會挑戰美元霸權。

歐盟的表態很直白,他有著鮮明的要獨立的意識,已經不像以前那麼遮遮掩掩的了。彭博社有個記者在評論容克這段話時提出了一個很尖銳的評論:歐盟想建獨立支付體系與美國退出伊朗核協議根本沒有關係,美國只是給歐盟提供了一個很好的藉口,但是實質上歐盟早就想建立一套獨立的支付體系。這個記者尖銳地指出了歐盟真實的想法:歐盟要獨立。

但是在我看來,歐盟獨立必須具備三大要素:獨立的原材料、市場、貿易通道。其實任何一個國家經濟上要想自立,無非是這三點。原材料、市場和貿易通道,三者缺一不可,沒有這三個條件就不要去幻想擁有經濟自主權。比如在原材料獨立中間,能源獨立是其中最重要的一項。

歐盟要想獨立就必須獲得能源獨立。如果沒有能源獨立,歐盟就談不上政治獨立和軍事獨立。歐盟真正受制於美國,並不是因為美國在歐洲的駐軍。比如駐德美軍,如果德國真正獲得了能源、市場和貿易通道的獨立,只要一句話,美國的軍隊就必須要撤,和發生在菲律賓的情況是一樣的。

德國現在要庇護伊朗,和俄羅斯搞好關係,都是為了獲得能源獨立。德國要從俄羅斯進口石油天然氣,拼了命也要把北溪2號修通,但也不能被你一家卡住脖子,我還要從中東的伊朗、沙特、卡達這些國家進口,需要分攤風險,這樣才能認為我能源上獨立了。

有了原材料,還要獲得世界市場。而歐盟在評估時,就要想到未來的市場在哪裡,而不是只看今天。就目前來看,美國是歐盟最大的對外市場,但是美國市場只代表現在,而中國市場、印度市場,還有歐亞大陸中間那好幾億人的龐大市場,那代表了未來的市場。而且可以預見,在二、三十年之內,新的市場必然會取代舊的市場份額。歐亞大陸內部以中印為核心的新興市場總規模會大大超過美國市場的規模。

第三個要素是貿易通道,主要的方向是整合歐亞大陸貿易。就長遠而言,歐亞大陸內部整合起來的陸路交通會起到相當大的作用。以前主要通過水運來運輸,因為運量大成本低。但是水路交通受到很多天然限制,比如不能全年通航,速度太慢等。從歷史上看,當公路和鐵路崛起之後,全歐洲包括全世界的內河運輸體系基本上都衰落了。即使是美國,跨東西海岸的主要運輸手段也是靠公路,因為速度快。

未來歐亞大陸如果通過公路和鐵路進行整合,那麼歐盟可能就會覺得我確實不再需要美國的市場,也不再需要他控制下的海洋通道,也不再需要他控制下的石油天然氣或者原材料,那我為什麼還要對你惟命是從呢?

所以就長遠而言,歐盟的獨立性會越來越強,而歐盟最後能不能走向獨立的關鍵是德國。這就是我為什麼花大量時間去研究德國歷史的原因。日爾曼民族在羅馬帝國之前最初期的狀態是怎樣的?他的文明基因究竟是什麼?羅馬帝國時期它是什麼基因?羅馬帝國崩潰之後到中世紀德國人又變成什麼樣?中世紀之後他又是怎麼崛起的?怎麼從一個蠻族變成非常強調高精尖的強大國家體系的?

我的基本判斷就是從歷史長期的觀點來看,不要小瞧德國。不要看他現在貌似病貓,但躺著的老虎畢竟不是病貓,這個國家值得長期關注。

總結一下,歐盟現在因為要繞開美國制裁繼續和伊朗做生意所以搞了SPV,這從底層技術架構上可以確保排除美國的干擾。但是制裁伊朗只是歐盟的一個藉口,實際上他早就想另起爐灶搞一套獨立于美元的支付體系。SPV有演變為金融平臺、經濟同盟、地緣政治同盟的潛力,歐盟可以借此和中國俄羅斯一起深度整合歐亞大陸,獲得獨立的原材料、市場和貿易通道,擺脫對美國的依賴,進而推動歐盟的真正獨立。而德國是關鍵,這個國家需要我們進行更深入的研究。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