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肯尼斯.羅格夫

美國哈佛大學公共政策學教授。曾任國際貨幣基金首席經濟學家,本文獲Project Syndicate授權在台獨家刊載。

肯尼斯.羅格夫:瘋狂富有的亞洲

2018-10-26
作者: 肯尼斯.羅格夫

(圖/翻攝自瘋狂亞洲富豪電影臉書)

根據關凱文2013年小說改編、意外暴紅的電影《瘋狂亞洲富豪》中,美國紐約大學經濟學教授瑞秋和她男友一起去新加坡見他的家人。到了新加坡,瑞秋才發現男友尼克是亞洲一個頂尖富有家族的繼承人,而尼克的母親亟欲防止尼克與普通人結婚,無論對方是不是亞裔美國人。 

這部電影非常轟動,一方面是因為(其優秀的)演員全為亞洲人(這種情況在好萊塢極其罕見);另一方面是因為它使人想起以前的傑出浪漫喜劇。該片甚至可能帶給楊紫瓊(曾主演《臥虎藏龍》)她早該得到的奧斯卡獎,她在片中飾演尼克堅強但慈愛的母親。  

瘋狂的亞洲富豪 讓西方驚豔的星洲 

不過,該片的另一名主角是新加坡,多數西方人不熟悉的一個地方。對某些人來說,這部電影真正令人震驚之處,在於亞洲某些地方已經變得如此瘋狂富有。 

若想對新加坡這個島國的驚人崛起有個概念,你只需要比較《瘋狂亞洲富豪》中的華麗都會與1940年經典喜劇片《新加坡之路》(平克勞斯貝、桃樂絲拉摩和鮑伯霍伯主演)中那個到處都是簡陋小屋的漁村。藉由這種比較,你不難明白電影中的楊家如何藉由早年投資房地產而成為超級富豪。新加坡2017年經濟產值約為3250億美元,人口560萬,經濟發展水準與丹麥相若(但新加坡人口族裔比較多元)。 

因為丹麥在全球生活品質調查中,經常高居頂尖位置,這種比較是討喜的。新加坡在所得再分配方面不如丹麥那麼積極,該國選擇維持較低的稅率和集中援助低收入人士。不過,所有新加坡國民都能獲得優質的醫療和教育,許多國民也符合資格享受政府慷慨的房屋補貼。《瘋狂亞洲富豪》巧妙和幽默地將貧窮說成是坐經濟艙而非頭等艙長途飛行。

亞裔美國人認為,這部電影代表亞裔演員在好萊塢主流製作中的突破,而該片在新加坡也引發熱烈議論。雖然許多新加坡人對該片將引發觀光熱潮感到興奮,他們也有許多不滿。其一是片中角色並未使用更多新加坡式英語;其二是新加坡重要的印度人和馬來人社群在片中不見蹤影。最重要的是,片中楊家的巨額財富引起一種民粹反彈,有人質疑為什麼新加坡沒有資本利得稅或遺產稅?為什麼要容許尼克繼承那麼多財富? 

但這種反彈可能沒有美國人或歐洲人所預期的那麼強烈。這可能是因為中產階層在新加坡獨特的制度下境況不錯─新加坡基本上是市場經濟體,但政府在長期規畫和投資方面有重大角色。 

或許會有人憤慨地表示,如果新加坡媒體所受的限制少一些,反彈將會顯著得多。但可以確定的是,經濟成長放緩,尤其是中產階層所得因此受拖累,是歐美出現民粹浪潮的一個主因,而金融危機無疑是火上加油。

雖然新加坡經濟成長也放慢了,但情況仍好過歐洲。新加坡金融管理局預測,新加坡2018年經濟成長超過3%,與美國相若,而美國目前在先進經濟體中是眾所羨慕的對象。  

赤道國家的異數 制度與文化的論辯  

接近赤道的地區,往往貧窮而且成長乏力,新加坡的成就因此顯得更可貴,因為該國幾乎正是坐落在赤道上。(《瘋狂亞洲富豪》有一幕不大合理:到機場接載尼克和瑞秋的是一輛開蓬吉普車。)經濟學家爭論「制度」還是「文化」對經濟成長更重要時,往往幾乎打起來;兩派人士都希望以新加坡為例支持自己,因為該國同時繼承了英式制度和華人文化要素。 

如今有些人希望亞洲成為好萊塢文化中更重要的一部分,將來有更多電影在亞洲取景和選用亞洲演員。《瘋狂亞洲富豪》製作成本略高於3000萬美元(迪士尼的《復仇者聯盟:無限之戰》製作成本則超過3億美元),但全球票房已超過兩億美元。 

任何電影能有這種成績都很了不起,尤其是一部以賽局理論開頭的電影。在《瘋狂亞洲富豪》的第一場,瑞秋利用撲克牌向全神貫注的一大班學生說明賽局理論的一個概念,她還訓練一名本身是研究生的教學助理。當然,賽局理論多數課程涉及有關策略關係的大量數學,不會真的玩遊戲。但這種課程還是可以非常有趣。普林斯頓大學教授迪克西特(Avinash Dixit)便曾利用《奇愛博士》(Dr. Strangelove)等電影的片段,說明賽局理論的一些關鍵概念。 

如今好萊塢可能將利用《瘋狂亞洲富豪》之類的電影,說明有關亞洲的一些關鍵概念。這地區創造了過去數十年最大的經濟成就,有關這類故事還有很多故事可以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