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央行總裁楊金龍面臨的3大挑戰

2018-10-03
作者: 林文義

央行總裁楊金龍(左)指出,央行理事有不同意見很正常,圖右為央行副總裁陳南光。(圖/潘重安攝)

「到今年8月底止,因新台幣匯率貶值,央行有巨額未實現匯兌損益,去年的1兆元未實現匯兌損失,已經完全沖銷掉。」9月27日央行總裁楊金龍說出這話時,令金融業感到震驚,因為央行未實現匯兌損益波動竟如此劇烈,超乎外界想像。 

匯率波動產生的巨額未實現匯兌損益,是楊金龍接任央行總裁以來,第一個嚴峻的挑戰。這是央行外匯存底愈來愈龐大帶來的風險;2008年央行的外匯存底為2917億美元,到2018年8月已膨脹到4598億美元,10年間外匯存底增加1681億美元。
  
挑戰一》高匯損波動 未實現匯兌損益高達1兆元 

據透露,按央行目前的外匯存底部位,當新台幣對美元匯率每升值或貶值1元,央行帳上就會出現5千億元新台幣的未實現匯損或利益。對此,楊金龍指出,去年因美元走弱,新台幣對美元匯率由2017年初的1美元兌32.279元新台幣,到2017年底升值為1美元兌29.848元新台幣,共升值了2.431元新台幣,使去年央行帳上的未實現匯損高達新台幣1兆元。但楊金龍指出,今年起美元走強,新台幣對美元匯率走貶,4月初新台幣兌美元匯率為1美元兌29.120元,到8月貶值為30.731元,貶值1.611元,再加上央行原先提列的準備,去年央行帳上的上兆元未實現匯損就都沖銷回來了。

因此,新台幣匯率若升值對出口不利,新台幣匯率貶值,央行就會有未實現匯兌利益,但要讓新台幣貶值或升值已非央行能操控,因為美國自從川普總統上台以來,對各國是否操縱匯率取得貿易利益,監視得非常嚴格,央行已不可能再像以往在匯市拉尾盤,操作新台幣匯率的空間。 

未來,新台幣對美元匯率的波動勢必愈來愈劇烈,央行帳上未實現的匯兌收益或損失,將經常處於上兆元的天文數字狀態。楊金龍指出,按《央行法》的規定,央行未實現的匯兌損益,不必列入當期損益,但央行會密切注意匯率波動的情況。  

挑戰二》低利率能撐多久? 多位央行理事提出質疑 

楊金龍面臨的第二個挑戰是低利率還能維持多久?這次央行理監事會仍決議不調高利率,楊金龍的理念是只有當國內經濟成長過熱,導致通貨膨脹預期升高時,才是央行調高利率的時機;但預估明年國內經濟成長可能趨緩,而且今年消費者物價上漲率(CPI)只有1.5%,明年的CPI上漲幅度更萎縮為1.05%,CPI上漲非常溫和,因此,央行決議不調高利率。 

但楊金龍也坦誠透露,9月27日的央行理監事會中,已有多位央行理事提出質疑,要求央行對利率的決策,不能只考慮經濟成長和CPI,還要加入實質利率是否為負,以及台灣與美國利差一直擴大的後遺症。 

楊金龍的第3個挑戰,是央行對政策說明也受到嚴重質疑,而且這人還是央行理事陳旭昇。  

挑戰三》自家人炮口對內 楊金龍被影射為「草包」  

這件事起因是8月29日楊金龍舉行記者會,以國民所得公式推導出:儲蓄(S)-投資(I)=出口(X)-進口(M),認為目前金融帳外流與國內超額儲蓄(S-I的餘額就是超額儲蓄)太多有關,因此應該提高國內投資(I),則超額儲蓄就會縮小,並減緩金融帳外流的趨勢。但陳旭昇則發文指出,央行這種說法是「草包族經濟學」,因為同樣一個公式,你如果著重在右邊,並採用降低關稅擴大進口(M),進口變大後,公式右邊的出口減進口數額變小,左邊的超額儲蓄不就跟著變小了嗎?陳旭昇不認同央行的政策說明。 

媒體詢問楊金龍是否認同這種說法,且由於陳旭昇是台大經濟系的教授,媒體原本希望同樣來自台大經濟系的央行副總裁陳南光回答,但楊金龍表示:「這題他(陳南光)不太好回答,我來答!」楊金龍說,「陳旭昇是央行的理事,也可以有不同的意見啊,這是很正常的事」,未來央行會找時間再向陳旭昇請益。這和過去「彭總裁」力爭到底的風格大不相同,楊金龍四兩撥千斤化解掉這個尷尬場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