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政治風雲

賴清德的深澳方程式 5個月才解開

2018-10-19
作者: 郭瓊俐

(圖/黃郁修攝)

行政院長賴清德12日在立法院答詢時,宣布停建深澳電廠、台中火力發電廠燃煤機提早退場兩個重大消息,外界解讀是為解救民進黨在新北市、台中市的艱困選情。事實上,賴清德5月即確定有停建深澳電廠的空間,但為確保觀塘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簡稱三接)可以順利興建,確保未來供電無虞,他一直「忍耐」到三接環評案通過後,才做重大宣布。 

知情人士指出,宣布停建深澳電廠,當然有政治考量,因為北部地區民進黨立委、縣市長對深澳電廠的反對意見強烈,民進黨在新北市、台中市的選戰也深受空汙議題糾纏;不過,民進黨新北市長參選人蘇貞昌在這個議題上,並未給賴清德太大的壓力。賴清德ㄍㄧㄥ住宣布時間,是為了撐出和環保團體的斡旋空間,必須如此布局。  

李遠哲進府施壓 小英把球丟給行政院  

「深澳發電廠更新擴建計畫」3月在環保署環評大會以一票之差通過審查後,確定重啟燃煤的深澳電廠興建案。當時各方意見湧向總統府,認為深澳電廠發電量只有120萬瓩,周邊人口稠密,造成的空汙與政治問題代價太高。 

據了解,蔡英文總統聽取國安單位和台電報告後,最初仍決定興建深澳電廠,因為國內天然氣接收站儲量平均只有7天,若有氣候或其他因素干擾,天然氣載運船無法進港,就有缺電危機,國安單位希望保留一定比率的燃煤發電做為基載。但4月間,環保團體與中研院前院長李遠哲接連進府,向蔡英文力陳停建深澳電廠;後來蔡英文將此事交由行政院決定。 

據了解,賴清德一開始的考量,除了國安問題,還有五缺問題。因為他的施政主軸是「拚經濟」,也一直跟企業界保證不會有缺水、電、土地、人力和人才等五缺問題。北部企業界基於供電穩定考量,都希望蓋深澳電廠,因為燃煤和核能發電的基載電力比較穩定;去年震驚全台的815大停電,只因大潭天然氣電廠一個電動氣閥自動關閉,就造成系統全部停止運作,讓企業界對天然氣發電不太有信心。 

不過,北部立委和縣市長的壓力持續而來,賴清德後來下令經濟部與台電、中油仔細針對北部電力供應量,進行「未來式」盤點,(深澳電廠原定2025年供電)。經過所有發電機組的排列組合、電網布建時程等評估,經濟部回報,只要觀塘第三天然氣接收站如期動工啟用,可以不必興建深澳電廠。  

等待三接環評案 擔心提早宣布會兩頭落空  

幕僚指出,賴清德不只是聽報告結論,他是和相關官員與專業人員一起像做數學聯立方程式一樣,不斷的計算和解題,一一確認發電量足夠,5月間,就往停建深澳電廠的方向進行。 

5月初,賴清德到立法院報告能源政策,面臨在野黨極大抗爭。之後,有幕僚建議,是否直接宣布停建深澳電廠,對民進黨縣市長選舉也有幫助。賴清德反問:「如果這時停建深澳,運動團體會放過三接嗎?」他從接任行政院長後,就一直處理三接問題,將三接開發面積從232公頃縮減到37公頃,再縮減為23公頃,但若干環保團體仍有意見,賴清德擔心,如果太早宣布停建深澳電廠,萬一屆時三接環評案沒有過,「那就兩頭空了」,真的會沒電可用。 

因此賴清德承擔壓力,保留談判空間。說白了,就是「拿深澳換三接」,因為大部分環保團體贊成天然氣發電占比達50%,只是少數社運團體仍以藻礁問題抵制三接環評案。 

賴清德不斷對外宣示,希望在縮小開發面積、迴避藻礁兩大前提下,9月底力拚三接環評過關。不料9月召開的三接環評大會,在環保署前副署長詹順貴缺席、辭職等因素下接連流會,直到本月8日才終於通過環評,賴清德也立即在4天後宣布停建深澳電廠。 

至於賴清德宣布停建深澳電廠前一天,總統府祕書長陳菊被媒體拍攝到進入行政院和賴清德「密商」一事,純是意外插曲。當天陳菊路過行政院前,和賴清德通電話,確定賴在辦公室,便順道拿餅去慰勞賴清德;當時賴有訪客,陳菊還在會客室等了一下,真正和賴清德見面時間只有5分鐘,交情極深的菊、賴二人,也只是寒暄聊天,並未談及深澳電廠的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