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宋鴻兵:面對美國打擊,土耳其一觸即潰,深層原因引人唏噓

2018-08-25
作者: 財訊新聞中心

(圖/pixabay)

受美國調高鋼鋁關稅影響,日前土耳其貨幣里拉(Lira)一夕暴跌,對此,著有《貨幣戰爭》一書的世界金融歷史學者宋鴻兵,就在網路上發文指出里拉暴跌的「深層原因」。以下是文章全文:

8月10日,特朗普宣佈對土耳其鋼鋁關稅翻倍,土耳其貨幣里拉暴跌,當天最大跌幅近20%。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痛斥美國對土發動經濟戰爭!

里拉這次表現得一觸即潰,但在人們的印象中,土耳其這些年經濟增長好像還不錯。自2002年埃爾多安上台以來,土耳其平均經濟增長率達到5.6%,2011年曾高達11.11%,2017年和2018年第一季度仍保持了7.4%的較高水準。人均收入增長了三倍,達到了1萬美元,比中國還高,成為新興市場國家中的佼佼者。

為什麼經濟快速增長的土耳其在貨幣上竟然如此脆弱?

這有內外兩方面的原因。外因是美元環流逆轉導致里拉存在貶值壓力。美元環流逆轉情況下,國際市場美元稀缺,長期利率水準將不斷上漲。美元憑藉其短期內難以改變的國際貨幣地位,將持續升值,新興市場貨幣則會普遍面臨貶值壓力。

內因則是土耳其持續出現經常帳戶逆差,嚴重依賴國際資本投資,外債規模日益攀升,外匯儲備不足。

到目前為止,土耳其匯率市場的危機尚未引發外債違約的導火索。2018年土耳其到期外債規模不大,總共250億美元。但潛在的違約波及面不小,涉及整個歐元區銀行對土耳其的貸款,規模約1500多億美元。

土耳其可選的應對選擇有:1.強化市場監管;2.消耗外匯儲備對抗貶值;3.大幅加息;4.資本管制。不過只能短期有效或者副作用太大。

除了匯率問題,土耳其持續的高通脹更值得關注。2017年,土通脹率11.92%,為2004年以來最高水準,2018年7月更是高達15.85%。土央行為保衛里拉將基準利率從8%提升到17.75%,嚴重削弱了經濟增長。

通脹顯示出經常帳戶赤字的深層問題:

1.經濟結構方面,國內需求強勁而本國產業無法滿足,只能依賴進口;2.地緣政治方面,本國缺乏石油資源,油價上漲推高進口開支。兩者都導致經常帳戶赤字的進一步擴大,不斷削弱里拉的匯率穩定。

土耳其的經濟結構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我們現在初步瞭解了土耳其經濟的脆弱性,不過還需要深入的分析其經濟結構,才能徹底理解土耳其經濟為何如此外強中乾。土耳其人均GDP一度達到了1萬美元,比中國還要高,但十六年來卻從未實現經常帳戶的順差。實際上,用人均GDP來衡量一個國家經濟強大與否顯得過於粗糙,參考意義不大。

要全面看透一個國家的經濟結構,更好的方式是看其經濟複雜度。我通過對比土、德、中、美四國的經濟複雜度,得出一個結論:

土耳其仍未擺脫半邊緣區的經濟結構。一些看似繁榮的產業,實際上華而不實,對實現可持續發展幫助不大。

比如我們分析土耳其的出口結構,可以看出:

土耳其已經喪失了製造業的戰略制高點,各類工業設備嚴重依賴進口。徒具汽車業的驅殼而缺乏技術靈魂,發動機等核心技術嚴重不足,只能為外國品牌汽車提供組裝服務。

電子產業薄弱是致命短板,沒有電子工業的基礎,就無法向資訊業和互聯網新產業滲透,無法實現產業升級。基礎工業發展不平衡,化學工業偏薄弱。

服務業快速發展,但存在安全隱憂。中東地緣危機存在升級可能,庫爾德人獨立的危險始終存在,旅遊業的復蘇存在潛在的問題。

通過對內外原因的分析,我們才能理解為何土耳其里拉如此弱不禁風,歸根結底還是其經濟結構喪失戰略制高點,自主核心技術不足,長期以來依靠發債和通脹製造虛高的GDP。

土耳其的經驗教訓很典型,中國只有充分吸收借鑒,才能避免像其一樣落入中等收入陷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