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反洗錢評鑑 金融業拚闖關

2018-10-09
作者: 林文義、廖君雅

APG代表人員來台舉行評鑑會前會,並與300位台灣政府官員會面,會場中並堆滿各種資料。(圖/法務部提供)

行政院國發會副主委鄭貞茂最近透露,他上個月由金管會副主委調職到國發會,必須到台灣銀行開立薪資戶頭,但由於要進行洗錢防制各項評估,以鄭貞茂這種金融名人,竟花了1個小時才完成開戶手續。顯示反洗錢已成為當前最重要的金融工作之一。 

8月29日,亞太防制洗錢組織(APG)來台為11月實施的洗錢防制實地評鑑進行會前會。據了解,行政院各部門出動了約300位官員與APG的代表會面,行政院如此大動作其實是有原因的,因為11月的APG評鑑如果成績不佳,代誌就大條了。 

行政院洗錢防制辦公室前主任蔡碧仲(已於9月14日派任花蓮縣代理縣長)指出,APG 11月的評鑑結果分為3種:一般追蹤、加強追蹤、加速加強追蹤。目前只有澳門列為一般追蹤的最佳成績,澳門主要產業是賭博業,洗錢風險雖高但非常單一,澳門政府動用8000人進行各項洗錢防制努力取得這項成績。台灣在11月的評鑑,也想取得列入一般追蹤的成績,但如果評鑑成績落入最差的加速加強追蹤,不僅每季或每月都要申報改善計畫,且會被認定為洗錢防制不佳的地區,不但金融業及企業對外資會受限,一般民眾不論做生意、子女出國留學或旅遊、經商也會受到限制。 

萬一評鑑不理想...
經商、求學 將受嚴格審查  

蔡碧仲指出,一旦台灣洗錢防制成績被評為加速加強追蹤,就屬洗錢防制做得不好的地區,企業或個人從台灣匯錢到國外,都會被國外的金融機構加強查核。此時,若民眾有子女在英國留學,想透過銀行匯學費給子女,可能因匯款被國外洗錢防制加強查核而擔誤時間,子女收到學費時,學校早已開學了;或企業在國外想併購,資金也可能因洗錢防制查核而遲遲無法到位,併購機會可能就會被別人捷足先登了。 

因此,行政院這次修改《洗錢防制法》(簡稱《洗防法》)下了猛藥。蔡碧仲指出,修法的重點在要求各金融機構以及律師、會計師、地政士及不動產經紀業等,都須建立以洗錢風險及業務規模為基礎(riskbase)的風險評估制度;未建立此項制度就加處罰款,金融業最高加處1000萬元罰款,律師及會計師業者最高加處100萬元罰款。 

這項修法將大幅增加金融業以及律師及會計師業者的經營成本,對於這點,在2016年8月被美國紐約金融服務署處(NYDFS)罰57億元的兆豐銀行,可說體會最深了。兆豐銀行當年被NYDFS加處巨額罰款的主要原因,就是洗錢防制的風險控制做得不好;為了加強風險控管,兆豐銀行這幾年不斷強化洗錢防制風險控管,不僅兆豐銀行紐約分行與洗錢防制的風控人員增加上百人,兆豐銀行台灣總行及分行的法遵人員編制,增加到371人,並建立可疑交易集中監控系統,隨時監控各種可疑交易,而建制這些風控機制都要花大把銀子。

《洗防法》修法趕進度 
強化風險評估 提高罰款上限  

根據兆豐銀行董事長張兆順透露,這些洗錢防制的風控機制,大約吃掉兆豐銀行5~10%的淨利;以兆豐銀行2016年獲利215億元估算,兆豐銀行建立這項以風險為基礎的洗錢防制系統,大約花了10億到20億元的代價。 

與此同時,律師及會計師業者往後接案子也會變得非常謹慎。對此,安侯法律事務所執行顧問孫欣律師指出,《洗防法》規定律師業做一些非訴訟業務(例如公司設立、營運或管理的資金籌畫)必須再加一道風險控管流程,甚至可能先查核一些資料檔,確定客戶的背景,接案的時間會變長,成本也會提高。安永會計師事務所所長傅文芳表示,往後會計師事務所接案,可能要先問客戶:「你禁不禁起洗錢防制查核?」如果客戶同意,才會往下再談。 

傅文芳指出,國際性的會計師事務所在承接客戶時,本來就會進行一些風險評估,例如,賭場的洗錢防制風險比較高,會計師很可能就不承接類似案件;而在《洗防法》規範下,以往會計師事務所的工商登記業務非常單純,但往後可能就要再增聘許多人手,去查核客戶的股東中有沒有政治人物,過去當過什麼官,因為會計師業往後對於各種與洗錢有關的可疑交易,都有申報的義務。 

雖然行政院採取各項積極措施,努力應對APG的評鑑,但仍有兩個明顯的漏洞亟須改善:一個是上次《公司法》修改未列入公司須申報最終受益人條款;另一為虛擬通貨交易平台並未列入《洗防法》的列管項目。後面這點尤其嚴重,因為這是APG 11月評鑑的必考題。 

《公司法》未達國際標準
部會踢皮球 虛擬通貨無人管  

虛擬通貨與區塊鏈是金融科技非常夯的項目,中央銀行前總裁彭淮南曾寫信給法務部前部長邱太三,要求盡快將虛擬通貨列為《洗防法》的管制項目。法務部為此開了兩次會,雖已形成須將虛擬通貨列為《洗防法》的管制項目,但虛擬通貨應該由哪一個部會主管卻搞不定,行政院曾為此再邀集各部會舉行一次協調會,但會中仍有部會持不同意見。最後決議等國際防制洗錢金融行動工作組織(FATF),在9月底前對虛擬通貨的定義及範圍做成決議後,行政院將再召集各部會協商討論確定虛擬通貨到底應由哪個部會做主管機關。 

問題是,APG 11月的評鑑馬上就要來了,而虛擬通貨到底由誰主管還搞不定,這對評鑑將是一大隱憂。 

法務部檢察官蔡佩玲指出,FATF新主席Marshall Billingsela上任時,就公開宣布各國須將虛擬通貨列入洗錢防制項目。因此,虛擬通貨是否列入洗錢防制項目,很可能是APG 11月評鑑的必考題之一。 

立法委員余宛如9月10日邀請金管會、財政部、法務部、中央銀行、科技部、經濟部、國發會7個部會舉行公聽會,討論虛擬通貨該由哪個部會管理;余宛如的結論是:「7個部會都在踢皮球,尤其是金管會,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金管會主委顧立雄指出,目前已要求銀行局規定各銀行與虛擬通貨往來時,都要採取實名制,根據他的了解,這項實名制已相當有威力,至於是否將虛擬通貨業者納管,顧立雄表示,這次修法中將會計師業及律師業納入列管對象,是因為這些都有明確的「行業」在,知道要管控的對象,但目前實際上並沒有「鏈圈」(按即區塊鏈行業)和「幣圈」(即虛擬貨幣行業),所以,要等到國際上對虛擬通貨定出定義及範圍後,再決定對虛擬貨幣列管的主管機關。但普華商務法律事務所律師梁鴻烈指出,金管會的處置只能管到虛擬通貨向銀行換現金時的控管,但對虛擬通貨以「幣幣交易」,即以物易物方式的交易則難以控管;例如,若有人支付比特幣買一輛車子,因這種交易沒有實際的金流,不會透過銀行,目前就比較難掌控。 

此外,拉斐爾反洗錢諮詢顧問公司執行長慶啟人指出,年底APG評鑑另一個隱憂是上次《公司法》修法沒有通過公司須申報最終受益人條款,這不太符合國際標準。對此,蔡碧仲表示,這次《公司法》修法是經過多方協商,因只規定董監事、經理人及10%大股東須申報,與國際要求確實有些差距,但未來會朝提高實質受益人揭露強度的方向改進。 

可疑案件申報成效惹議 
過度防衛性通報 防患恐成擾民  

另一個與洗錢防制有關的議題,是可疑案件申報的有效性。慶啟人表示,按照2016年調查局的資料顯示,當年金融機構申報的可疑案件共1.3萬件,但與詐欺交易有關的非常少(檢察官起訴案件僅9件),這些案件到底是第一線的金融機構沒有辦法辨識出來,或有其他問題,應找出其中的關鍵原因並加以改善。

據指出,這是因《洗防法》規定,銀行業遇有與洗錢有關的可疑案件,必須向調查局申報,否則最高將被加處1000萬元罰款,因此,就會出現有金融業者為了保護自己而進行「防衛性通報」,對於稍有疑點的交易,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報給調查局再說。 

律師梁鴻烈也表示,金融業通報若有浮濫,因資料太多就無法產生通報可疑案件,可事先引起調查的防患效果,應該去檢討金融機構建立警示通報系統的交易金額或交易頻率門檻是否合理,提高可能案件通報的品質。對此,蔡碧仲指出,金融業通報數量多,表示金融業對洗錢防制的警覺性高,但洗防辦也發現金融業有防衛性通報的現象,這對消費者的權益影響相當大,未來法務部會再與各金融機構協商,提高可疑案件的通報品質,確保民眾權益。 

APG 11月的評鑑結果,攸關台灣產業未來發展及民眾的生活,對於外界指出的各項缺陷,尤其是虛擬通貨到底應由誰來管,行政院應趕快下決定不要再拖了。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