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人物

吳音寧 不被打倒的背後

2018-10-03
作者: 郭瓊俐

吳音寧每天清晨3點多就開始巡視果菜市場。(圖/陳俊松攝)

攝影記者清晨4點半抵達台北第一果菜市場,沒想到台北農產運銷公司總經理吳音寧早已巡完市場一圈。她再帶著記者走一遭,一邊介紹各樣蔬果,一邊和批發商熱絡地聊天,完全融入這個環境中。但攝影記者要拍她的個人照時,她立刻收起朋友般的親切感,雙肩拱起、雙手插腰,試圖擺出一股架勢。

這樣的轉變,她在辦公室接受專訪時也發生過。本來自然地和我們寒暄聊天,但一坐定位後,她吸了一口氣,說了一聲「好!」似乎是準備接受一場盤查。從這些動作,仍看得出她對台北的政治與媒體叢林的警戒。 

的確,過去近半年來,她在這兩方面都吃了不少苦頭。這些苦頭的關鍵,除了與她自身的作風有關外,另一個關鍵角色當然是台北市長柯文哲。  

眼中的柯P 「他接收的訊息未必正確」 

在台北市議會備詢台上的吳音寧,時常出現嚴肅冷漠的表情。(圖/黃郁修攝)

「我也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之間那麼生氣?」被問到柯文哲3個字,吳音寧突然像觸電般地把臉轉過去,整顆頭幾乎要埋在沙發裡。過了好幾秒,她才轉過頭來,小聲地說:「我也很難…,這要怎麼講?但我覺得他接收到的訊息不一定是正確的。」 

吳音寧重拾聲音和精神說,「就是台北市政府,我感覺內部有一點點亂,各自單位的做事方式、各自回報的訊息,我覺得滿亂的。」她指的是在第一市場改建案風波中,柯P被問到吳音寧的事,突然暴怒到爆粗口的事。「但我可以說的是,從休市到第一市場改建的很多過程中,我不知道市長收到的訊息怎樣。」吳音寧說明,很多事她都有和台北市政府市場處溝通,但溝通的結果有沒有到市長那邊去,「他到底對我們是怎樣,我不清楚。」 

外界好奇吳音寧與柯P的實際互動如何?「不多啦,他也很忙。」她說,更早之前就是去找市長,談第一市場改建問題,市長說還是回歸與市府的專業團隊討論。她表示,本來中繼市場面積不足,她也很擔心,一直去跟他們講這個事情,後來市長室拍板定案,至少在面積上有好一點點了,「在這件事情上,就是我們一直一直跟他們說。」 

至於與陳景峻(北農前董事長)的溝通,吳音寧強調,市場處是北農的業務督導單位,很多事情都必須透過市場處,董事會3個月才開一次,有些細節比較不會直接跟董事長說。 

外界多認為北農總經理的工作,是吳音寧人生的巨大挑戰,但她卻不這麼看待。她沉思了一下後回答:「最大的變化是當初從一名作家到溪州鄉公所工作,那才是巨大的變化。」她說,現在與先前較大的不同,應該是在台北必須應對的政治、經濟、媒體關係,比以前更急促更迅速,和在農村不一樣,但對她的人生來說,比較大的變化是從作家變鄉公所祕書。 

憶公所祕書工作 直接面對黑道,壓力更大 

吳音寧指出,她在鄉公所那幾年,面臨到的事情不比在北農少,例如她去砂石場會勘時,砂石場老闆把門關起來不讓她出去,還把怪手開到她面前,對她嗆道「你的車牌號碼我記得了」,當時一同去的環保局人員和警察都躲在旁邊,她是獨自一人面對。 

在鄉下面對黑道或惡勢力的壓力,和在台北面臨政治詰問與媒體追逐,何者較難處理?「這是另外一種形式,以前面對的是實質上、如砂石場等問題,現在面對的是虛的、不理解是什麼的東西,但確實也滿巨大的,它的影響力是我不曾想過的。」吳音寧說。 

當然在台北,也有台北的壓力。她說起陳重文(國民黨台北市議員)質疑她送洋酒給民進黨的風波。吳音寧指出,在備詢台停頓,那時是在思考,公司的送酒機制是怎樣的,「當時我沒有覺得怎樣耶,我知道我沒有送酒,但因為業務費有公司的、總經理的,有各部門在處理,我之前有跟他解釋酒是怎樣怎樣,但他不聽,只在那邊咆哮,後來我就不想理他。」 

「回來後,同事跟我講『你嚴重了!』我還問為什麼?同事說,『你這樣子會被說是默認。』」對於在台北市議會多次被炮轟、語塞的經驗,她說,因為常覺得他們問話的邏輯和她的邏輯接不通,「我沒辦法在他們的邏輯裡回話,就不想回答。」 

吳音寧沉思了一下說,「生活上遇到一些人,他們講的話語和我的邏輯不同時,我不會去爭,對方咕嚕咕嚕咕嚕一直講,我在現場爭論這些也沒太大意義…但我的確沒有意識到,每個肢體動作都被過度解讀放大,說我掩面哭泣,都不是啊。」  

還原議會應對 「無法在他們的邏輯回話」  

風波最劇烈時,有被民進黨高層勸退嗎?「陳吉仲(農委會副主委)有對外講,說是基於朋友的立場,和我討論是不是下台比較好…,咱啊沒做不對,咱足認真在做,是他們黑白講,哪按捏就走,親像他們講ㄟ的是對ㄟ。」她用台語解釋,若在那段時間下台,會讓人覺得,外界對她的批評都是對的。

相較於之前的休市、送酒風波,再次被捲入紛爭的吳音寧,在第一市場改建案的爭議上,顯然已經進化了很多。她主動在臉書公布資訊,也接受媒體採訪,說明歷次和台北市政府開會的過程與改建案版本;民進黨台北市議員洪健益等人也組成強力防護網,為吳音寧辯護。隨著更多資訊揭露,政治風向逐漸改變,最後陳景峻辭去北農董事長一職。 

問她是否察覺,政治和輿論對她不友善的風向已經改變?吳音寧說,是很多人、很多力量在眷顧這件事情,她去產地,感受到的是台灣社會良善的力量,這股良善的力量可能沒辦法在網路上跟人家一直爭論,「但他們還是默默支持我,當我被罵得最慘最慘的時候,不會全部的人都一直踢一直踢,今天如果說我沒有被打倒,其實是因這樣的力量。」 

接下來,「我希望可以稍微安靜下來,」她說。在吳音寧的辦公室上頭,不時有轟隆隆的聲音傳來,這是飛機的聲音,因為濱江市場在飛機航道之下。她偶爾也會走到外面停車場,看松山機場的飛機起降。 

從家鄉翠綠而安靜的土地上,移居到不時有噪音的龐大市場建築中,吳音寧似乎已經習慣身處北農這樣的環境。只是,她想要稍微安靜下來的心願,在年底選舉接近的政治吵雜的氛圍中,可能很難達成。

延伸閱讀》

歐洲團「假考察真出遊」?吳音寧:不要過度放大小細節、挑毛病

不只台北市政府頭痛 吳音寧也讓魏明谷「有苦難言」

吳音寧只報告不備詢 林濁水驚問:權勢比照美國總統

柯文哲:人不是我派的,我卻每天在議會被罵

還原北農休市三天荒謬劇始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