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劉家豪

渣打銀行財富管理投資策略部主管,逾十年金融投資研究相關工作,負責全球宏觀財經趨勢分析及擬定投資策略。

劉家豪:盤點美中第一輪貿易肉搏戰

2018-09-17
作者: 劉家豪

(圖/shutterstock)

美國啟動對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25%的關稅,中國也作出同等金額的反擊。截至目前的美中貿易爭端過程當中,美國經濟少受干擾,S&P 500指數創新史上最長牛市記錄;但中國情勢顯然不是那麼樂觀,官方貨幣、財政政策陸續出臺以穩住經濟,似乎是在為貿易持久戰作準備…

美國總統川普近期加大對中國貿易關稅力道,以及對土耳其的制裁行動,導致美國以外地區市場避險情緒高漲,新興市場股匯債市全面承壓。

然而,自從美國去年底通過1.5兆美元規模的減稅財政刺激措施,帶動企業股票回購與盈餘大幅攀升,美國第二季經濟成長率達到4.1%,且根據FactSet 最新統計數據顯示S&P 500 指數成份股盈餘成長將近25%,蘋果公司市值衝上1兆美元,激勵S&P 500指數9年半年以來從未出現跌幅超過20%,創下史上最長牛市記錄,與美國以外地區金融情勢形成強烈對比。

貿易衝突核心的中國,近期所發佈的經濟數據反映貿易戰所帶來的壓力:規模以上工業生產數據年增率仍位於6.0%的低迷水準,低於市場預期和前一季的表現;服務業生產指數年增率由8.0%降至7.6%,國內需求進一步疲軟;社會商品零售總額扣除通膨因素後年增率由6月的7.1%放緩至6.5%;2018年1-7月固定資產投資年增率降至5.5%的歷史新低,其中以基建投資成長大幅下降最為顯著。若以上情況持續,預計未來幾季中國經濟可能面臨更大的下行風險。

不過自從6月初美中貿談判陷入僵局後,中國政府政策重心已經從調結構轉向穩增長,中國央行貨幣政策由緊轉鬆,通過下調存款準備金率和使用中期借貸便利(MLF)工具為市場提供充足流動性。而且官方也有推出刺激性財政政策的空間,後續有可能通過減稅以及擴大基礎建設支出。

渣打集團投資研究團隊預估,財政擴張可拉動GDP成長約達0.3個百分點,預估下半年基建投資可能反彈。有鑒於經濟成長放緩下行趨勢可望得到控制,預期中國2018年GDP成長或許可以達到6.6%。

有意思的是,中國7月出口年增率由6月的11.3%升至12.2%,部分受惠於出口商趕在美國實施第一輪懲罰性關稅之前採取行動擴大出口規模,同時也暗示美國針對34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關稅的第一輪政策影響有限。然而,1-7 月中國對美貿易順差達1,620億美元,占同期中國對外貿易順差總額的97.6%。因此,後續美國對中國商品加徵關稅將對中國造成極大壓力。

上半年中國經常帳首次出現280億美元的赤字,美國啟動對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25%的關稅,中國已經作出同等金額的反擊,但美國正在計劃可能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課徵25%的關稅,恐怕會讓中國2018年經常帳順差占GDP的比重大幅下降,2019年更有可能出現經常帳赤字。

人民幣從4月中迄今下跌逾9%逼近6.9兌1美元關卡,就在人民幣連續下跌將要貶破關鍵防線「7」之際,中國央行宣布將遠期售匯業務的外匯風險準備金率從零調整為20%,拉高作空人民幣成本,對外釋出強烈的維穩訊號。

最新數據顯示中國7月份外匯儲備較6月份上升,顯示市場仍較為淡定,與2015年底人民幣恐慌性重挫的情況有所不同。但如果匯率出現超跌的話(例如現階段“7”這個重要心理關卡),中國央行可能還是會強力干預以打壓貶值預期。

綜上,美中貿易僵局持續壓抑中國股市,雖然就歷史經驗來看,目前中國上證指數已經來到相對低點,惟貿易爭端對中國經濟干擾影響程度仍難以估算,8月23日美中重啟貿易談判,但層級較低且對象不是主要決策單位,市場期待並不高。

但就如同美國商務部長羅斯所言:「任何時候,只要有互動,就有一些希望」。美中貿易協商能否在川普與習近平11月的峰會之前取得一些成果,市場正在拭目以待。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