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水利會變身  國民黨綁樁利器失靈

2018-10-08
作者: 郭瓊俐

農田水利會代表曾在立法院外抗爭,反對改制。(圖/吳尚哲攝)

年底9合1選舉的時程愈來愈近,在全國有超過150萬會員、過去常被視為國民黨重要地方組織之一的各地農田水利會,今年卻靜悄悄。過去選舉前,農田水利會各小組舉辦聯誼餐會,特定參選人來拜票的熱鬧情形已不復見。

「現在我們要遵守《行政中立法》,不能公開站台啦,而且賄選查得那麼嚴,沒有人會冒這麼大的危險,替參選人辦餐會或送禮!」一位農田水利會會長說。

全國17個農田水利會,過去大部分由國民黨掌控;即使民進黨在各縣市陸續執政,仍然很難改變農田水利會的政治生態。全國17個農田水利會中,民進黨至今只有宜蘭、桃園、高雄和屏東水利會4席會長。  

改制公務機關  切開水利會與地方派系金脈  

不過,今年1月立法院召開臨時會,民進黨以過半席次優勢通過的《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修正案,已經改變農田水利會的現況與未來的運作。因為農田水利會已改制為公務機關,納入未來的「農村及農田水利署」。

農田水利會改制,最立即的影響是,現任水利會長的任期延至2020年9月,而且會長與各級專任職員準用《公務人員行政中立法》。各地水利會不敢像過去一樣,利用會員名冊進行組織綁樁,也不能再以舉辦餐宴、送禮、出遊等方式,為特定參選人固樁助選。 

當初國民黨立委和地方水利會代表強烈抵抗修法,是因為水利會長期以來和國民黨地方派系脫離不了關係,更被視為是國民黨在各種選舉中的重要組織系統。民進黨成功讓農田水利會改制,未來會長改由官派,已經先擊出瓦解國民黨在地方組織的一槌;未來要通過的《農田水利法》,各水利會的資產必須透明化管理,預算送立法院審查,將進一步把水利會長期的金脈與派系一刀切開。

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副主席郝龍斌聲援反對水利會改制的抗爭。(圖/吳尚哲攝)

水利會因為資產多,又屬於自治團體,長期被特定勢力把持,甚至成為派系的金庫。以全台最有錢的瑠公水利會為例,瑠公圳過去擁有的圳路和埤塘,在填土加蓋之後,因為都市計畫分配到大量精華區的土地,台北市忠孝東路SOGO百貨就是瑠公水利會土地,每年租金進帳1億多元。瑠公圳目前灌溉農田面積全國最少,只有300公頃,卻有200多億元現金,這尚不包括轄下的土地房產。 

瑠公水利會成立了5個基金會,國民黨的台北市議會前副議長陳炯松卸任水利會長後,長期擔任轄下中正基金會董事長,國民黨大老徐立德、詹春柏等人也都擔任過常務董事。2014年台北市長選舉,陳炯松出任連勝文競選總部主委;柯文哲就任台北市長後,查出當年台北市、瑠公水利會各出資一半成立的病理發展基金會台北病理中心,20多年來也由陳炯松擔任董事長,月薪18萬元。  

瑠公水利會手握200億現金  部分私房基金會遭把持  

全國第2有錢的七星農田水利會,農田灌溉面積只有600多公頃,但擁有60、70億元現金及大量土地房產。七星水利會也成立了6個基金會,其中的維謙基金會,親民黨主席宋楚瑜擔任20幾年的董事,他的前機要祕書楊雲黛,也曾任基金會執行長。 

知情人士指出,很多基金會多年來已成為水利會的「私房基金會」,不少基金會更已帶著大量現金獨立,脫離水利會的掌控,未來就算農委會要盤點水利會資產,也很難碰觸到這些脫離出去的基金會。 

也因為過去長期和政治資源重疊分配,很多資產豐厚的都市型水利會,成了農委會推動改制的最大反對力量。 

即使改制成功,水利會和地方派系的關係無法一夕改變,只是在現任會長延至2020年的情況下,為了和農委會有較好的關係,大部分會長及幹部面對年底9合1選舉,表面不敢站台,「私下也不會動得那麼厲害」。此外,各地水利會因派系消長,和國民黨的關係也有些變化。 

台中市水利會過去多由台中縣區的紅派掌握,尤其和紅派大老、內政部前部長廖了以關係密切,但台中市前市長胡志強之前原本無意競選連任,想往中央發展,因此未著力經營水利會關係,2014年他宣布參選後,水利會系統也沒有支持他。此次選舉,國民黨參選人盧秀燕在台中市區的實力較強,和縣區的水利會系統也沒有太大的連結。 

在朝野對抗中,支持改制的宜蘭、嘉南、南投、苗栗、新竹、屏東、高雄、彰化、石門9個水利會,有的是和綠營關係已經變好,有的是因本身財務困窘,願意被納入公務體系。例如嘉南農田水利會灌溉面積高達7.5萬公頃,是瑠公水利會的250倍,所需管理人力多,灌溉圳路老舊也需要大量的維修經費,但本身財務不足,每年都要靠農委會補助,或辛苦的經營休閒遊憩事業如烏山頭水庫風景區,因此支持改制。  

水利會與國民黨關係質變  雲林水利會不挺張麗善  

同樣財務並不寬裕的雲林水利會,卻不支持改制。雲林水利會長林文瑞長年和張榮味家族友好,也和前立法院長王金平關係密切。上次水利會長選舉,林文瑞在張家力挺下連任成功;但近年因地方事務摩擦,已逐漸疏遠。林文瑞備戰雲林縣長已久,最後關頭張榮味胞妹張麗善出來競爭並獲得國民黨提名,彼此形同決裂,張麗善也難以取得雲林水利會系統的支持。

另一個有錢的新竹水利會情況特殊,會長徐元棟支持改制。新竹地方人士指出,因為竹北土地重劃,新竹水利會原有的圳路也分配到大量土地,目前現金約30億元。這幾年民進黨和徐元棟關係不錯,加上原定今年改選的水利會長參選人數爆炸,情況複雜,徐元棟樂得支持改制,自身任期還能再延長兩年。不過徐元棟和徐欣瑩是親戚,縣市長選舉中,民進黨可能也無法獲得支持。

一位水利會會長指出,其實隨著政治開放與教育水準提高,農民的自主性也變高,不會像以前那樣聽從小組長的投票建議;水利會的文化也隨著政黨輪替,慢慢改變了,例如以前水利會會長選舉,候選人拿不到會員名冊,後來規定會員名冊都要公開。 

《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修法完成,只是水利會健全體制的第1步,未來《農田水利法》草案能否順利通過立法,才是重點,因為有關水利會人事任用、各水利會預算管理等,都要在《農田水利法》明訂。農委會副主委李退之表示,希望在1年內可以完成立法。 

李退之也強調,未來不是收編17個水利會的資產,而是在「農村及農田水利署」下成立一個作業基金,下設17個分基金,現行17個水利會的資產各歸1個分基金獨立管理,預算編列送立法院審查;成立作業基金後,財務充沛的分基金可以借貸方式,支援財務困難的分基金,如此水利會的資源才可以完全用在農田水利事業上。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