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中嘉案買家改口 以媒體教育換過關?

2018-10-03
作者: 洪綾襄

為了中嘉案引發的諸多紛爭,達勝財務顧問公司董事長郭冠群在NCC聽證會上坦言對林鴻南抱歉。(圖/吳尚哲攝,以下同)

「必須承認,我是最近4個月才開始學公益信託是什麼。」中嘉案的買方代表、達勝財務顧問公司董事長郭冠群在9月25日由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舉辦的聽證會上公開坦承,他最近才知道他找來金主的真實身分,以及公益信託該有的社會責任。 

中嘉網路公司現為台灣有線電視第2大系統商,擁有122萬收視戶、市占率達21.18%,旗下還有頻道代理商全球數位,代理TVBS家族、中天家族、八大家族與探索頻道Discovery,年營收約70餘億元。過去由於中資背景、黨政軍條款與反媒體壟斷等各種疑慮,各路買方均被NCC拒於門外。
  
教育部認定與成立目的不符 賦稅署將追稅或取消優惠 

這次郭冠群整合了5家法人股東,自恃純正本土資金應可成功叩關,沒想到一公布交易架構後,卻發現最大出資者「璽兆」與「銓陞」公司的最終受益人,竟是公益信託林堉璘宏泰教育文化公益基金(以下簡稱宏泰公益信託),一旦交易完成,宏泰公益信託將成為中嘉的最大股東。 

有線電視系統商最大股東竟是公益信託,當然引起爭議;但箭在弦上,郭冠群只能不斷強調,現行法規並沒有限制公益信託投資,投資不違法,並堅持「公益信託信託範圍僅有泰賀等公司的股權,泰賀朝隆運用自有資金投資,屬獨立法人獨立行使職權的權利,不應視為公益信託直接投資」,還說「公益信託並非中嘉案的投資人,而是受益人」。 

但作為宏泰公益信託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教育部已經表態不埋單,終身教育司司長黃月麗在NCC聽證會上強調,公益信託的成立是為了實現公益,而非以投資為目的;中嘉案中各層投資結構都屬未公開發行公司,未來盈餘分配難以確定是否回歸公益信託,再加上本案涉及的公益信託基金,用於投資的金額,相較於用於公益支出,兩者顯不相當,教育部認為該公益信託參與本案,「實難謂符其教育公益目的。」 

教育部更已將該案移送給賦稅署。賦稅署署長李慶華日前出席《財訊》舉辦的「公益信託修法趨勢論壇.還給公益一個尊嚴」時表示,去年底起賦稅署已與11個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建立合作機制,未來若公益信託未積極從事公益,可透過橫向通報機制,賦稅署將視情節對該信託人祭出追稅、取消賦稅優惠等措施來強化監督管理。 

《財訊》公益信託論壇上,(由右而左)立委王榮璋、台灣法學基金會董事長謝哲 勝、賦稅署長李慶華探討應如何導正台灣公益信託走向。

李慶華表示,依據信託公會資料顯示,信託財產規模前50大的公益信託,最近3年(2015到2017年)各年度的公益支出占其資產比率大多未達1%,且有逾半數近3年的公益支出合計數占其資產比率也未達2%,政府實有督促公益信託積極依信託本旨辦理公益的必要。  

修信託法聲浪高 法務部、金管會、立委贊同  

而同樣出席《財訊》論壇的法務部次長陳明堂和金管會副主委黃天牧雖不評論個案,但也都特別指出部分公益信託發展恐背離了設立初衷。陳明堂引《信託法》說明,所稱公益信託者,是以慈善、文化、學術、技藝、宗教、祭祀或其他以公共利益為目的之信託,「不是為了私利而管理這個財產。」買中嘉是公益還是私利?答案可受公評。 

金管會副主委黃天牧亦指出,國人對公益信託的觀念有「橘逾淮為枳」的現象。有些企業集團將大額企業集團股票捐贈給公益信託,用以層層控股公司,但現金捐贈公益占信託財產總額過低,又或是信託諮詢委員和監察人都和信託人有特定關係等種種模糊地帶,難免受到社會高度關切。 

在中嘉聽證會上,法務部法律事務司科長賴俊兆亦重申,「公益信託目的為促進社會公益,故公益信託從事的投資活動,應與其公益目的相符,不得損及其欲達成的公益目的。」 

而《信託業法》主管機關金管會雖未出席聽證會,但給NCC的回覆中指出,在該案中,雖然信託關係成立後,財產已移轉給受託人國泰世華銀行,但國泰世華未被賦予裁量權,不具實質影響力、控制力,信託人宏泰仍可藉由諮詢委員會對其信託財產保有控制力,不因信託財產已移轉而影響控制從屬關係。

簡言之,上述教育部、法務部、金管會等機關的法律解釋,均認為宏泰公益信託以其子孫公司投資中嘉與其公益目的不符,且公益信託諮詢委員會才是具有實質控制權的人,並非買方所稱「宏泰公益信託與投資中嘉無關,璽兆等公司才是獨立行使投資決定之主體。」 

在《財訊》論壇上,台灣法學基金會董事長謝哲勝就建議,應修正《信託業法》中對信託業者的管理,包括資訊公開、定期查核、落實受託人職責等。 為了強化未來管理,對公益信託有多年研究的立委王榮璋在其修法草案中,更要求公益信託依信託本旨辦理信託事務的年度支出,應不低於信託財產的2%或年度收入總額的60%;未達上述比率者,不得適用相關租稅優惠,該條文已獲財政部支持。  

祭出軟性訴求 郭冠群提「公益」交換條件 

在聽證會上,還有一段郭冠群「感性」演出。他看似面朝著大眾,但也是對著低調到場聽證的宏泰公益信託諮詢委員張志明,以及他所代表的林鴻南說:「我對鴻南很抱歉,因為投資了我的案子,結果牽拖了這麼多事情出來,他父親6個月前才去世,家裡還很多事情要煩心,我覺得我對不起他。」 

郭冠群自爆,他從2003年在大摩時期開始跑宏泰業務,2005年開始推薦大摩基金讓宏泰投資,也包括他自己在2004年創業,總共與宏泰合作了8、9個項目,宏泰都扮演財務投資者,信任他的推薦;這次則考量到有線電視是比較需要時間重新整理的產業,他找的也都是有耐心的投資人,所以才主動找到宏泰。 

郭冠群接著說,宏泰公益信託剛成立3年半,還在學習怎麼做,「最近社會的批評,我相信他們聽到了,也相信他們當初成立公益信託是真的要做公益的,由於他們的公益信託是要做教育的,所以我會說服他們把公益做到NCC主管業務這邊,像是媒體教育、媒體素養這部分,好不好?」 

好不好?NCC委員們,用這樣條件交換就可以通過中嘉案嗎?這樁交易案後續會如何發展,大家都在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