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約瑟夫·史迪格里茲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 諾貝爾經濟學得獎得主

約瑟夫.史迪格里茲:超越長期停滯

2018-09-24
作者: 約瑟夫·史迪格里茲

如果經濟刺激方案規模更大和設計得更好,經濟復甦會更強勁。(圖/Pixabay)

如桑默斯(Larry Summers)正確地指出,「長期停滯」一詞曾於二戰近尾聲時流行起來。經濟學家漢森(Alvin Hansen)和許多其他人擔心,一旦少了戰爭的刺激作用,經濟將回到衰退或蕭條狀態。

但漢森等人錯了。為什麼他們會出此大錯?一些長期停滯論者,他們的個體與總體經濟學分析有嚴重缺陷,最大的問題在於對大蕭條起因的分析。

10年前的教訓 經濟刺激方案太弱了

如格林華(Bruce Greenwald)等學者和我指出,光是大蕭條頭3年期間,農業生產力快速成長,大幅壓低了農產品價格。在美國,農業這個當時的主要經濟部門收入崩跌一半左右。農業危機導致對城市商品的需求萎縮,整個經濟因此衰退。

二戰提供的並非只是財政刺激;它還造就結構轉型,因為戰爭使大量人口從農村遷往城市,投入製造工作,而隨後的《美國軍人權利法》延續了此趨勢。此外,二戰的融資方式使美國家庭在戰爭結束時財務強健,戰爭壓抑的需求也就釋放出來。

2008年危機之前的多年間,美國經濟也經歷了類似的結構轉型,但這一次不是從農業轉型至製造業,而是經濟成長從製造導向轉為服務導向,同時必須調整因應全球化。但是這一次,金融部門管理不當導致美國家庭背負巨額債務。這一次與二戰結束不同,我們有理由擔心經濟。

如桑默斯所知,2008年11月29日,我在《紐約時報》發表《一兆美元的答案》,各方廣泛引用。我呼籲白宮提出有力的經濟刺激方案,而歐巴馬總統最終的方案比我所呼籲的弱得多。那是在11月。到了2009年1月和2月,已經清楚看到經濟衰退比預期嚴重,而我們需要更大規模的刺激方案。我在那篇文章和後來的著作《失控的未來》(Freefall)中指出,我們需要的刺激方案規模取決於方案的設計和經濟狀況。如果政府無法引導銀行恢復放款,又或者各州削減支出,我們將需要更大規模的刺激方案。

事實上,我公開呼籲將刺激經濟的支出與這些情況聯繫起來。結果政府並未強迫銀行增加放款給中小企業,銀行反而大幅削減這種放款。聯邦政府的刺激方案設計得也很差,浪費大量金錢在效益較低的減稅措施,我們顯然需要金額更大的刺激方案。

金融監理不足 經濟脆弱期引爆危機

不過,還有一件事是應該很明確的:總合需求在零利率的情況下長期停滯絕非自然或無可避免的事。在2008年,需求因為嚴重的不平等而受抑制。美國社會的不平等程度在之前四分之一個世紀間嚴重惡化。政府對經濟全球化和金融化的管理不當,加上柯林頓和布希政府均替有錢人減稅,是所得與財富加速集中的主因。

金融監理不足使美國人容易成為銀行業掠奪式行為的受害者,背上巨額債務。因此,在財政刺激之外,還有其他方法提高總合需求,例如更努力誘使銀行放款、幫助房貸戶、重組房貸債務,以及糾正既有的不平等情況。

政策總是在某些情況不確定之下構思和制定的。但有些事情是比較可預料的。桑默斯非常清楚的另一件事是:奧斯澤格(歐巴馬任內第一位白宮管理與預算局局長)和我2002年分析房貸放款機構房利美的風險時,我們說該機構當時的放款方式是安全的。我們並沒有說,無論房利美做什麼也不會有風險。

而房利美隨後幾年的行為非常重要:其放款方式變得比較像私營部門,而後果是可預料的。(雖然右翼刻意誤導人們,責怪房利美和另一家政府資助企業房地美,金融危機主要是私營部門的放款造成的。)

可預料而且確實有人料到的是,監理不足的金融衍生性商品助長了危機。金融危機調查委員會明確指出,衍生性商品市場是驅動2008年末和2009年事件的3個核心因素之一。柯林頓總統任內初期,我們就討論過這些金融商品的危險,應該約束它們;但2000年的《商品期貨現代化法》使金融衍生性商品得以免受規管。

經濟學家沒有理由必須就什麼事情是政治上有可能的達成共識。他們可以而且應該達成共識的是另一些東西。

以下是必要的共識:如果經濟刺激方案規模更大和設計得更好,經濟復甦會更強勁。如果我們更努力減輕不平等,而且沒有採取擴大不平等的政策,總合需求會比較強勁。如果我們的金融監理做得好一些,金融部門會比較穩定。

我們為下一次經濟衰退做準備時,應謹記這些教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