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陶冬

瑞士信貸董事總經理

陶冬:「腸阻塞」的金融傳導鏈

2018-08-28
作者: 陶冬

其實,消除貨幣政策傳導鏈上的「腸阻塞」現象,最重要的不是更多政策刺激,而是改變政策思路。(圖/Pixabay)

中國的P2P融資平台,4分之3面臨資金鏈斷裂而崩盤,部分平台更遭創辦人攜款出逃。中國的資產管理部門因為地方政府大面積借債違約,前幾年盛行的通道式借款正遭遇前所未有的壞帳危機。

年中貨幣政策以定向降準為標誌趨向寬鬆,筆者看來中國人民銀行的政策基調,已經由中性偏緊轉為中性偏鬆,但是從微觀層面上信貸環境的改善似乎相當有限,加上股市、債市、海外市場融資管道遭遇寒流,實體經濟中的流動性依然緊張,部分企業隨時可能出現資金鏈斷裂。

央行貨幣政策 無法反映到實體經濟

其實不是央行不作為,而是流動性傳導機制不順暢,政策意向無法反映到實體經濟中。去年12月以來,強監管帶來了中國經濟一次罕見的去槓桿浪潮,其特點是過往信貸擴張主體的影子銀行貸款勢頭受到遏制。監管與問責制度的強化,觸發銀行資產負債表外借貸大面積萎縮。

中國經濟近幾年的1個主要貸款源頭是銀行的表外擴張,即銀行通過委託貸款、信託貸款等通道向未達標的企業發放資金,這種形式可以繞過監管、迴避風險監控而大行其道,成為向地方政府、房地產企業發放資金的一個重要源頭。

這次去槓桿浪潮,就是要將混亂無序的銀行表外貸款業務,納入到銀行資產負債表內來,納入到監管體系。於是中國的社會總融資規模只是穩中有降,銀行貸款有所上升,但是表外貸款便明顯下降。這體現出貸款管道的變化,折射著貸款業務由表外併入表內、接受正常監管的現實。

然而,銀行正常貸款業務的信用評估標準要遠高過表外借貸,而且貸款問責風氣興起,銀行變得十分審慎。經濟處於下行週期,也令金融機構更加防範壞帳的出現,風險偏好趨向保守。監管上新出現的硬指標,使得分行和借貸人員急於回收放出去的表外貸款。這些導致許多表外貸款無法續借,大量在建、續建基礎設施投資面臨資金鏈壓力。

銀行風險偏好的改變,更體現在對實體經濟的放貸上。民營企業、實體企業幾乎無法得到信貸額度,有額度的也面對停在高點的資金成本。

這是中國經濟目前的尷尬。開始放寬的貨幣政策,並沒有帶來實體經濟信用環境的改善。貨幣政策略微寬鬆,帶來了銀行間利率的明顯下滑,高信用評級債券的利率也有所下降。但是多數企業依然面對融資難的困境,融資成本依然在高點,整體經濟的資金面壓力依然巨大,部分企業依然面臨資金鏈斷裂的危險。

減稅、減費 比增加公共開支更有效

當經濟下修,銀行信貸意願減弱,是週期性現象,也是全球性現象。銀行在此週期節點不願意過度放貸,甚至惜貸,都很正常,是商業行為。同時,中國政府正在厲行整治影子銀行,規範金融業借貸行為,也是防範金融系統性風險之必須。

7月的信貸資料顯示,銀行表內借貸數量在增加,銀行表外借貸以及非銀行借貸在萎縮,這折射出表外轉表內的借貸併表過程。但是銀行的貸款並不積極,銀行貸款總金額弱過分析員的預測平均中位數,表明銀行對放貸態度審慎。央行可以將資金交到銀行手中,但是如果銀行不願意放貸出去,則政策意圖無法落實到實體經濟層面。貨幣政策鬆了,但是信貸環境卻沒有因此得到明顯改善,在貨幣政策傳導機制上出現了「腸阻塞」。

最近在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上,政府明確提出「打通貨幣傳導機制」。其實這個問題在中國經濟中已存在經年,這也是為什麼刺激政策效果遞減的原因之一。大多數中國的銀行都是國有的,因此政府可以通過行政干預來推動政策意圖的落實。同時多數大銀行又是上市公司,需要按經濟規律和商業準則辦事,需要保障股東利益。如何將政策意願與銀行商業利益求同,是貨幣當局必須考慮的課題。

銀行不借錢是因為擔心在下行週期中遭遇過多的壞帳風險,這個本身是合理合法的擔心。政府需要改善營商環境,而非迫使銀行做出違犯商務邏輯、傷害股東利益的借貸。打通貨幣傳導機制的核心,是將銀行利益與政策意向結合起來,讓銀行心甘情願地、有利可圖地向實體經濟放貸。

貨幣當局在這個領域是大有可為的,提高流動性的效率比釋放更多流動性更重要。同時,財政政策也有許多事情要做,才能切實改善營商環境,啟動民營企業的投資積極性。筆者認為,減稅、減費遠比增加更多的公共開支對經濟的長期繁榮發展更重要、更有效。

其實,消除貨幣政策傳導鏈上的「腸阻塞」現象,最重要的不是更多政策刺激,而是改變政策思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