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趨勢 > 股市前線

中港股市不優雅的資金外逃術

2018-10-25
作者: 索貝克

小米在港股上市前,財務操作動作頻繁,總共募資9次,募集金額達15億美元。(圖/吳尚哲攝)

10月長假剛結束,中國人民銀行急著在週日宣布10月中調降存款準備率4碼,釋放資金7千5百億元人民幣。人行在2011年中把銀行存款準備率往上拉高至21.5%;2018年已經下調存款準備率3次,4月調低1%,7月0.5%,接下來就是10月調低1%達14.5%。 

2018年上半年結束,中國的外債有1.87兆美元,9月底外匯存底是3.08兆美元,相對於2016年底1.42兆美元外債,3.01兆美元外匯存底。再考慮到2017年中國外貿順差4225億美元,2018年上半的外貿順差為1350億美元。算下來,這一年半至少有超過9千3百億美元的資金從中國撤出。 

資金一直逃 降息不夠看 
 
這還是在中國政府緊縮外資企業匯出獲利、海外銀聯提款、大額刷卡消費,且美中貿易戰尚未開始前的數字,同時,2018年銀行存款準備率調降2.5%,頂多抵銷2千5百億美元落跑資金的衝擊,不算外貿順差的增量,存款準備率至少要再降2%才能抵銷資金緊缺的衝擊;資金持續外逃,存款準備率還有得降,下半年美國關稅開始衝擊中國外銷,沒有外貿順差支持的中國國際收支,資金外流的衝擊會更嚴重。中國A股的反彈隨時可能夭折,皮要繃得更緊。

說到資金瘋狂撤退,香港市場的新股上市熱絡,就是投資銀行家為客戶解決問題的現象。將中國內地的股票拿到香港發行,舊股賣掉,或者透過借券(stock lending and borrowing)賣出放空出場。總之,就是要撤離中國。

這是什麼狀況? 雖然港股行情不比A股好多少,香港新股上市行情卻意外熱絡,合計上半年上市108家公司,共募資504億港元,主要是2010年以來成立的互聯網公司。光7月3日,就有11家新經濟公司申請上市,包括小米、美團點評、獵聘網、同程藝龍、映客等,行業不同,一樣的是背後有很多美元創投基金入股。以小米為例,上市前總共募了9次資金,合計15億美元。現在,創投資本大舉透過香港上市套現從中國出場。 

這種姿態已經談不上優雅,比特大陸的招股書更是經典,估值沒有,資產估價尚未完成,甚至不透露上市前募資次數、募集金額以及入股創投名單;即使準備如此不足,也想上市,長期資本想要套現走人的意圖,已經路人皆知,這是少數既合法又免稅,還能拿到港元硬通貨的路徑,何時會封鎖,沒有人知道。 

2017年底到現在,所謂的新經濟五劍客,眾安在線、閱文集團、易鑫集團、雷蛇以及平安好醫生,分屬保險、文藝、二手車、電競以及診所等不同領域,全部跌破發行價。這些公司的前景也許很好,但是股價會說話,這幾檔發行後,跌幅少一點是20%,狠一點接近70%,大股東與創投長線資本藉上市出貨的急迫,投資人都看到傻眼。  

創投資本 取道香港套現 
 
卡在中國的外資要出境,現在非常困難。從香港出去這條路還能撐多久,誰也說不清楚。香港的外匯基金8月底是3.99兆港元,其中1.61兆是發行港元的聯繫匯率基礎,絕對不能動;另外兩筆2976億及2570億港元是準備未來償還ibond及其他負債,也不能動。還有一筆1.06兆港元市政府儲備帳,萬一政府入不敷出,可以拿來救急,香港GDP(國內生產毛額)約2.7兆港元,30%的儲備是政府運作正常的保障,剩下的7千7百億港元(約1千億美元)是敗掉沒有關係,香港本身看起來沒問題。 

問題在中國,人民幣這回岌岌可危。既然過去1年半大部分資金都透過香港逃離,那麼港元改釘人民幣,就是全面封鎖大額美元從香港逃離的終極撒手鐧;如果不釘美元,香港帳上可自由兌換的外幣4186億等值美元,就可全數置換為人民幣,中國將一下子多了近4千2百億美元等值的外匯儲備可以救急,避免人民幣立刻崩潰的危機。 

船與船綁成連環船,就不容易搖晃,當年曹操就是用這一招避免南下荊州的水軍暈船的,人民幣與港幣綁在一起,人民幣匯率就不容易有大波動,要守住匯率或許容易一些。除此之外,港元資金會外流嗎?請便,反正香港房地產跌下來祖國也不會痛,等同境外人民幣的港幣匯率就不保證了。反正境內與境外人民幣匯率不一樣也不是短期的事。 

或者有另外一個可能,港元也變成管制貨幣,這樣就不至於有境外人民幣(港元)匯價自由落體,導致拉低境內人民幣匯率的結果出現;如果走到這一步,香港就正式玩完,不用再談金融中心,不用再談一國兩制。悲觀的未來推演到極致,放空港元或者盡快拋售香港資產,看起來是投資人避免手中資產減值的王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