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楊森

財經專欄作家 曾任財信出版總編輯、《財訊》雙週刊總主筆、顧問

楊森:下一波經濟衰退醞釀中...

2018-09-25
作者: 楊森

哈佛大學教授法蘭柯(Jeffrey Frankel)說,美國的下一波衰退會很糟,因為當前的政策都是順週期地在刺激成長,一旦經濟反轉,政策迴旋空間很小。(圖/Pixabay)

回顧過去,人們會有不同的記憶片段,但有時候因為某一事件的衝擊過於強烈,則會留下共同印象,譬如17年前的911,冒黑煙的美國紐約世貿雙塔、從高處墜落的人影;或是10年前的915,投資銀行雷曼兄弟破產、隨之而來的股市重挫。

想想10年後,你會記得今年9月哪些事?美股標普五百創新高,締造有史以來的最長牛市;或是新興市場的空頭走勢,MSCI(明晟)新興市場指數在年初創下近10年高點後一路下滑,並在9月初跌破負20%熊市區間。

債務危機火在燒 新興市場麻煩大了

全球市場冰火兩重天,美股持續火熱,新興市場卻瀕臨危機─阿根廷官方利率高達驚人的60%,土耳其也有24%,但這些都比不上崩潰中的委內瑞拉,多數人只從教科書裡看過的惡性通膨,正在當地上演。

去年委國官方紀錄通膨率180%,夠驚人了,此後數據不再更新。今年媒體引述的預測值從700%到1萬倍不等。路透更把一捲滾筒衛生紙和等值的委國貨幣擺在一起拍照─260萬委幣的體積,足足是衛生紙的2倍大。

8月21日,委國宣布發行新貨幣取代舊幣,兌換率1比10萬,但因為商品短缺,人們依舊買不到東西,食不飽腹,甚至1天只能吃1餐,大批難民穿越國界尋找生機,個別國家的經濟崩潰正演變成國際性的人道危機。

10年後人們會記得什麼?對當前的這些事件又會有怎樣的解釋?或許會像對10年前的雷曼兄弟事件一樣,在最近媒體的眾多討論中,有共同見解,也有分歧看法。

其中1位重要評論者是當時的聯準會主席柏南克(Ben Bernanke),他在近期發表的論文中指出,光是11年前的次貸危機和房市下跌,並不足以引發大衰退,雷曼兄弟事件導致的嚴重信貸緊縮,才是造成經濟陷入大衰退的重要原因。

柏南克任職聯準會之前,是普林斯頓大學教授,以研究1930年代大蕭條著稱,不過這次的論述很容易被想成是他為自己的政策做辯護。針對當時聯準會政策的兩大爭議,一是監管機構在事件前是否低估了次貸危機;二是事件後是否對華爾街做了過多紓困。柏南克的看法顯然是,次貸影響有限,紓困絕對必要;這點未來恐怕還有得爭論。

經濟擴張期漸收斂 金融風暴恐再起

另一場論戰是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史迪格里茲(Joseph E. Stiglitz)對美國前財長薩默斯(Lawrence H. Summers)長期停滯論(secular stagnation)的批評。薩默斯在金融危機5年後提出長期停滯論,認為政府如果不介入,私經濟部門遭遇突然的緊縮後,將不會自動返回充分就業水準,這個看法很契合當時疲弱復甦的氛圍。

現在,史迪格里茲批評這是為失敗的政策找藉口。他說10年前歐巴馬政府如果採取類似今天的強力財政刺激,經濟早就恢復充分就業,也不會有長期停滯論提出。史迪格里茲和薩默斯兩位頂尖學者隔空交火,後續還會引發很多討論。值得一提的是,史迪格里茲也指出,在復甦過程中,收入和財富分配持續惡化,削弱總需求的成長,需要政府政策介入干預。

這又觸及關於10年前危機的另一層疑慮:引發危機的問題根源沒有完全解決,甚至還在惡化。如前所述收入和財富分配惡化,抑制總需求成長;此外,金融危機前靠債務推動繁榮,危機後又繼續靠債務刺激復甦,如今全球債務占GDP(國內生產毛額)比重比10年前還增加了40個百分點;再者,先進國家生產力持續低迷,金融危機前幾年平均在1.5%以上,危機後卻是1%不到。

總需求不足、債務攀升、生產力不振,10年前的危機和衰退並沒有徹底修正這些問題,看來還得等下一波衰退再做清算。至於下一波經濟危機何時到來?末日博士魯比尼(Nouriel Roubini)直言,全球擴張情勢可望持續到明年,2020年金融危機爆發的條件趨於成熟,緊接著就是全球性的經濟衰退。

哈佛大學教授法蘭柯(Jeffrey Frankel)則說,美國的下一波衰退會很糟,因為當前的政策都是順週期地在刺激成長,一旦經濟反轉,政策迴旋空間很小。

美國這波經濟擴張從2009年6月谷底起算,迄今9年3個月,是史上第二長擴張期,若延續到明年中,就是最長擴張期。儘管擴張時間長短不是決定經濟是否衰退的變數,但所有擴張期最後都會以緊縮作結束,因此,我們最好對當前的新興市場危機,以及潛在的經濟反轉心存警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