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謝金河

《財訊》社長兼發行人 1959年生於台灣雲林、政治大學東亞所碩士、財信傳媒董事長 東森《老謝看世界》、年代《數字台灣》節目主持人

謝金河:香港之變,想想台灣的未來

2018-09-20
作者: 謝金河

《一地兩檢條例》讓《基本法》變成廢紙,中國政府可能進一步「越區執法」,香港自治權也將不斷縮小,最後是香港加速「中國化」,這是香港命運重要的轉折點。(圖/Pixabay)

過去百年來,作為亞洲金融重鎮的香港,開始面臨歷史重大轉折。最近幾個月,港元一直處在聯繫匯率兌換下限,特區政府為護住港元,不斷賣出美元、買進港元,但香港銀行體系的部位剩下700多億港元,而今年以來,港股急跌更令人怵目驚心,似乎意味了香港可能面臨的巨大變化。

香港的改變,先是CRS(共同申報準則)上路,中國與全世界103個國家或地區達成所謂「肥咖條款」的稅務資訊互換,中國稅務總局完成個人所得稅稅改方案,規定只要一年之內在中國住滿183天就是中國稅務居民,和過去外國人只要1年連續離境30天,就不算中國稅務居民,出現很大改變,首當其衝的是一直把香港當成資金停泊地的台商。

稅制改變只是起了一個頭,真正衝擊大的是中國在第十二屆人大提出的「粵港澳大灣區計畫」,試圖整合香港、澳門及廣東省的廣州、深圳、東莞等9大城市,企圖打造媲美美國舊金山、日本東京灣的經濟聚落。從經濟戰略來看,深圳是新創事業、高科技產業的匯聚地;澳門是全世界最大的博弈勝地;香港一直以來都是金融重鎮,如能整合成一個大灣區,未來想像空間無限大。

粵港澳大灣區計畫夢很大 挑戰也不小

粵港澳大灣區約有6618萬人口,人均GDP(國內生產毛額)達20255美元,總產值1.34兆美元,整個大灣區占中國人口不到5%,卻創造12%以上的經濟總量,其中「深港核心區」更是全中國人口密度、資金密度、國際專利密度最高的區域。如果再從占地面積、常住人口、經濟總量的增速來看,港口吞吐量及機場通航量,都將超過全球三大灣區,預計2030年粵港澳大灣區總產值將超過全球三大灣區。

為了連結粵港澳,港珠澳大橋是灣區內的大動脈,連接香港大嶼山、澳門半島及廣東珠海,預計近期通車,開通後將成為全球最長的六線行車沉管隧道,及世界跨海距離最長的橋梁隧道組合;加上連結廣州、深圳和香港的高速鐵路,也在今年9月通車,以後香港、深圳、珠海、澳門、廣州都在1小時內可抵達,不須再繞道深圳、虎門,也不必再忍受虎門大橋的塞車之苦,讓粵港澳形成一小時生活圈。

這麼宏偉的計畫,乍看無懈可擊,但《彭博》專欄作家高普蘭(Nisha Gopalan)卻率先對這個曠世發展大計畫提出挑戰,他認為,1990年代才以「一國兩制」納入中國版圖的港澳,兩地的政治、經濟結構與中國大不同,港澳擁有獨立自由的貨幣體系、護照、海關系統、法律制度;相較於中國資本帳仍處於關閉狀態,且人民幣完全自由化仍須數10年;在「資本、共產」主義的發展歷程上,港澳的發展與中國截然不同。在思想、制度上存在極大差異,2047年「一國兩制」屆滿前,「大灣區計畫」實現將是理想大過現實。

況且三地人員流動仍受限,中國雖然放寬港澳人士入境限制,但中國高達45%的個人所得稅最高稅率,與香港的17%相比,仍有極大差異,如果改變香港稅制,其金融中心的地位立刻動搖;而香港民眾也對不斷移入的中國民眾感到不滿。高普蘭認為:「比起移居中國,香港民眾可能更傾向移民國外,去年香港移民人數已創3年來新高。」他直指大灣區計畫面臨的挑戰。

最近在香港引發激辯的《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條例》,經過討論後,香港立法會只用了38小時完成專案二讀與三讀,最終以40票贊成、20票反對、1票棄權,強行通過《一地兩檢條例》,此一條例是因應廣深港高鐵通車後的安檢機制。

2017年7月25日,香港特區政府提出在高鐵終點站的西九龍站實施「一地兩檢」,即該站有4分之1區域列為「內地口岸區」,包括入境層、離境層、月台層及列車廂空間,都屬中國司法管轄區,這是香港特區政府首度容許中國有境內執法權。香港境內反對派人士指出,《一地兩檢條例》讓《基本法》變成廢紙,他們擔心中國政府可能進一步「越區執法」,香港自治權也將不斷縮小,最後是香港加速「中國化」,這是香港命運重要的轉折點。

《一地兩檢條例》 香港恐加速中國化

照理說,一國兩制50年不變,香港體制可到2047年才完全融入中國;但以今年的變化來看,香港似乎加快腳步融入中國,其中「粵港澳大灣區計畫」是最核心的構想,把香港融入大灣區計畫,香港完整的金融中心地位可能很快面臨改變,第一個試金石是廣深港高速鐵路通車的「一地兩檢」,可能加速摧毀《基本法》的核心精神,在港英時代,港人享有的法治與言論自由,可能都會受到重大影響,這是香港加速融入中國的重要一大步。

另一個是CRS租稅互換的「肥咖條款」,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一是資金進出暢通;二是港元與美元掛鉤,有錢人把錢停泊在香港,等於變相持有美元,這是另一種保障;三是香港低稅率,沒有遺產稅,個人所得稅率只有17%,這是香港成為亞洲金融中心無可替代的優勢。

現有粵港澳大灣區計畫、一地兩檢、CRS都衝擊香港的未來,敏感的人一定可以感受到香港正處在微妙的變化中。首先是港元,照理說盯住美元的港元,會在7.78港元兌1美元的價位不變;但去年起港元開始輕微貶值,今年2月起港元顯著貶值,4月以後就一直處在聯繫匯率兌換下限的7.85港元上下。

香港面臨轉折 台灣如何思變突圍?

據香港特區政府統計,從四月起,透過正常管道流出境外的資金1034.8億港元,單是8月即高達331.3億港元,現在香港銀行體系餘額只剩下763.5億港元,假如香港走資的情況沒變,香港盯住美元的政策會不會改變?有人預測港元可能改盯人民幣,如果香港聯繫匯率由美元變成人民幣,會更快速「中國化」,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會面臨更激烈變化。

另一個巨大變化是香港股市,若從最高點下挫幅度計算,港股最大跌幅達21.7%,今年以來恆生指數約下跌一成,在港掛牌的企業慘不忍睹。

例如中國汽車股的長城汽車、華晨、吉利、比亞迪,今年跌幅都超過5成;重量級科技股如舜宇光學、丘鈦科技、瑞聲科技等跌幅也超過5成;而香港最大市值企業騰訊,今年最大跌幅也達41.9%;新經濟企業如閱文、易鑫、雷蛇、眾安保險、平安好醫生,今年在香港上市表現都不佳;小米創下8.5倍的超額認購,股價跌破17港元的掛牌價;最近IPO(首次公開發行)的美團點評網更慘,超額認購只有0.5倍,凍結資金不到26億港元,眾多獨角獸企業以香港為籌資根據地,今年似乎很無力。

這是香港之變!一國兩制50年不變的香港,走了21年就出現巨大變化,假如香港金融中心地位改變,台灣應該想一想,台灣會發生什麼改變?首先是香港的「中國化」,會讓台灣感受到更沉重的壓力,今年以來中國對台灣的壓力可能會不斷上綱。二是如果香港金融中心改變,台灣有沒有能力做出更大改變?例如台商停泊在香港的資金,有沒有回台的可能?台灣的稅制有沒有改變的空間?還有香港的金融中心如果改變,台灣的金融監管可不可能鬆綁,去取代香港的一部分角色?

從香港之變,來看台灣之地,台灣有沒有能力迎接更大的蛻變,全在領導人的一念之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