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塗翔文

影評人及自由作家

塗翔文:《范保德》與父子關係

2018-09-02
作者: 塗翔文

《范保德》讓我們看到另一種深刻詮釋的父子關係,而且橫跨3代,最終彷彿是宿命論般地重複與輪迴。(圖/擷取自范保德粉絲專頁)

上月台北電影獎頒獎禮後,我與其中1位評審老友聊天,理出一個很奇妙的結論,原來中年大叔都喜歡《范保德》,或許這個結論是玩笑話,但這部由蕭雅全執導的第3部長片,確實是他導演生涯以來最大、最貴、難度也最高的電影,打中了很多台灣男人的心,也是我今年迄今、私心最偏愛的台灣電影。

不同世代台灣男人的縮影

中文片名直接挪用男主角的名字,英文片名「Father to Son」,某種程度上更能擊中情節裡最核心的題目:父子關係。黃仲崑飾演的范保德是個小鎮五金行老闆,平日喜歡研究發明,總想著有機會揚威國際。故事從尋常日子開始,他發現自己身體出了狀況,醫師老友勸他上台北再做檢查,他卻選擇面對過往自己逃避的那些事:與兒子的關係,對遺忘許久父親的回憶,還有那些暫時放下又湧上心頭的舊情往事。他決定去1趟日本,表面上像是找尋父親的蹤跡,其實又像是誠實地面對自己。

電影的敘事以范保德為中心,縱向是3代父子關係的延續與重複,橫向是他的親人、朋友、舊愛等,在不同時刻與關係裡影響著他的生命。父子關係部分除了眼前與兒子之間,還有與早已不存在的那個父親之間。蕭雅全幾乎讓過去的記憶(或想像)以黑白色影像、鬼魅般的氣氛任意剪輯出現,其間偶又交錯范保德年輕時對自己的記憶。有趣的是,黃健瑋演爸爸,莊凱勛演的是年輕的范保德,尤其在黑白畫面裡,雖是不同時空,他們2人有時相像而模糊難辨,一開始覺得很困擾,看到後來竟看出了端倪;其實2代男人的生命歷程很多部分是相同的,就像同樣那個打算離家的背影,只不過有人真的走了不再回頭,有人捨不得而選擇留下。

這也像是不同世代台灣男人的群像,最集中的是在范保德身上,他可能也曾經有著雄心壯志,想要離開家、離開台灣出去闖一闖,但有了家庭、有了妻兒,那份責任也成了包袱,讓他無法再心隨意走、任性而為。所以到了面對生命有可能要結束的關頭,他開始重新思考生命,發現了父親當年的心情,也似乎達成某種理解的可能。3代的父子關係,蕭雅全不用「說」的,而是漸漸讓觀眾感受那股彼此拉近與對照的情感。傅孟柏飾演的兒子,跟著父親到日本去走那麼1趟,原本在同1個屋子裡還得用無線電溝通的兒子,終於看到父親心中一直掛念的那些事,2人在日本溫泉裡裸身相對,沒有太多言語,也已經看到父子之間盡在不言中的深層溝通。說不出來的,反而複雜情濃,糾結在心裡的,變得如此清晰。《范保德》把台灣父親總是壓抑、不擅表達、喜歡裝作無事與佯裝堅強的慣性,化約成一頁頁的影像,真實地呈現在電影裡。

剝開層層壓力的內心狀態

過去不是沒有華語電影切入父子關係,像李祐寧直接命名為《父子關係》的單親爸爸故事;郭富城帶著兒子艱苦度日、相依為命的《父子》;張作驥也曾以短片的篇章在《爸,你好嗎》裡詮釋多種樣貌的父子情誼;蔡明亮的《河流》更大膽挑戰父子人倫界線與身體情慾。當然李安的「父親3部曲」亦是令人印象深刻的經典,從《推手》、《喜宴》到《飲食男女》,從寫實、挑戰禁忌到瘋狂喜劇的詮釋,都藉由郎雄飾演的父親身影,反映出傳統與現代落在兩代之間的溝通與和解。

《范保德》讓我們看到另一種深刻詮釋的父子關係,而且橫跨3代,最終彷彿是宿命論般地重複與輪迴。黃仲崑與傅孟柏之間沒有一大串的對白,卻在電影從頭到尾的過程裡,讓我們感受到一種溢於言表的情感交流。台灣男人表面上瀟灑自在、內心背負著層層壓力的那種內在狀態,在電影裡也無形中被清楚捕捉。像電影一開場沒多久,在老宅的飯廳裡那場戲,范保德與飾演上一代的梅芳、飾演姊姊的呂雪鳳家常對話,全似是柴米油鹽、尋常瑣事,卻在短短一場戲裡完全呈現這個男人被這些女人所象徵的「家事」所牽絆,沒有任何惡言相向,但無形的壓力與捆綁力量,卻是那樣的清楚,他離不開這個家,也拋不開做男人和一家之主的責任。

從個人的角度出發,《范保德》觀望世代、家庭,3代父子之間,隱隱串起台灣近代史,電影裡雖然拍到地方選舉,但重點上並不刻意提及政治,卻讓人很難不往政治聯想。台灣的處境不言而喻,范保德的父親往日本去闖蕩,上一代人與日本文化的糾纏難解;下一代在台灣,與港陸的關係呼之欲出,血緣與文化、陌生又熟悉,就像天井裡的雜音,如真似假,亦不能當作沒有聽見。這是今年國片裡從內涵、質感到影音魅力上都豐富多元的1部重要作品,無論如何,不只中年大叔,它至少能催促著你我任何1個人,認真感受並思索自己與老父之間的關係,從疏離而親密,由理解到諒解。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