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宋鴻兵:川普眾叛親離,中國收買華爾街做出致命一擊?

2018-09-20
作者: 財訊新聞中心

(圖/翻攝自Flickr)

對於近來中美貿易戰雙方頻頻祭出「猛藥」,對此《貨幣戰爭》一書作者宋鴻兵分析認為,在談判的過程中美國內部出現了三大結構性的變化,而美國華爾街是否會在利益糾葛下支持中國?後續值得觀察。以下是宋鴻兵在微信上發佈的文章:

關於中美貿易戰,我們看到最近有一些新的消息,比如美國主動邀請中國繼續新一輪談判,我認為這是雙方要在美國中期選舉之前進行一些實質性的摸底和攤牌。但川普在一天之後又宣佈,不管談判結果如何,反正我這邊都要加稅。

所以現在出現一個相互矛盾的資訊,財政部部長史蒂文‧努欽到底是自作主張?還是得到了川普的授意,雙方一個唱白臉,一個唱紅臉呢?這個還有待觀察。

不過從最近一段時間的回饋來看,在雙方談判過程中,美國內部出現了一種結構性力量的變化。我覺得可以分成幾個方面來看。

第一個方面,商業帝國派的力量對總統的壓力已經越來越明顯了。比如說在兩次增加關稅的聽證會上,尤其是第二次,有90%的企業(往往是大企業)由於跟中國有貿易關係,他們是反對關稅戰升級的。

以蘋果為代表,包括特斯拉等很多汽車公司準備到中國建廠,還有矽谷的很多高科技公司,還有美國各大商業協會,他們都在反對貿易戰,而且這種呼聲越來越強烈。

這是第一種結構性的力量,就是商業帝國明確站出來反對貿易戰。一開始大家可能覺得這就是一場心理戰,沒有人認為真的會發生。所以大家覺得如果總統壓中國一下,能撈到更多的好處,那何樂而不為呢?坐觀其成不是很好的一件事嗎?但是我估計特朗普也好,他的團隊也好,包括商業帝國也好,沒有料到中國的態度是相當的強硬,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流露出半點要讓步的意思。

那麼這個時候壓力就出現了,你是要捨棄中國市場呢?還是要進一步打進中國市場呢?就像我們看到美國大豆的例子,如果你不去佔領這個市場,你的產品就會被世界其他各地的產品取代。

再往後發展,假如你一旦失去這個商業機會,再想把它撈回來,成本就會巨大,而且還不一定能成功。比如說歐洲公司如果取代了美國公司在中國市場的地位,那商業帝國能吃得消嗎?或者他願意接受這個後果嗎?這就是商業帝國現在開始對總統施加越來越大壓力的原因。

第二個方面,華爾街現在也逐漸站出來反對。以前華爾街在中美貿易談判中一直是在幕後,沒怎麼公開發表過看法。而最近我看到,像高盛還有一些其他的財團,越來越關注中美貿易戰,並且表示如果貿易戰升級將對整個金融市場產生巨大的負面影響。

比如高盛的一個報告指出,假如關稅戰升級到2000億美元產品這個級別,股市可能下跌20%。如果引發股民恐慌性拋售,比如被動投資ETF的這種被動投資者捲進來的話,那股市可能下跌30%甚至40%。

我覺得這是一種明確的警告。因為川普之所以現在還比較強硬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因為他覺得自己上臺之後股市上漲了50%,所以他覺得是有勝算的,或者說對他來說越來越有利。而中國股市在下跌,這樣打下去對我沒損失。

但是現在華爾街已經提出了警告:如果你再這麼玩下去的話,美國股市有可能會遭到重創。這就會對中期選舉和對很多問題產生巨大的影響。因為在貿易戰的第一輪,小規模摩擦這個階段,美國已經有大豆和很多商品的生產者受到重創了。

所以對他們而言,在中期選舉還是不是要繼續支持川普這個問題上,已經至少是有顧慮了,不像以前那麼堅決。

如果你再進一步升級,那麼可能整個矽谷都會反對你,矽谷加上華爾街,再加上美國各大商會聯起手來反對,再加上關稅必然導致美國物價上漲,那麼選民還會支持你嗎?

在我看來,雙方談判到這個階段,已經主要進入心理戰階段了。這是美國出現的情況。

還有一個情況是中國正在發生的,路透社最近報導說,中國也在悄悄地採取很多措施,比如說要在北京召開一次重要的中美金融高層的會晤。

我的理解是,中國在試圖給華爾街輸送炮彈,讓他們去轟擊川普。因為參加這個金融論壇的都是華爾街和中國很高層級的大佬和領導。

在我看來,這是一次真正的涉及實質問題的談判。華爾街來的全是數一數二的大投行,摩根斯坦利、摩根大通、美林他們都會參加。而且組織者已經明確告知這些華爾街大公司,這回你們不要再提空泛的原則性的東西了,就提1到2條具體的建議,你們有什麼要求就在這次會上提,要是具體可執行的措施,實實在在的步驟。

比如要中國承諾要未來哪年開放什麼東西,什麼時候允許誰進來,現在就得落到實處了,大家可以直接提要求了。

所以這很可能是實質性談判的重要會議,因為所有談判中間,一旦涉及到金融,它一定是涉及到問題的核心了,涉及到實質性的籌碼了。如果這次談好了的話,那麼華爾街對於川普的壓力將會明顯的提高。 而且這次會議的調子很低,但是參加的人層次很高,影響力很大,所以這回可能是實質性的接觸。

除了這個事之外,還有件比較奇怪的事,比如9月7日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說,美國對中國的要價很明確,就是「三個零」:零關稅、零壁壘、零補貼。再加上四個條件:國家必須要實行全面的產權私有化制度,要取消計劃經濟,要擁有成熟的司法體系來保障自由市場經濟制度的實施,不允許政府參與企業經營不能搞國有企業。

在我看來,這是個徹頭徹尾的全球版TPP計畫。川普在競選中是反商業帝國這一套的,反對TPP的,怎麼會他手下的庫德洛會突然提出這麼極端強硬和徹底的TPP全球化的概念呢?這和川普的政治主張完全相反。所以這個事很蹊蹺。

難道說川普其實是商業帝國派的臥底?還是說這只是他談判中慣用的漫天要價?我們還需要進一步觀察他的底牌到底是什麼。可以等到中美金融峰會結束之後,如果華爾街更加堅定地反對貿易戰,基本上就可以判斷雙方談出一些具體成果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