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印和闐

證券金融工作者

印和闐:一戰結束百年祭

2018-10-25
作者: 印和闐

(圖/翻攝自Mike Pence臉書)

1918年11月11日,德國政府代表在法國東北部簽約投降,德皇威廉二世退位,結束為期4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戰。本欄在2010年的354期與355期,以及2014年8月的458期反覆強調,當今的中國就像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後的德意志帝國,自卑中帶著民族主義的瘋狂,正逐漸擴大軍備,將自己帶向戰爭邊緣。2014年8月日本首相安倍在歐洲議會演講,當時就「呼應」本欄看法,認為國際社會要小心應對瘋狂擴張軍備的中國。時間又過了4年,現在換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直接譴責中國。國際合作時代結束,新一波冷戰開始。  

國際合作時代結束 新一波冷戰開打  

本欄自2010年以來的一貫主張是,如果俄羅斯倒向美歐日一邊,中國將在歐亞大陸以及沿海徹底被包圍,為了打開地緣政治的包圍缺口,南海、台海或者釣魚台附近發動第二次東亞政爭,將難以避免;目前俄羅斯因為敘利亞、烏克蘭等不同的理由,有必要暫時與中國站在同一陣線,第二次東亞戰爭目前不是立即危險,但是比起4年前,風險又大幅增加。其中一個理由是,相對於歐巴馬政府,川普政府一直與俄羅斯眉來眼去,是公認的事實,且俄羅斯又拒絕中國華為的通信基建設備,顯示俄羅斯與中國的結盟,不像表面上的堅定不移。

2014年本欄推薦美股諾斯洛普格拉曼(NOC US),是美國新一代戰鬥機的製造商。當時股價127美元,現在大概320美元;在中國,推薦專做戰鬥機機翼的哈飛股份(600038 CH),以及新一代戰機引擎的航空動力(600893 CH),都大幅跑贏A股指數。時局持續緊張中,上述軍火企業的股價走勢依然會是市場焦點。台灣在國艦國造下,也可以長期觀察漢翔(2634 TT)。 

不過,時局緊張的發財機會,未必都在軍火股,也有可能是債券。話說1918年俄羅斯共產革命,沙皇的統治被推翻,俄羅斯帝國當年發行的國債一夕成廢紙,直到1989年蘇維埃政權垮台;富蘭克林坦伯頓新興市場研究團隊的前主席馬克.墨比爾斯,原本是政治學博士,對於主權與權力的傳承一向有更深刻的理解,他在蘇維埃崩潰後大舉收購沙皇時期的俄羅斯債券。那時這堆債券可能在圖書館、舊書攤、或是早就被蘇維埃抄家的貴族後代手上,收購價格大概是票面金額的1%~12%。墨比爾斯是新興股市投資專家,但是1997年讓他大賺的,卻是這批平均百年前的老債券。

美國持有袁世凱發行的老債券 誰來還?  

民國初年袁世凱當年發行的老債券,目前價值7500億美元,美國持有人現在準備請川普政府想辦法討債;關於這筆債券,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說,以後統一中國了才還;統治中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說,這不是它們政府欠的,絕對不認。目前中國的外匯存底有3.06兆美元,有1.8兆美元是發行各種外債借來的,如果真拿其中7500億美元來還債,人民幣不知道要貶到什麼價位。

中國目前持有美債約1.1兆美元,也許美國法院可以執行扣押,或假扣押,聯邦準備理事會發行的債券,都是無實體債券;美國法院如果要扣押,技術上沒有難度。如果真的朝訴訟方向走,只有兩個可能,中國承認世上只有一個中國,那個中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那麼它就是繼承負債的政府,為了主權的存續,必須還債。3家主要信用評等公司有兩家(穆迪、標普)是美國人開的,當年法國人利用信評機構逼俄國人承認沙俄債券換取再融資資格的操作手法,美國人應都看在眼裡。 

另外一個可能是,世上的一個中國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這樣的話,雖然因此不用還債,但是它在《國際法》上將什麼都不是,聯合國的席位也必須讓出來,這個可能選項,中國應該不會選;回到第一種狀況,美國法院直接扣押聯準會體系內的債券,只是政府決心的問題。真的這樣玩,就換人民幣變成廢紙。 

順著這個邏輯,台灣應該考慮走自己的路,如果要與中國合併成一個主權實體,7500億美元的債務應該就是台灣目前的政治實體要負責還,整個島都跑去當中國人的成本好像過高。畢竟台灣的外匯存底才4500億美元,真的要按《國際法》認證當自己是中國政權的繼承者,錢包根本不夠。 

這個議題在彭斯的冷戰文告推出的時刻狂炒,顯示美國政府可能準備處理。舊中國的主權債誰來付款、怎麼付款,現在也許不清楚。但是,如果能搞到最後有人付款,以便宜的成本去當一下債券持有人,沒什麼不好。只要中國沒有全部被摧毀,就算是戰後,還是中國人要還的。本期推薦袁世凱在一次大戰前發行的中華民國債券,以俄羅斯的沙俄債券的持有經驗看,「長期」獲利機會不小。

延伸閱讀:

史上第一次,美國承認台灣是「國家」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