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人生 > 財訊生活
HOT

秋季漁村微旅行

2018-10-20
作者: 朱致宜

(圖/朱致宜、林斌峰攝)

基隆正濱漁港,已經好久不曾如此熱鬧了。 

自從港邊斑駁陳舊的屋舍換上了新面貌,一棟一棟活潑鮮明的彩色屋佇立在港邊,與義大利知名景點彩色島五漁村有幾分相似之處,正濱漁港的造訪人潮就沒有停歇過。 

十幾棟彩色屋正對面、港口另一端的觀景台上更是熱鬧,扛著腳架駐守的攝影愛好者、善於捕捉最美角度的網美們,拍下一張一張美麗的照片,發布在社群網站上,讓更多網友前來朝聖,能夠一覽港景的咖啡店,更是每到假日必定客滿。  

基隆正濱漁港》彩色屋暴紅 古早小吃重溫昔日繁華  

正濱漁港曾是日治時期的台灣第一大港,帶動了造船廠、五金用品店等周邊產業發展。在地青年組織星町文化工作室創辦人林書豪說,最熱鬧時,漁港密密麻麻停靠著漁船。 

當地耆老回憶當時運送物資時,工人們從這一艘船的甲板跳到另一艘船的甲板,宛若行經海面上的隱形斑馬線,將沉重的米袋從港的這一頭搬到那一頭。隨著基隆港開航,正濱漁港的繁華也如夢一般凍結在時光中。 

正濱漁港可遠眺貨櫃上下貨輪的情貌,不過,曾經風光一時的造船工業, 卻只剩廢墟能夠憑弔。

如今,時光淬鍊的舊物與現代建築衝撞出的火花,展現了正濱漁港獨特的魅力。象徵海上貿易興盛的阿根納造船廠,如今以斷垣殘壁的姿態吸引塗鴉客、廢墟愛好者到此探險。協和發電廠在山海之間樹起3根巨大煙囪,如今不再冒出白煙,卻成為視覺衝擊感強烈的地景風貌。 

都市偵探們喜愛來此漫步探索。緊鄰漁港的中正路不再人潮洶湧,陳舊的乾洗店中卻還吊掛著20年前送洗的西裝,防塵袋上積滿灰塵,但袋內的襯衫卻潔白如新。想像遠洋船員上了岸,脫下工作服,拿著滿手的現金到西裝店量製新衣,去乾洗店領取西裝,再神采飛揚地到「街上」(今基隆市區)逛街消費。

沿著港邊散步,烤魚香隨著海風飄來。「涂大的吉古拉」店主人戴著防護面罩在門口燒著炭火,吉古拉此名源自日文「竹輪」的諧音,將手打魚漿調味後裹在不鏽鋼管上將表面烤至金黃色,由於沙魚肉占魚漿比率極高,香氣格外濃郁。幸好還有老食物,能夠溫習往日回憶,中正路上老字號的「水產米苔目」、「十元鹹粥」,都是在地人捧場的美味小吃。

宜蘭南方澳》鯖魚故鄉 媽祖信仰交織特色活動  

相較於基隆正濱漁港的寂靜,宜蘭南方澳的日常顯得動感許多。造訪南方澳的那個下午,南方澳第一漁港停滿密密麻麻的船隻,印尼籍為主的外籍漁工們,有的躺在船上的吊床睡午覺,有的專心盯著手機螢幕上的家鄉話網路影片,還有幾位默默地坐在碼頭邊整理魚網。 

在南方澳進行田野調查的鄭雅嬬說,南方澳建港已95年,當時,南方澳主要聯外道路尚未開通,位於蘇澳海岸邊陲地帶卻是家家富庶,因而籠罩一層神祕色彩。許多被暱稱為「海腳」的漁民,直接住在船上,腹地僅約2平方公里的南方澳,最高紀錄曾擠滿一萬3千位居民。 

要見識南方澳的熱鬧喧騰,必須抓對時間與地點。每天早上到魚貨拍賣市場,碩大的旗魚、沙魚、鮪魚並排擺放,站在高處的拍賣員,一面吆喝著價格數字,一面熟巧地辨識魚販出價,將漁民辛苦捕捉的漁獲賣得最好價格。 

無論是討海人或是魚市裡的小販,大部分南方澳居民的 經濟來源,全與大海息息相關(右)。因此,南方澳居 民的宗教信仰格外虔誠,南天宮為代表性廟宇(左)。

另一個熱鬧的人群聚集處則是廟宇,討海人日日與凶險的海象搏鬥,宗教是最深的精神寄託。南方澳南天宮以3樓供奉重達2百公斤純金打造的媽祖神像聞名世界,站在廟宇3樓向外看去,媽祖的視線彷彿跨越廟頂上的華美雕刻泥塑,望向港邊停泊的船隻。 

「南方澳的宮廟若逢慶典,上百艘船隻的海上繞境,絕對是必備行程之一。」鄭雅嬬說,宮廟慶典是地方大事,在漁港內舉行海上拔河競賽也是趣味橫生。平時,若有新船下水,船東家會向岸上扔擲包子祈求好彩頭,不時可見民眾倒捧著雨傘想要接更多的包子,漁民對宗教的虔誠信仰可見一斑。

南方澳最具代表性的漁獲其實是鯖魚,全台鯖魚捕獲量,8成以上來自南方澳海域。每年夏季尾聲,村民帶著大型紙紮鯖魚踩街、送至內埤海灘焚燒的「鯖魚季」已有10年歷史。 

不過,過去鯖魚多半出口至國外製成罐頭,當地傳統海鮮餐廳少以鯖魚入菜,不妨嘗嘗返鄉青年創作的特色鯖魚料理。「好地方食棧」的鯖魚定食,或烤或煎品嘗鯖魚最原始的滋味。另一家「酒橙塔」則以鯖魚等南方澳現地漁產研發義大利麵,若想嘗點小食,「鯖蔥燒」將日式鯛魚燒改良為鹹味青蔥肉餡,撒上柴魚片,滋味格外特別。

屏東枋寮漁港》無邊際泳池 時尚注入純樸村落  

枋寮車站旁的「F3藝文特區」,可造訪藝術家工作室,或至咖啡店品嘗在地種植的精品咖啡,偶爾也有親子同樂的手作藝術活動。

走出屏東枋寮車站,眼前筆直的中興路走到底,攀過看似盡頭的圍牆,卻是一整片海的蔚藍。站在屏東平原與恆春半島的交會地帶,不禁思及已故詩人余光中《車過枋寮》結尾詩句:「迎面撲過來,那海。」 

距離車站不過5分鐘車程,就抵達枋寮漁港,日頭熾熱,但氣氛慵懶。早年,漁民利用淺灘駕駛竹筏至外海將中大型船隻捕獲的魚蝦轉運上岸,即使今日枋寮漁港已建港,停泊船隻噸位仍屬輕量級;此外,枋寮是全台唯二能捉捕魩仔魚的海域,無論是海鮮餐廳或是港邊攤販,隨處可見魩仔魚煎、魩仔魚羹、魩仔魚湯等特色料理。 

腳踏車也是探訪枋寮的好方法。火車站旁的舊台鐵員工宿舍,經由地方人士奔走,如今已發展為「F3藝文特區」,多位藝術家居住於此,創作於此。他們的工作室門口擺放著趣味橫生的裝置藝術,甚至有腳踏車樹立於門口彷彿將衝上雲端,迸發創意,獵殺許多遊客的相機記憶卡空間。 

百年前枋寮就是台灣南部重要交通節點,即使今日,無論是往來台東與高雄之間,或是北部旅客南下墾丁,枋寮都是必經之地。 

(左):枋客文旅頂樓的無邊際泳池,讓純樸漁村注入不少時尚色彩,替旅客找到停留在老漁村過一晚的理由;(右):枋寮漁港前的魩仔魚,是當地最具特色的漁獲。

有趣的是,如此純樸的小鎮,卻藏著一處網美打卡勝地,讓旅客在匆匆旅途中按下暫停,留宿枋寮。 

搭乘電梯前往枋客文旅頂樓,視線全被水色占滿,最遠是雲朵飄移的天空,中層則是平靜無波的海,近在咫尺的則是無邊際泳池裡的水波蕩漾。最迷人的魔幻時刻,絕對是傍晚。 

隨著夕陽西下,天空的顏色慢慢由藍轉為橘紅、火紅,然後逼近紫色,在海面倒映出長長的光譜。成群結隊的飛鳥掠過天際回巢,嘰嘰喳喳的聲音才讓人驚覺,夜幕拉開後,滿天繁星已經登場。 

望著入夜後的海面,耳邊又想起《車過枋寮》的詩句:「雨是一首溼溼的牧歌,路是一把瘦瘦的牧笛。」那麼,港口就是一個厚實的大碗,舀起豐盛的海洋資源,餵養岸上的芸芸眾生。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