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史蒂芬.羅奇

耶魯大學教授 摩根士丹利亞洲區前任主席

史蒂芬.羅奇:共依關係衍生的貿易戰

2018-10-15
作者: 史蒂芬.羅奇

(圖/翻攝自flickr)

在人際關係中,共依(codependency)永遠不會有好結果。從美中之間不斷升級的貿易戰看來,經濟體之間的共依關係也是如此。我在2014年出版一本書,探討美中的共依經濟關係,我是率先承認這一點的人:利用源自人類心理學的洞見,評估國家經濟體的行為,確實有點勉強。但兩者相似之處顯著,而隨著全球最大的兩個經濟體陷入危險的泥淖,我的預測顯得更有說服力。

最基本而言,共依是一種極端的關係,兩個夥伴互相依賴對方支持的程度,超過仰賴自身的內在力量。這不是一種穩定的狀態。隨著夥伴的回饋變得愈來愈重要,進而逐漸損害自信,共依關係將加深。關係將變得非常敏感,而且愈來愈緊張。結果總是一方到達極限,尋求從新的來源獲得支持。另一方將覺得受到蔑視,沉浸於鴕鳥心態,熱中於怪罪另一方,最終產生報復的衝動。 

美國與中國在經濟上處於一種共依關係,這項說法已令人信服多年。在經歷了毛澤東大躍進和文化大革命的摧殘後,中國經濟在1970年代末瀕臨崩潰,很快便尋求美國支持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政策。美國在70年代末則陷於滯脹的困境,亟欲尋找新的成長方案,從中國進口廉價的商品,對收入受限的美國消費者大有好處。  

美中聯姻 一段沒有愛的權宜婚姻  

美國也開始大量借用中國過剩的儲蓄—對這個全球儲蓄最不足的國家來說,這是方便的解決方案。這種互相依賴的關係在無知中誕生,發展成一段看似美滿的權宜婚姻。 

唉!可惜這當中沒有愛。中國難忘19世紀鴉片戰爭之後所謂的百年恥辱,美國評估社會主義國家如中國帶來的意識形態威脅時,無法擺脫固有的心態,結果是根深柢固的偏見和怨恨,使兩國長期互不信任,為當前的衝突奠下基礎。一如人際共依關係的發展,美中在經濟上最終也將各走各的路。

中國是率先求變的一方:北京決心推動經濟轉型,成長模式從仰賴外部需求轉向仰賴內需,從仰賴出口和投資轉向仰賴民間消費。中國的進展喜憂參半,但方向已經確定,這彰顯在中國從儲蓄過剩轉為消化儲蓄上。

在此同時,電子商務在中國日益數位化(就是不用現金)的經濟中爆炸性成長,為中國的新興中產階層提供了一個強大的消費平台。此外,從引進創新轉為自主創新,對中國的長期策略至關緊要,一方面是要避開「中等收入陷阱」,另一方面是要實現習近平主席的「新時代」百年目標,在2050年之前達到強國地位。 

一如人際互依關係,中國的轉變使美國感到愈來愈不安,尤其是中國在儲蓄上的變化。經過去年時機不佳的減稅後,美國儲蓄不足的問題正在惡化,未來只會更仰賴儲蓄過剩者如中國提供資金。但中國轉為消化自身儲蓄使美國的選擇減少了。  

創新是命脈 合作是經濟戰最佳解  

雖然以許多標準衡量,中國新興的消費導向成長表現良好,但美國企業在中國發展受限,無法取得他們認為公平的市占率。當然,創新移轉也有極大爭議,很可能正是當前關稅戰的核心問題。 

無論源自哪裡,美中兩國共依關係的衝突期就在眼前。中國正在改變,或至少嘗試改變,但美國不是。美國陳舊思維未變:它仍然儲蓄不足,有巨大的多邊貿易赤字,必須大量借用全球的過剩儲蓄支持經濟成長。站在共依關係的角度,美國如今覺得受一度順從的夥伴蔑視,一如預期展開報復。

這就講到這個迫切的問題:美中貿易衝突將是和平解決,還是以關係破裂收場?人際關係的教訓可提供啟示。兩國不應互相怪罪、蔑視和猜疑,而是應專注從內部重建自己的經濟實力。為此雙方都必須妥協,不但是在貿易方面,還必須在雙方的核心經濟策略上。創新問題是至今最具爭議的。在共依的衝突期,問題被說成是一場零和鬥爭。美國指控中國竊取智慧財產,川普政府甚至說,這對美國的經濟前途構成根本威脅。但這是誇大了危險,也是共依關係中的典型情況。 

任何國家要持續繁榮,創新確實是命脈。但我們不必將問題說成是零和鬥爭。中國必須從引進創新轉為自主創新,以免陷入中等收入陷阱—這是多數開發中經濟體面對的關鍵障礙。美國必須重新專注於創新,以克服令人擔心的又一次生產力放緩問題,否則將步入腐蝕性的停滯狀態。 

這很可能就是當前共依貿易衝突的出路。美國和中國因為各自的原因(在人際共依關係中,是為了各自的個人成長),都需要創新導向的經濟模式。將零和的共依衝突轉化為一種互惠合作的正和關係,是在這場經濟戰嚴重惡化之前,終止它的唯一辦法。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