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印和闐

證券金融工作者

印和闐:第三次波斯灣戰爭?

2018-09-10
作者: 印和闐

2018年11月前再發生一次波斯灣戰爭的可能性接近五成,但是拖過以後,再發生戰爭的可能性就不大。(圖/Pixabay)

2018年下半年剛開始,伊朗革命衛隊司令就嗆聲,荷姆茲海峽要嘛所有人都可以用,要嘛所有人都別用,伊朗就是打算用軍事封鎖反制美國經濟封鎖。本專欄猜測,沙烏地阿拉伯為了總值超過2兆美元的沙美石油(Aramco)上市,布局已久,必要時跟伊朗打1場有限度的波灣戰爭,藉機拉高全球油價,好讓沙美石油有更好的價格上市。原定的新股上市時間是2018年上半年,目前已經拖到2019年上半年之前。

交易似乎已經準備好,為了換取沙烏地阿拉伯出兵成功,必須讓以色列出動優勢兵力確保應有的勝利,美國總統川普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送上大禮,也給了最新的F-35戰鬥機確保伊朗空軍一定會被打下來;為了讓沙美石油產能全開創造獲利,美國也把伊朗的經濟制裁提到台面上,用沙美石油的閒置產能補充伊朗的供應缺口。同時,經濟制裁也斷掉伊朗革命衛隊的經濟來源,讓國內水深火熱,醞釀再度發動革命的環境。

在此之前,回教世界的2個老大,早已摩擦不斷。2018年3月底,沙烏地阿拉伯用愛國者飛彈攔截7枚由葉門反抗軍發射的飛彈,它原本要轟炸沙國首都利雅德,這背後伊朗是公認的影武者。

國際原油供需狀況 遠比先前健康

市場上,早就有人在2016年承接大量的石油在一堆超級油輪上,吸收過剩的產能以穩定油價。這就是在2017年底前,每隔6到8週安排油輪到港,美國原油庫存總有1個不如預期到多於預期的循環。一旦油價高漲,總有原油可以從海上調回來。只不過沙美石油上市案真的混太久,海上的超額庫存已經用得差不多,石油輸出國家組織又繼續限產;國際原油的供需狀況遠比先前健康。

根據國際能源總署的報告,伊朗在2018年6月每日產油量為379萬桶。在石油輸出國家僅次於沙烏地阿拉伯的1046萬桶以及伊拉克的455萬桶,美國勒令全球不得再買伊朗油,預計2018年11月4日生效。此後,跟伊朗做買賣的,據說就不可以跟美國做買賣;如果到年底伊朗的油沒人可以買,那麼沙烏地的產能就可以全開。以投資銀行的上市流程,正好讓準上市公司把2018年業績做上去。問題是,中東從緊張對峙,到真正開戰的時間究竟剩多少?

伊朗經濟狀況極為惡劣,2017年中大約是37700伊朗里亞爾(Rial)兌1美元,2018年7月底跌到119000兌1美元,進入8月伊朗政府乾脆禁止兌換美元,還沒有經濟制裁前,經濟已經非常糟糕,伊朗顯然不能拖太久。如果類似1979年的革命先發生,也許第3次波斯灣戰爭就不會發生。

波灣戰爭推演 4個方向判斷

本欄的基本看法是,2018年11月前再發生一次波斯灣戰爭的可能性接近五成,但是拖過以後,再發生戰爭的可能性就不大。判斷來自4個方向。

第1個頭號焦點當然是沙美石油上市,它不能再拖了。本欄反覆強調,自2018年下半年起,全球股市進入高危險期,大部分新興市場已走入空頭,已開發國家除了美國外,其他也高檔震盪,這檔準備全球募資超過1000億美元的上古巨獸如果要上市,空頭市場不可能有機會。

第2個變數在俄羅斯,2014年至2016年資本支出連續下跌,增產原油有限,配合OPEC(石油輸出國組織)減產是順水推舟,現在情勢有變。根據英國產油顧問公司Global Data分析,2018至2020年,俄羅斯每年準備砸341億美元更新產油設備,如果成真,未來有增產原油搶現金的壓力。

第3個要看伊朗政府,口氣很嗆,但是今年跟往年不同,所有伊朗艦艇騷擾美國的小動作今年完全不見,伊朗部隊看到美軍就是躲,完全不想打。除了伊朗革命衛隊司令偶爾上電視嗆聲外,1979年以來沒見過伊朗對外那麼孬種過。顯然伊朗也在拖,美伊有談判解決衝突的可能。此外伊朗的煉油產能大增,汽油產量增加讓這次汽油短缺的危機沒有那麼明顯。

最後要考慮的是美國,不論是德州Permian盆地或是Delaware盆地為基地的美國本土能源公司產量均成長快速。由於技術進步,無論是水平井耗水量的下降,或是每口井的鑽探成本降低,都快速提升美國能源公司的獲利能力;尤其是德州Permian頁岩油2大龍頭先鋒自然資源(PXD US),以及Diamondback能源(FANG US),產量與外銷量都大幅提升。隨著西德州原油指數拉近與北海布蘭特原油的價差,中東不論打或不打,他們都會比全球其他油公司更賺錢,大贏(打)與小贏(不打)的分別罷了,是避險首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