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宋鴻兵:川普與美聯儲之戰,利益集團之間的狗咬狗

2018-10-20
作者: 財訊新聞中心

(圖/達志)

針對近來美國總統川普與美國聯準會因為對加息步調看法不同,導致雙方互槓,《貨幣戰爭》一書作者宋鴻兵在微信公眾號上撰文表示,這兩個人各有盤算,倒是要關注的,一旦美國十年國債收益率突破3.5%,那全球金融市場就要準備迎接災難了。以下是文章內容:

最近美國的金融市場暴跌之後,川普跟FED(美國聯準會)開始吵架,川普罵FED這幫人是瘋子,喪失理性了,美國金融市場大暴跌都是FED加息的錯。

為什麼雙方會在加息問題上產生如此大的分歧?

在我看來,這是源於兩者之間不可調和的矛盾。

首先我們要瞭解美國金融市場此次暴跌的背景。由於過去幾年的低利率,很多企業借了大量的債務用於回購自己的股票,與股市屢創新高同步,美國的企業債也達到了歷史性的高峰。與此同時,居民部門負債也達到了13.4兆美元,比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時還多6200億。信用卡負債超過了1兆美元,學生貸款突破1.4兆美元,汽車貸款突破1.24兆美元,都遠超2008年的水準。

如果你站在FED的角度,你現在最關心的問題是什麼?一定是利率成本的不斷上漲。注意,我說的不是短期利息,而是長期不可控的利息。債券交易出來的收益率不斷往上走,這超越了央行的控制能力。

這個由市場真正交易出來的利率決定了整個金融市場的價格。如果長期利率不斷往上走,那意味著整個金融體系的價格就高估了,就會嚴重的下挫。這個時候就輪到FED出場了。

FED是美國全部金融體系的總代表,或者說它是這些利益集團最主要的代表,它非常不希望看到資產價格暴跌。因為金融資產如果損失慘重的話,就意味著美國的富人階層會受到致命的打擊。

我們知道,美國整個憲法制度、金融制度和貨幣制度,就是要維護這些富人的利益。所以對於FED來說,它最高的目標並不是促進就業或穩定通脹。名義上是這麼說,但實質上它是要捍衛金融資產價格不會大幅下跌。

所以對FED來說,控制償債的利息成本就要控制國債收益率,這是他最主要的目標。怎麼才能控制十年國債收益率不要漲的太高呢?以前我可以通過量化寬鬆,現在量寬鬆不能持續了,因為再持續會產生非常嚴重的後果。

那麼我現在只能通過間接的辦法,就是要做強美元,讓全世界的美元回流到美國。哪怕犧牲其他國家的金融穩定也在所不惜。所以FED在短期利息上加息的主要目標是為了使資本大量回流。再加上減稅的效果就更好了,更多的資金會回流。再加上新興市場國家貨幣暴跌,金融市場大亂。再加上全球地緣衝突愈演愈烈,這就好上加好。

因為全球資金都要到美國來避險,當這些資金湧入美國,那必然會購買美國國債。

美國現在要擴大開支,還要減稅,那麼美國國債就要增發,而FED還要縮表,最大的買家沒了,那麼美國就必須要找其他「接盤俠」。今年如果增加1兆美元的國債,那麼市場將會有數千億的缺口,怎麼辦?

FED這個第一大買家退出了,中國、日本、東南亞、印度、沙烏地阿拉伯這些國家都在減少購買美國國債,這時候他就必須要用其他辦法把全世界資金引導到美國,讓他們作為主要買家來填補這個巨大的窟窿。

那就必須要震撼全球金融市場,讓這些錢湧進美國去購買國債才能壓得住收益率。所以在我看來,FED的基本思路,無非是為了控制美國國債收益率上漲過快。所以要實現這一點,就必須要通過短期加息,讓全世界看到美元匯率走強,引發新興市場國家出現貨幣危機和金融危機,這會使更多的錢湧向美國。在FED看來這當然是件好事。

但是川普不是這麼理解的,這和他追求中期選舉結果的利益是衝突的。如果共和黨中期選舉失敗了,民主黨掌握了國會,那川普所有的議案法案都可能被否決,他前兩年所做的一切全部會打水漂,自己也可能被彈劾。再往後這兩年也做不了什麼事了,所有的一切對他就沒有意義了。

所以中期選舉對川普來說是眼前至關重要的利益。那麼中期選舉依靠什麼?他以前經常拍胸脯說,貿易戰對美國沒有影響,我們在全世界橫衝直撞也沒什麼損失,因為我們的股票市場在不斷上漲,就業也很好,什麼都很好。

但是在他看來短期利息不斷上漲,如果造成股票市場暴跌、通貨膨脹和其他一系列問題,那就會直接影響中期選舉的結果。如果共和黨真的中期選舉失利,那他肯定會把所有這一切憤怒、抱怨全部扣到FED頭上。

所以川普要求短期利益利息要低,而FED堅持要加息,這是兩者不可避免的天然矛盾。對FED來說,加息是為了誘導美元回流。對川普來說,加息就會影響我的中期選舉。

所以雙方才會隔空對罵。這種情況很少在美國出現,上一次起碼是30、40年前了,雷根當年跟FED鬧過矛盾,但也不像川普這樣公開去挑戰FED。現在川普做的很瘋狂,說FED這幫人是瘋子,喪心病狂。

這說明雙方的矛盾已經非常激烈了。所以現在我們看到股市暴跌,看到美國國債利率不斷上漲。那麼這個過程未來會加劇嗎?

我覺得最重要的就是看美國十年國債收益率會不會突破3.5%。美FED在年底時還應該會加息,所以年底很可能是一個局面翻轉的重要觀察點。如果十年國債收益率突破3.5%,那全球金融市場就要準備迎接災難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