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宋鴻兵:全球化脫軌,貿易量萎縮,滯漲或引爆地緣衝突

2018-09-13
作者: 財訊新聞中心

(圖/pixabay)

《貨幣戰爭》一書作者宋鴻兵,日前在其開課的鴻學院的核心課程《世界經濟的滯漲風險》中提及,其實,這一次貿易減速比美中貿易戰提前超過半年,早從2017年第四季就開始了,他並認為,世界經濟正面臨著滯漲風險,伴隨而來的是各國將出現通貨膨脹,而為了釋放各國內部的經濟壓力,地緣衝突的概率將顯著增加。

宋鴻兵認為國際貿易貨運失速有四個原因:

1、2017年美元環流轉暖的「秋老虎」現象結束,國際貿易反彈終結;

2、美元流動性趨緊,新興市場遭遇困境;

3、貿易戰的危險升高,全球供應鏈出現鬆動和瓦解的跡象;

4、美國在7月初對中國展開第一輪加徵關稅,使美國西海岸港口輸入量萎縮1%(上半年增長5%),中國港口進出量減至2%(上半年6%)。

(BDI指數)

因此宋鴻兵認為,國際貿易量下降可能是經濟衰退的先兆,他建議,可以通過關注波羅的運價指數(BDI)來觀察國際貿易的走勢。他說,BDI是國際貿易運輸的關鍵指標之一,7月份之前的上漲,很可能反應了各國進出口商趕在關稅上漲之前的「提前消費」,而7月底之後的下降,反應了貿易量出現萎縮的實際情況。

宋鴻兵正在密切觀察通脹苗頭的美聯儲7月報告發出預警,正在減速的美國製造業出現了「較高的製成品價格,既源於輸入價格的上漲(原材料、能源等)和利潤空間的收窄,也是由於全球供應鏈的裂痕,這是(川普)新的貿易政策的後果。」他說,全球供應鏈的裂痕擴大是導致製成品價格通脹的重要原因。隨著中美關稅較量的持續,更高的通脹率已經出現在地平線上,而美聯儲加息的衝動會更加強烈。

他並以巴西為案例來拆解分析全球供應鏈出現裂痕的影響。他說,2018年5月,巴西卡車司機大罷工,導致了全國經濟癱瘓。罷工的原因是柴油價格猛漲了50%,而柴油上漲則源於巴西自去年7月實施燃料價格自由化改革,與國際油價和美元匯率掛鉤。當美元環流逆轉,則巴西貨幣雷亞爾大幅貶值,巴西國內油價即開始瘋漲。

巴西雷亞爾大幅貶值,外國買家和巴西出口商自然抓住商機大量購買巴西商品。如中國大量進口巴西大豆,可是卻找不到足夠的卡車在規定時間內運輸到港口。結果出口商瘋狂預定有限的卡車資源(超過200%),同時政府被迫承諾降低油價並保證最低運價,於是巴西大豆從產地到港口的800公里運輸費暴漲,而且如果卡車空返也要加收費用,最終大豆出口價上漲了28%。

不過,政府承諾的最低運費立刻遭到法律起訴,商人集團質疑其合法性,市場仍然充滿了猜測和混亂,雷亞爾持續暴跌,而巴西國內油價則失控性猛漲,勞資雙方的法院之戰剛剛拉開序幕。

宋鴻兵說,在全球化的時代,生產、運輸、貿易、金融、貨幣高度分工並精密地整合在一起,全球產業鏈為了追求效率而推行零庫存策略,嚴重削弱了世界經濟的冗余度,天然製造了系統的不穩定性。當全球化的某一閾值被跨越,不可預測的輕微擾動,就會在經濟系統內造成強烈的正回饋效應,並將不斷放大直至系統崩潰。

(美中貿易順差)

宋鴻兵並分析為什麼8月中美貿易順差會再創新高。他說,8月份中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達到了311億美元(7月為281億美元)。中國對美國出口增加了13.2%(7月為11.2%),從美國進口僅增加2.7%(7月高達11.1%)。8月是中美關稅增加的第一個整月,中國商品在美國的剛性需求程度似乎高於美國商品在中國市場的表現。從整體上看,中國8月進出口貿易總額為2.7萬億人民幣,同比增加了12.7%,環比增加了0.2%。為什麼關稅戰對中國出口的影響不明顯呢?

宋鴻兵說,首先,人民幣貶值8%化解了部分關稅衝擊。人民幣顯著貶值並沒有出現在新興市場貨幣普遍暴跌的4月,而是發生於中美相互進行威脅的6、7、8月,中國以人民幣貶值化解關稅提高的意圖比較明顯。更關鍵的原因是中美貿易順差的本質:中國從全球進口為美國生產。

他說,從整體看,中美貿易的本質是中國從世界其他地區進口能源和原材料,然後為美國市場進行生產。美國這種逆差的本質源於其經濟模式—印鈔票換產品,這是美元霸權所產生的鑄幣稅收入,它是美國進行世界性剝削的手段,既不會消除,也不可能減少,只能發生轉移。

那麼問題來了,全球經濟會陷入滯漲嗎?要解答這個問題,宋鴻兵說,需要關注貨幣因素。他說,利率上漲會誘發貨幣流動速度加快。美元長期利率反轉發生在2016年7月,美元流動速度反轉發生在2017年7月。利率上漲後,金融風險加大,資產價格承壓,超發的貨幣就會從金融體系撤出,進入實體經濟,勢能轉化為動能,引發通脹。

當貨幣流動速度加快出現於經濟週期的尾部,同時經濟體的負債率達到空前水準時,它引發通脹所帶來的破壞性遠大於建設性。全球央行勢必加快加息的速度以應對通貨膨脹的壓力,這將打擊資產價格,導致經濟停滯。

宋鴻兵說,如果同時出現貿易政策的突變(關稅戰、貿易制裁等),將導致全球供應鏈發生錯位或斷裂,進一步推高通貨膨脹。反過來進一步迫使央行快速加息,經濟停滯更加惡化,貿易保護情緒加劇。

宋鴻兵提醒,世界貿易的萎縮可能剛剛拉開序幕,從歷史經驗看,這是未來世界經濟即將陷入衰退的前兆。美元冷環流和貿易戰已經導致全球供應鏈發生了錯位和裂痕,新興市場的貨幣危機只會惡化這一趨勢,其結果將是全世界製造業生產率的下降和產品價格的提高。

他說,在當今世界普遍高度負債的情況下,利率抬升將打擊資產價格,而貨幣流動速度加快會刺激通脹預期。未來可能出現這種情況:全球化脫軌,世界貿易萎縮,新興市場國家普遍出現金融危機,發達國家則陷入經濟衰退,與此同時,各國還將伴隨著顯著的通貨膨脹,宋鴻兵預期,為釋放各國內部的經濟壓力,地緣衝突的概率將顯著增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