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企業風雲

中國出口戰力升級 南韓芒刺在背

2018-10-17
作者: 漢克

中國企業迅速攻占全球營造機器的市場比率。(圖/達志)

位於上海外圍的三一重工工廠內,一點也聞不到中美貿易大戰的硝煙味。500名工人協同200個機器人不斷地銲接、鎖置鋼製零件,1天生產50台怪手,1輛20公噸重。工廠外,為防生鏽,200輛黃色挖土機的液壓機械臂上覆蓋著藍色的塑膠布,等待運往30分鐘車程之外的港口輸出。

去年出口額達12億美元的三一重工,是中國生產重型設備的大工廠之一,產品40%以上出口,主要輸往亞洲和拉丁美洲新興國家。此刻它一點也沒有生產遲緩的狀態,今年國際銷售成長30%的目標可望達成。即使在中美貿易大戰對全球貿易體系投下陰影的此刻,三一重工的欣欣向榮,說明了中國出口業如何奮力前衝。 

放棄低階產品走向中階市場 

在金融風暴過後的10年裡,中國出口表現強韌。2009年中國取代德國,成為全球最大的貨物出口國;在全球出口年成長率低於2%的情形下,中國對外輸出以5%的年平均成長率,在2017年達到2.26兆美元。 

過去10年,中國製造品的輸出比率由12%擴增為18%。中國在2001年加入世貿組織後就不斷展翅上騰,已開發國家的製造業就業情形卻一蹶不起。美國全國經濟研究所一項研究指出,在截至2012年的10年當中,中國對美國的輸出,造成美國失去200萬到240萬個工作機會。 

三一重工強勁的銷售也顯示出,中美貿易戰與中美競爭的重要內涵—川普政府著眼的是中國在高科技如人工智慧與機器人領域的技術進展,美國祭出關稅懲罰有其道理與盤算。不過,就短期看來,美國與其他已開發經濟體的最大威脅,是來自中國中級科技的出口提升,例如汽車與汽車零件、電動機具與三一重工生產的這類營造機器。是在這些領域,而非高科技產品,中國企業迅速攻占了市場比率。 

中歐國際工商學院教授許斌指出:「中國企業放棄低階產品走向中階,其實變化非常快;我估計美國提高關稅的淨效應,是加速中國企業的升級。」中國如今已是中階高科技產業最主要的生產者,根據美國國家科學委員會調查顯示,中國這一方面所占全球比率,過去10年幾乎上升了3倍,達到32%。

大部分的成長是由類似三一重工這樣的民營企業所驅動。中國的推土機全球輸出比率在十年前不到2%,如今成長到近10%;而在全球市場上,三一重工也開始與日本的小松較勁。三一重工國際部總監周萬春指稱:「三一產品的品質及性能與日本相比已不遑多讓,而我們的服務比他們好,因此我們在東南亞國家市場中非常具有競爭力。」 

轉型至更精專的資本財產業  

三一重工的成就凸顯出另外一項趨勢:中國對非OECD(經濟合作開發組織)會員國的出口,過去10年也從43%增加到48%。三一重工的成就,更反映出中國在價值鏈上的力爭上游多半是在資本財—可用以生產其他產品或服務及零組件上,而不是消費性產品。中國在發電廠必備的變壓器與變壓器零組件的全球出口,過去10年倍增,達到20%。 

位於寧波的JD Machine,去年向歐盟出口汽車冷氣相關機械的銷售額突破1億美元。這家原本是英國人的公司,10年前破產被中國人買下。JD Machine的經理佛斯特(Mark Forster)說:「金融風暴後產業就移向中國;技術上,這裡的機器比我們在英國製造的更好。」 

中國企業轉型到更精專的資本財產業,改變了中國與已開發國家的貿易。過去10年中,電信、運輸設備與汽車零件已經成為中國對美出口的要項,而紡織品與鞋類相對縮減。根據世界銀行統計,中國在全球資本財市場的占有率,已從2007年的5%,躍升到2016年的20%。 

部分經濟學家認為,中國輸出價值鏈的力爭上游,是競爭下的必然結果。哈佛大學經濟學家羅理克(Dani Rodrik)說:「一旦一個經濟體能夠生產發電機或是汽車,那個工業的勞工生產力就會被置於自動向上的拋物曲線上;挑戰的是,要在這些自動匯合的產業上找到立足的支撐點,並擴大這些產業的國內就業。」過去10年,中國製造業的平均薪資翻了3倍多,超過巴西和墨西哥,迫使工廠必須提高產能。 

不過,加拿大多倫多大學研究員布瑞尼茲(Dan Breznitz)批評,中國企業未把力氣放在創新發明的研究上,是站在旁人肩膀上漸進有成。他說,中國企業擅長在現成的科技或產品上製造的「新版本」,往往更簡單、更廉價、更有效率。

放棄低階產品走向中階,中國正加速產業價值鏈升級。(圖/達志)

此外,金融海嘯後的投資熱,讓中國企業大幅擴張產能,提升經濟規模,許多製造商透過購買國外科技而升級。三一重工即在2012年花了3億6000萬歐元購買德商普茨邁斯特公司(Putzmeister)的混凝土泵機部門;同年,美的集團也與製造機器人的德商KUKA做了一筆45億歐元的交易。以併購取得技術有之,以脅迫取得科技也不少。根據美中貿易理事會,大約20%的美商表示,他們到中國設立合資企業時,中方會要求科技轉移。目前,中國幾家出口商正面臨侵犯專利的法律訴訟。  

中資吸收西方技術升級戰力  

中國出口日益精密化,跨國企業也扮演了重要角色。根據官方統計,去年中國的出口中,外資企業約占43%,筆電與智慧手機等高科技產品和大公司的數字更高。根據中國海關統計,中國前20名出口商中,13家為外資。 

泰半的中國出口升級是深化中國供應鏈的跨國企業帶動。例如通用電氣、巴斯夫、漢威聯合國際等大企業,過去10年都犧牲美國的國內就業,到中國成立精密工廠。這些企業最初到中國設廠,往往是看上中國國內市場,後來就會轉到出口基礎上。 

不過,對中國的競爭對手而言,還是有一點可以安慰,中國對外出口中有龐大數量的零組件是在已開發國家製造,中國只是其他地區生產零組件的最後組裝點,這也是「加工貿易」的特點。然而,加工貿易在中國輸出所占比率已經從10年前的46%降到35%。根據中國方面的估計,中國對外輸出的國內製造成分比重已從10年前的60%增到今天的80%。 

蘋果也是一個例子,它在中國的供應商過去5年多了1倍多,從2012年的僅僅7家,在去年增為19家。倘若在香港的供應商也算在內,總數就要增為28家,包括2014年起供應iPhone手機音響零組件的歌爾公司。此後,歌爾的市占率就一直提高,搶去了美國樓氏公司(Knowles)的機會。 

日韓、台灣、德國備受壓力  

中國移向中級科技產業趨勢下,最感受到威脅的可能是東南亞鄰國。在金融風暴發生前10年,日本、南韓與台灣對中國出口零組件出現龐大的貿易盈餘。但隨著中國生產原須進口的零組件的製造能力提高,中國對這些國家的貿易赤字從2013年開始萎縮。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研究員黃育川說:「這是這個地區面對的大問題,其中南韓最感威脅。」 

即使是因為機具出口強勁、貿易赤字額比美國小的德國,也感覺到壓力。《隱形冠軍》作者西蒙(Hermann Simon)說:「中國是德國利基型隱形冠軍最厲害的競爭對手,競爭主要在機械、家電或是金屬加工產品方面。」 

儘管中國在中級科技產品上逐漸得意,可以讓西方國家鬆一口氣的是,中國在高科技製造上離最前線還遠得很。在電腦晶片、柴油機和小客車出口市場上,中國只能稱得上是不缺席而已。即使在中國有能力競爭的項目,它的出口往往仍只能在價格上有挑戰力,但品質挑戰力還差些。 

中歐國際工商學院教授許斌說:「中國企業正升級到中階產品領域,但仍依賴價格優勢,生產的是開發中經濟體歡迎的產品,是德國貨和日本貨的低端版本。」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