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陳耀昌

內科醫師、台大名譽教授、台灣史小說家

陳耀昌:在俄羅斯想南島

2018-10-02
作者: 陳耀昌

台灣,是銜接東亞大陸漢文化與南太平洋南島文化的島國,有兼具東亞與南島的特色。(圖/pixabay)

2018年9月,我有幸隨台俄協會參訪俄羅斯的生醫研究,感觸良多。

俄羅斯,是橫跨歐亞的陸權大國,是歐洲文明與草原文明的聯結;台灣,是銜接東亞大陸漢文化與南太平洋南島文化的島國,兼具東亞與南島的特色。過去雙方因距離及其他因素,交流顯然不足。

前往神祕國度 與俄羅斯生技醫療交流

在20年前IC掛帥的時代,台灣在全球電子產業鏈舉足輕重。現在,台灣的醫療與健保,是亞洲的楷模。而台灣的生技醫療產業,則是政府的發展重點。在過去,台灣對俄羅斯的醫學與科學很陌生,只知道諾貝爾醫學獎得主巴夫洛夫和他的狗,以及科學家門得列夫和他的週期表,因此台灣在此方面必須加油。

在邁向細胞治療的21世紀,國際上都忘記在莫斯科的俄國科學家A. J. Friedenstein(1924-1998年),才是間質幹細胞MSC(Mesenchymal Stem Cell)的發現者(1966年) ,可說是細胞治療、移植醫學及再生醫學的先驅。

先驅都是寂寞的。到西元2000年以後,大家才發現MSC於再生醫學的價值。2013年,全世界第一項MSC產品才正式上市。2018年,MSC的醫療研究仍大半屬於臨床試驗階段。但A. J . Friedenstein在1998年就逝世了,否則應該得諾貝爾醫學獎。

近年來,台灣也有不少幹細胞公司在努力研發再生醫學。我們也屢次聽到俄羅斯於再生醫學及抗老化方面的進步,連普丁總統都引以為傲。因此我們期待,台俄未來的醫學交流能蓬勃發展,希望語言不是台灣與俄羅斯之間的障礙。政府在九月初開放俄羅斯國民來台免簽正是時候。我們也期待,俄羅斯能參加在台灣舉辦的細胞治療國際會議。

今年11月3日亞太血液骨髓移植(APBMT)大會在台舉辦。台灣的骨髓移植水準甚高,1983年完成第一例骨髓移植。1995年,台大醫院的團隊又協助越南完成第一例移植。在幹細胞及再生醫學方面,2020年10月23至25日,台灣將舉辦亞太細胞治療大會(ACTO)。而俄羅斯早在1975年就完成第一例骨髓移植,更是首先發現間質幹細胞的國家,我們期待俄羅斯的專家學者能蒞臨演講,介紹俄羅斯在這方面的成就。

台北到海參崴的距離,其實和到北海道差不多。希望台北與海參崴直航的日子不遠。也期盼台灣與俄羅斯之間的醫學交流,能盡早踏出重要的一步。

台灣了解的俄羅斯,不是沙皇時代的藝術、文字、音樂,就是共產蘇聯的窮兵黷武與車諾堡核變。其實,俄羅斯的醫學,一向有其特色,但卻又極其神祕。我們在國際醫學會,鮮少聽到俄國的醫學專家發表論文,也幾乎沒有認識的俄國本土醫學院教授。

2016年12月27日,全球媒體都報導一則新聞:64歲的普丁總統帶著哈薩克總統納札爾巴耶夫一同參觀聖彼得堡Biocad生技公司,探詢「青春丸」(youth pill)的研發進度。其實類似這樣延長壽命的藥物(不一定是幹細胞)或抗老(antiaging)的藥物,西方也正在研發,但這是外界第一次聽到神祕的俄羅斯,自我揭露他們在這方面的研究進度,因此全球媒體普遍報導。

台灣與南島的重要性 絕不亞於兩岸關係

我們如願參觀了Biocad公司,這家公司才成立17年,已有50種先進藥物,包括各種單株抗體、基因工程藥物;甚至有自行研發,擁有專利的anti-PD1藥物。其生產之藥物,占全俄及前蘇聯80%市場,並外銷南美、東南亞、非洲。即將打入歐盟,已在歐盟進行臨床試驗。他們沒有做細胞治療,也不願透露是否研發所謂抗老藥物。

他們對台灣的看法是,市場太小,而法規嚴格,因此興趣不大。這正是俄羅斯與台灣的明顯對比。俄羅斯有廣大市場,而台灣內需市場太小,過去20年我們的心態偏於中國市場。現在我們已了解也證明這項政策是偏頗而不利台灣的。

所以,回到本文一開始強調的,地理位置及歷史血緣上,台灣是銜接東亞陸地與南島世界的海洋島國。台灣須改弦易轍,慢慢改變心態,由東亞國家調整為半東亞半南島之國,讓南島語族國家能視台灣為遠親近鄰。這是20、30年內必須完成的目標。我一向強調「原漢關係對台灣的重要性,絕不亞於兩岸關係」。讓我再擴充一下:「台灣與南島關係的重要性,也絕不亞於兩岸關係」。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