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陳彥淳

《財訊》總編輯

陳彥淳:看見台灣土味生命力

2018-10-06
作者: 陳彥淳

(圖/翻攝自Jason Flickr)

小時候逢年過節就會往宜蘭跑,因為媽媽的老家在宜蘭,連她在內共有10個兄弟姊妹,長大後部分北上打拚,仍有一些留在家鄉;大舅家在南方澳、大阿姨在馬賽、三阿姨在武荖坑、小舅在新城,每到夏天,大家輪流在不同親戚家度過暑假。 

大年初二時大家族齊聚在一起,行程幾乎是千篇一律,先到每個親戚家輪流「走春」,再到南方澳的媽祖廟「進安宮」拜拜,然後趕在日落之前,前往只在過年才開放的北方澳。

大家都知道南方澳,但多數人不知道北方澳,外公當年就從那裡出海,靠著捕烏魚養活一大家子;後來北方澳被徵收為軍港,居民被整村遷移,再也不能回去,只有把握每年少數的開放時間,指著現在荒蕪一片的土地說:「以前我們家在這裡。」 

唯一留下來的,大概只有一座媽祖廟。根據資料,民國64年北方澳全村遷移,原本媽祖廟也要遷,但海軍工程一直遇挫折,有一晚落海工人起乩,說媽祖不願搬,百姓擲筊請示後,軍方也尊重民意,保留這座媽祖廟進安宮;但因北方澳平時不對外開放,才在南方澳又設立了進安宮。那一刻我才懂,為什麼長輩們只要一回到宜蘭,一定要去進安宮。 

我們對台灣這塊土地的認識,可能遠遠低於自己的想像。撇除一年才開放幾次的北方澳,距離北方澳一個山頭之隔的南方澳,大家最熟悉的是海鮮,卻不知道享譽國際的高速巡邏艦「沱江艦」是台灣人自己建造的,而背後推手—龍德造船廠就在這漁港邊。龍德老闆黃守真先生從小漁船做到性能卓越的戰艦,故事充滿傳奇,但行事風格卻十分低調;《財訊》撰述委員游筱燕經過多次溝通,才得以帶讀者一窺其發展樣貌。 

當政府正全力培植國防工業,透過這次的封面故事,我們了解這些馬步已經蹲很久的隱形冠軍企業,不只有造艦,還遍布於資安、航太等領域;在全民期盼提升國防自主的同時,我們看到了台灣企業堅實的生命力,也看到了未來的投資新機會。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