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金融風雲

魏啟林公開國票金搶進純網銀的算計

2018-08-29
作者: 廖君雅

國票金董座魏啟林認為爭取純網銀是轉骨關鍵。(圖/潘重安攝)

「我們是玩真的,光是未來的業務和營運模式,至少就改了50個版本以上!」國票金控董事長魏啟林的辦公桌旁堆疊著厚達50公分的文件,這些都是他和日本知名銀行為了申設純網銀,近半年來頻繁往返的業務會報。雖然魏啟林堅不鬆口,但業界和官員都已指出就是日本樂天銀行。

6月8日,國票金率先發出重訊,成為首家宣布將搶進純網銀執照的金融業,魏啟林最先面對的質疑,就是國票金旗下沒有銀行,憑什麼和對手銀行競爭? 

據瞭解,雙方從2016年秋天透過人脈牽線,直到對方評估過後,2月開始正式接觸,4月組成專案小組,樂天集團在日本橫跨電商、銀行及保險領域,為了來台拓展,除拜會金管會,也已正式取得日本金融廳同意。 

71歲的魏啟林願意豁出去放手一搏,也正是國票金獲利引擎長久以來獨缺「銀行」的金流平台,上任7年來,這是他最念茲在茲的掛心事。國票金有5大法人股東,在他上任前各據山頭,最後學識豐富、政通人和的魏啟林被公推出線,身為專業經理人,魏啟林上任後把「打造金流平台」列為他的首要目標,積極向外尋求併購機會。

旗下缺銀行 「金金併」無役不與

只是這些年即使國票金在各種併購競爭中無役不與,但最後總事與願違,魏啟林感嘆不是中途被「攔胡」、就是條件談不攏,又或者是礙於法規和社會觀感等種種因素,總是難以如願。讓外界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3年前,國票金與三信商銀鬧得沸沸揚揚的收購案。他解釋,當初金管會開放金融業公開收購,必須一舉取得過半股權,因此他抓緊時機,希望能在公開市場收購,只是三信經營層和部分股東強烈抗拒,被迫中斷。如今政府推動並鼓勵有條件的民間金融機構非合意併購,且首次併購買進的股權只要10%,這件事讓他大呼可惜,當時國票金收購三信商銀股權超過20%,這個規定要是在3年前就出現,「我們已經併購成功了。」

魏啟林苦笑說,前幾年談親事幾乎「無役不與」,也差點娶了京城銀或萬泰銀。2014年與京城銀原本已完成實地查核,金管會也樂見其成,「我們甚至還排好早上雙方董事會、下午去證交所宣布重訊,接著金管會再開記者會說明。」然而美夢落空,京城銀在臨門一腳之際突然喊卡,直到數月後對方宣布釋股9.62%給三商美邦人壽,他才恍然大悟。

「當時我們本來跟萬泰先談,但價格認知有差距,我們就又找京城銀,談好了之後只能跟萬泰銀說抱歉,時機不湊巧。」只是後來萬泰銀火速併入開發金麾下,魏啟林語氣不掩失落。失去了2位新娘,國票原本也積極參與當年兆豐金出售台企銀12%的釋股案,魏啟林更向金管會強烈表達併購台企銀25%的決心,只是後來被財政部、金管會雙雙否決而中斷。 

即使連連受阻,魏啟林仍愈挫愈勇,他強調國票金仍必須打造自有金流平台,只是大環境變了,必須因時制宜,把力氣花在刀口上。他歸納3個趨勢:首先,年輕人的行為改變,世界上不少銀行都在縮減分行;第二,實體銀行價值已難估算,啟動併購相對要更精確評估;第三,未來10年年輕人將成主流族群,他們成長在數位時代,人際關係都發生在網路上,對銀行服務的需求截然不同。也因此對國票金而言,與其再去併小銀行,想方設法與其他同業在激烈競爭的藍海中肉搏;還不如全力投入純網銀的探索和創新。

日本樂天銀行經營純網銀已18年。(圖/取自網路)

樂天經營純網銀 生態圈經驗占優勢

說服日本樂天銀行加入,讓魏啟林無疑注入1劑強心針。日本樂天銀行已成立18年,資本額約260億日圓(約73億台幣),由樂天集團全資持有,去年底存款戶數突破622萬戶,存款餘額超過2.1兆日圓(約近6000億元台幣)經營個人及企業信貸、存款和外匯業務。

日本樂天集團從電商起家,擅於經營點數和生態圈,若是在樂天銀行開戶的商家,結算款項相當迅速,而消費者的積分也在平台上和信用卡作結合,甚至可折抵金融服務手續費,即便有實際的運營經驗,但要拓展到台灣來經營,日方團隊仍相當謹慎和評估,甚至早在金管會尚未公布申請細則前,去年秋天就已在台灣實際運轉系統測試。

「經驗、系統、生態體系是盟友的3大優勢!」魏啟林強調,金融業是特許行業,即便拿到了執照,但是若無法保證系統穩定,不等於能立即開業,樂天銀行是純網銀,相當重視資安,在客戶(KYC)、防治洗錢和系統穩定相當著力,國票金則有直接金融的豐富經驗,負責風險控管,雙方可分進合擊。此外,台灣赴日旅客1年約450萬旅遊人次,據悉這也是樂天集團的優勢,未來可結合樂天旅遊的平台共同創造跨境商機。

只是,在目前3搶2的局勢中,除了由中華電信、兆豐與一銀主導的國家隊;LINE集團預計找3到5家的民營銀行聯手,國票金團隊股東結構則相對單純,魏啟林自認,競爭優勢在於雙方都是「金融業」,對純網銀的經營和理念相合。

把缺點變優點 沒有銀行反而沒有包袱

「我們一直在講鯰魚效應,金融業要有國際競爭力,就要盡可能的整合和創新,尤其是小公司求生存!」據了解,金融業者指出,對於和其他金融業競爭網銀,國票金原先的缺點就變成優點,因為國票金沒銀行子公司(缺點),但做純網銀不會有包袱(優點),而其他金融機構本身有實體分行也有網路部門(其實就是網路銀行),各家都在衝刺虛實整合,若是其他金融業者與人合資申請純網銀,最大的疑慮是利益迴避,「自己打自己」(即客戶要給自己銀行的網路部門,還是給新合資的純網銀?)也會牽涉到客戶群重疊的問題,更何況,風險控管系統可能要做兩套,成本太高。 

對魏啟林來說,現階段最重要的任務當然是全力以赴拚一張純網銀執照,只是,他也深諳純網銀即使人事精簡,不設實體通路,然而客戶是精明的,還是要端出最實際的牛肉和誘因。

金管會主委顧立雄多次強調,重視純網銀日後的潛在增資能力、風險控管及實際的創新運營想法,魏啟林不忘盛讚盟友,「這18個月來我們都用英語溝通,對方的工作小組成員不只從日本,也有從新加坡來的,他們很積極研究台灣市場,接地氣不是問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