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劉家豪

渣打銀行財富管理投資策略部主管,逾十年金融投資研究相關工作,負責全球宏觀財經趨勢分析及擬定投資策略。

劉家豪:美國期中選舉後 中美談判見真章

2018-11-26
作者: 劉家豪

(圖/shutterstock)

韓國、墨西哥、加拿大陸續與美國達成新的貿易協議。此前,美國總統川普看似魯莽的多線貿易衝突開始收網,川普這種以增加談判籌碼展開極限施壓,然後妥協讓步,從而最終獲得協議的戲碼,在後續與日本、歐盟、英國,甚至是市場關注度最高的中國談判中勢必將反覆上演,市場情緒亦將隨之起伏。

美中貿易第一輪500億美元商品互相加徵關稅之後,雙方談判幾乎陷入停滯。對比美國與中國雙方在經濟基本面與股市表現:美國第二季經濟成長逾4%,8月份薪資年增率2.9%,創2009年以來最高,顯示就業市場非常熱絡,另外,根據國際數據機構Factset最新統計,預期第三季美國企業盈餘將延續上半年強勁的表現,與去年同期相比成長率將超過19%,帶動美國股價指數屢創新高;另一方面,中國經濟動能疲弱,9月份官方和財新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雙雙下滑,後者甚至跌到50這個代表擴張與衰退的榮枯分水嶺,貿易問題對中國經濟情勢的影響可見一斑,加以中國股市跌落熊市的表現,就可以知道美方目前占了上風。

近期美國宣佈針對價值約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課徵10%關稅,明年(2019)1月1日稅率上調至25%,並揚言考慮對額外2,67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課稅,中國商務部則上調美國600億商品關稅作為反擊,貿易衝突暫時難解。不過美方此次10%稅率低於原先市場擔心25%的稅率,顯示美國方面雖然在貿易戰擁有優勢但仍顯克制,為後續談判留下餘地。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回應:中國絕不會走貶值人民幣來刺激出口的道路,釋出善意的訊號,暫時緩解了對美中貿易戰進一步升級的擔憂。

中美貿易仍陷僵局,眼看著美國與各個貿易對手談判取得進展,中國方面的壓力日增,但也清楚美國針對的不只是中國的貿易順差問題,背後的目的是要求中國開放市場,同時劍指中國經濟崛起對美國產生的威脅。面對這場並非簡單談價碼的貿易持久戰,中國也祭出了貨幣及財政手段穩住當前經濟情勢,中國央行今年以來多次下調銀行存款準備金率為國內金融市場注入流動性,並出手干預匯市,消除市場的羊群效應,有助於人民幣匯價的穩定;再者,官方已釋出許多支持經濟成長的財政措施計劃的訊息,包括擴大基礎建設,以及「減稅降費」放鬆企業成本負擔,預期將有助於穩定中國經濟緊張情勢。現階段,中國官方一方面加速金融對外開放,配合相對寬鬆的貨幣政策,一方面吸引資金流入,抵消資本外流壓力,政策反應更趨靈活,對市場緊張氣氛起到穩定的作用。中國央行料將繼續放鬆貨幣政策,年底前下調存款準備金率1或2次的可能性增加。

現階段的觀察重點在於美國11月6日所舉行的國會選舉結果,得藉此分析美國政局以及民意變化對後續中美貿易談判的影響。此前,美國白宮將中國貿易2000億美元進口商品關稅稅率分為兩個階段上調,或許是考慮到了美國商界的反彈,以及民生物價如果因此大幅上漲,經濟受到衝擊恐將影響共和黨支持率;而中國官方似乎也有意等到美國國會選舉過後,看看共和黨目前同時掌握參議院與眾議院的政治生態是否有所改變,再來決定要如何跟美國進行後續談判。

最新民意調查顯示,共和黨在此次國會選舉中很可能失去眾議院多數席位,但保留對參議院的控制權。如果發生這樣的情況,或許會在2020年美國總統選舉之前,限制川普進一步刺激經濟的能力。假如美國去年底減稅帶來的刺激效果在明年年底逐漸消退,美國經濟會如何發展呢?渣打集團投資研究團隊預估,美國經濟成長率將從2018年的2.9%降至2019年的2.6%,然後2020年減速至1.9%。要知道,根據聯準會官員的升息步伐,在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開始時,聯邦基準利率將會超過3%,川普應該不想在經濟動能下滑而利率仍在走高的時空背景下競選連任。目前美國憑藉著經濟成長一枝獨秀為後盾所執行的強硬貿易談判手段,恐怕得在未來隨著政經情勢變化進行調整。

川普和習近平將在11月底的二十大工業國領導人峰會見面,能否解開貿易心結仍未可知。但”異中求同”的可能性還是存在,特別是在匯率方面:美中領導人一個不希望美元走強,另一個則不希望人民幣從現有水準走弱。對於金融市場而言,美元走弱可能對大家都好:新興市場緊張情勢可以獲得喘息,也有助於延續美國經濟持續擴張,且符合川普美國優先、支持製造業的主張。雖然美中雙方貿易爭端在短期內達成和解難度頗高,但是如果川普所屬的共和黨在國會選舉中失利,要是能夠在匯率部分達成協議,或許會讓美中領導人都能獲得急需的勝利,說不定也能為後續貿易談判鋪平道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