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人生 > 財訊生活
HOT

塗翔文

影評人及自由作家

塗翔文:《阿飛正傳》與我

2018-09-23
作者: 塗翔文

《阿飛正傳》樹立了一種截然不同的電影美學,就在我們還愛看《英雄本色》,周星馳開始稱霸江湖的年代裡,王家衛拍出了一個我們前所未見的電影樣貌,跑在所有人前面。(圖/取自國賓影城粉絲專頁)

「世界上有一種鳥是沒有腳的,牠只能一直飛呀飛,飛累了便在風中睡覺,這種鳥兒一輩子只可以下地一次,那一次就是牠死的時候…。」 

這是1990年的電影《阿飛正傳》裡,由男主角張國榮旁白自述的經典台詞。這部由王家衛執導的電影,集合張國榮、張曼玉、劉德華、劉嘉玲、張學友、梁朝偉6大卡司,當年即使在金馬獎、香港電影金像獎大獲全勝,電影依舊充滿爭議、毀譽參半。距今28年,經過歲月的淘洗,它的經典地位愈積累愈昂揚,如今因數位修復版本,浩浩蕩蕩重新上映,挑戰新世代影迷的口味。 

滿腦問號,卻深深烙印腦海  

故事背景是1960年代,以張國榮的角色為中心,他是浪蕩不羈的阿飛,不務正業,女人一個換過一個,對他的養母又愛又恨,因她不願告訴自己身世的祕密。其他角色都圍繞著他,張曼玉與劉嘉玲是他的前後任女友,張學友是暗戀劉嘉玲的好兄弟,而劉德華則是後來愛上張曼玉的警察。故事裡這6個人的命運糾糾纏纏,彼此牽動著生命的出路與變化。 

對我個人私密的情感而言,《阿飛正傳》也是再重要不過的一部電影。當年我高一,身處在嚴重的課業壓力之下,我給自己一個習慣,無論再忙,每週末下課都要去西門町看一場電影,好好休息喘一口氣。平常大部分看的是好萊塢片,那週因為看見《阿飛正傳》星光熠熠的6大卡司,尤其還有偶像張曼玉,立刻決定上映當週就去朝聖。在班上吆喝一下,同學都興趣缺缺,只有一位願意與我同行。 

戲院裡觀眾不多,電影從一開始就很「怪」,在高中那時的我,也說不上來怎麼形容,反正就覺得和其他我看的港片都不一樣。但看著那些美麗的臉孔,我還是津津有味。看著看著,第一次發現鏡頭「動」得很迷人,很多地方都不太懂,一心想著清楚的故事來龍去脈,充滿疑惑。但我很確定就是一種莫名被吸進去的感覺,這大概是我人生第一次看完一部電影滿腦子問題,卻又很確定我喜歡上這部電影的奇妙感覺。還記得身邊的同學看完後搖搖頭說他睡著了,一肚子疑問:張國榮到底死了沒?誰是阿飛?為什麼梁朝偉只出來最後一點點就結束了? 

他的問題我一個也無法回答清楚,我支支吾吾地解釋,很明顯地也無法說服他。這大概也是我人生第一次,這麼想把一部電影看懂,於是隔週末,我又去同一家戲院買票再看了一次,這次只有我一個人。這回我從第一場戲就被銀幕吸了進去,每個畫面的氣氛、音樂,都像是刻在我的腦裡,再也揮之不去。不管別人怎麼想,我很確定這是一部迷死人的電影,原來,我喜歡這樣子的電影。 

《阿飛正傳》改變了我對電影的狹隘看法,誰說電影一定要有標準起承轉合的故事,一定要有是非分明的結局?原來電影裡的「美」不是只有故事動人與否、演員好看與否,我第一次自己感知到攝影、美術、服裝、音樂的重要性,它們可以如此這樣強化了角色與時代的感性氛圍。從此之後,我像是被打開了另一扇窗,開始看更多更多的電影,試著從書籍、雜誌裡吸取更多電影知識,造就了我之後與電影脫不了干係的大半人生。 

這20多年來,我不知重看了這部片多少次,每次看到張國榮走上樓梯、步入車站2樓的那場戲,就會渾身起滿雞皮疙瘩,因為那是我的電影經驗裡,第一次感覺到鏡頭有生命力,那鏡頭隨著張國榮的身影前進,甚至跑在他前面,比阿飛還像阿飛。每次看到最後一場梁朝偉起身、梳頭、攬鏡,最後關燈出門的經典結尾戲,還是一樣覺得好看得不得了,怎麼可以這樣沒頭沒尾地出場亮相僅僅一場戲,就好像勾起了一個活靈活現的角色?好像什麼都沒說,又彷彿一切都不言自明,成了個既怪誕又完美的結局,然後就出現了梅艷芳低沉充滿韻味的歌聲,讓我坐在座位上不得動彈。 

鬼才王家衛,樹立新電影美學  

《阿飛正傳》樹立了一種截然不同的電影美學,就在我們還愛看《英雄本色》,周星馳開始稱霸江湖的年代裡,王家衛拍出了一個我們前所未見的電影樣貌,跑在所有人前面。28年過後,王家衛已拍出更多作品,但那些所謂的「風格」,其實從《阿飛正傳》就已奠定,只是當時被認為孤芳自賞、做作前衛,如今早已被時間淬鍊,登上經典殿堂。 

時光荏苒,張國榮、梅艷芳已逝,製片人鄧光榮也不在人間,張曼玉半息影狀態,想再重新喚回那樣的組合,早已是不可能的任務。我相信此時電影重新上映,應該不再有人會說看不懂,而電影本身的美,卻能在28年後繼續在大銀幕裡讓人震撼,變成所謂的永恆。無論如何,我肯定會再去回味,回味的不只是電影本身,還有那些年少時候、青澀無知時的美好記憶。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