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陶冬

瑞士信貸董事總經理

陶冬:阿根廷哭泣─美股市歡樂

2018-09-02
作者: 陶冬

(圖/達志)

阿根廷爆發幣崩危機,新興市場貨幣遭波及,瑞信亞太區私人銀行董事總經理兼大中華區副主席陶冬在其部落格中撰文表示,應密切關注匯率傳染性,特別是強勢美元帶來的資金流向變局。以下是部落格中的全文:

上週全球風險市場的焦點放在貿易談判和阿根廷危機上。美國與墨西哥達成雙邊貿易協定,但是與加拿大的談判卻臨門不射。白宮拒絶了歐盟提出的汽車徵稅建議。中美之間沒有進一步的磋商,不過美國媒體報導,川普傾向於下令對2000億美元中國產品徵收高關稅。美國對伊朗禁運再進一步施壓過程中。

儘管在貿易領域依然陰霾壓城,美國股市卻繼續走高,S&P500於週三寫下歷史高位。阿根廷債務危機持續發酵,該國央行一口氣將利率提高到60%,仍無法制止資金逃亡,披索暴跌,該國總統呼籲IMF提早發放救援金。

9月美國升息在望,美國公債利率走高。義大利與歐盟在財政紀律上意見南轅北轍,義大利公債被拋售,德國公債成為避險天堂,義德十年期公債利差達到291點,為歐債危機後的新高位,歐洲股債資金流入美元區。石油價格繼續上升後出現獲利回吐,金價再次滑落到1200之下。

阿根廷在一年內第二次爆了,該國央行將政策利率由45%調高到60%,並承諾利率水平至少維持到12月。但是這並沒有阻止壯烈的資金外逃,阿根廷公債慘遭屠戮,阿根廷披索繼續暴跌(星期五有所反彈)。該國公債中4/5是美元債,匯率出現戲劇性下貶,令還債能力大幅下降,市場價格顯示資金認為沒有IMF支持,阿根廷幾乎肯定無法償還到期本金利息,該國一百年期公債利率也上升到10%的高水平。

的確,這輪匯率貶值之後,阿根廷政府債務水平已經相當於GDP的90%,這肯定是不可持續的,而且經濟無法快速增長來消弭匯率帶來的債務負擔飆升,唯有匯率回落,才能夠令經濟達成短期的平衡。但是阿根廷已經證明,無法以一己之力力挽狂瀾,需要IFM的全力支持,而且資金缺口可能超過700億美元,大過IMF承諾的500億美元。

暫且不談未覆蓋的資金缺口,IMF能否如約發放貸款與貸款條件會否放鬆,是目前的兩大看點。IMF的常規處方是財政收縮、重建財政紀律,以此重塑投資者信心,穩定匯市、債市,阿根廷需要達到的目標,是財政赤字大減到2019年GDP的1.3%(馬克里政府已經答應)。但是IMF的常規療法必然帶來經濟萎縮,進一步擴大債務GDP比例,造成巨大的社會震盪,這在過往的韓國、印尼、希臘危機中均出現了。此次IMF在發放救援金時能否有所通融,為市場所關注。

儘管新興市場貨幣普遍受到衝擊,筆者暫時未見到阿根廷危機觸發全球範圍內新興市場債務危機,不過需要密切注視匯率的傳染性,尤其是強勢美元所帶來的資金流向變局。

美國股票市場今年的走勢勢如破竹,連破歷史紀錄,與世界其他市場的表現形成鮮明對照。聯準會不斷升息的情況下,美股常升常有的祕訣在哪裡?美國經濟的前景和美國企業的盈利水平,已經給出答案了。除此之外,(1)美元匯率走強,資金湧向美元區;(2)利率週期轉向,債市資金流入股市;(3)貿易糾紛與地緣政治撲朔迷離,投資者風險偏好逆轉;(4)機構投資者青睞ETF多過主動型基金,成分股走強令指數水漲船高,形成循環。

目前筆者暫時看不到令美股逆轉的基本面變化,全球流動性依然十分充沛,聯準會升息十分克制,企業盈利前景理想,債市仍受到政策性升息困擾。風險因素來自:(1)美元匯率會否逆轉,帶動資金流向變化;(2)貿易糾紛或地緣政治有無突變,觸發資金風險偏好的改變。筆者估計,未來幾個月的風險市場的搖擺因素是美元。

本週重要數據,美國8月非農就業數據,預計187K,時薪增長0.2%MoM,不過這些對9月升息應該影響不大。中國財新PMI數據可能對研判中國經濟是否重新加速有幫助。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