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財經動態

獨家專訪》老一輩沒急迫感 年輕人要自己決定未來 李遠哲:四大理由 反對繼續蓋核四

2013-03-21
作者: 田習如、黃靖萱

「我不希望人家誤解我,所以今天要很小心的講,」現任國際科學理事會理事長的中研院前院長、諾貝爾化學獎得主李遠哲,在三○九反核大遊行前夕接受《財訊》獨家專訪,明白表示他支持停建核四,也主張核一、二、三廠在除役時間屆滿後就應停用、不延役。
李遠哲曾經認為核能是減少二氧化碳排放、減緩全球暖化危機的一個選項,但他在日本福島核災後,經過多次與多位頂尖國際科學家的交流而改變立場。在專訪中,他不改科學家嚴謹有據的態度,有系統地鋪陳理由。
 
年滿七十六歲的他,對於全球氣候變遷、物種消失和核能核廢料這三大影響人類下一代命運的問題深深關切,他說為此經常睡不著覺。他認為工業革命以來的發展模式對地球造成重大危害,老一輩的人就算有良心反省,對解決問題也沒有迫切感,因此寄希望在年輕人身上。對於台灣一旦廢核後的能源供需問題,他認為台灣人要共同討論、下很大的決心改變生活方式,未來的路才能走得通。
 
以下為李遠哲關於核能和地球暖化問題的觀點摘要:
 
曾經,以為核能是選項……
如今,四理由贊成停建核四
 
我要明白的說贊成停建核四!核四已經拖太久,再追加一五○億元的預算也不能解決問題,現在不管花再多錢我都反對繼續蓋下去。我主要有四個理由。
 
第一是核四本身的決策錯誤。我在美國加州大學化學系任教時的同事Glenn Seaborg教授,當年聽說台灣要蓋核四,特地來找我,他是歷經六位總統、在任二十多年的美國原能會委員長,他告訴我核四絕對不要找美國(奇異公司)做,因為美國在三浬島核災事件後已經有二十多年沒有興建核電廠,奇異等於要為台灣重新組織團隊、重新設計一個獨家的核子反應爐,新的設計一旦有問題也找不到零件可替換。因此他建議台灣應該找持續發展核能產業,以及反應爐型號、人才都較多的法國。
 
我當時向主政者反映,但是也得知像核四這麼大金額的投資,與國際關係、利益分配有很大的關係,最後卻仍向美國買,這讓我覺得很痛心。現在看來,Seaborg教授當年對我說的事情愈來愈有道理,核四後來由奇異公司轉包給日本,日本再轉包出去……被形容為「拼裝車」,這也讓老百姓對核四的信賴消失。所以核四原來的建造決定是不對的。
 
其次是核廢料的處理。照理說賣核電廠的人應該要替買方處理核廢料,然而二十年來核廢料的處理技術並沒有進步,人類並沒有解決核廢料的問題,核電廠除役後就會變成世代與世代間的良心問題。現在核四可能再花五百億元還收拾不了,政府又說要先蓋好、不運轉,這幾百億元為何不用來做一些對解決問題有幫助的事情?
 
第三是地震。日本三一一地震發生前一個半小時,我正從日本東京機場飛回台灣。國際科學理事會日本籍的副理事長後來曾問我,千年一次的地震為何在今年發生?為何在日本?他母親在福島附近,後來失蹤,他非常不甘。
 
同時間,理事會的一位印度科學家Gupta來找我,他攤開一張過去五十年內發生的十個芮氏紀錄超過八.五的大地震分布圖,除了中國的四川汶川地震是在內陸,其他都在太平洋沿岸。平均每五年就在太平洋沿岸有這麼大的地震,這個地區也被稱為「zone of fire」(火線區),台灣就在其中。
 
所以若問千年一回的地震為何是現在、為何在日本,這或許答不出來;但是太平洋沿岸平均每五年有一個大地震,也沒理由說以後就會停下來。目前全世界正在興建或打算興建的原子爐發電廠,因人類密集住在太平洋沿岸、且核電廠需要海水來冷卻,因此幾乎都設在這個「zone of fire」,這不對啊!
 
第四個問題是人才。Seaborg教授對我說,核能設備要完美到即使操作的人有疏失都不會出事的程度,我們才能放心;同時他也說,操作核電廠的人要接受很好的訓練,要到即使核電廠的設計有些問題,這些人也能夠處理的程度。若沒有這兩個雙重保障的條件,就不是理想的核電廠。從我們的設計、客觀條件(位處地震帶)和人才的訓練來看,遠遠達不到所謂理想的境界。
 
核能問題和溫室效應問題一樣
都不應給下一代困擾
 
日本大地震後,有兩件事情讓我很感動。首先是日本科學理事會在一封信中反省說,「也許日本已經到了非好好檢討我們的社會經濟發展不可的時候了」。也就是說人類愈來愈發展,用電愈來愈多,發電廠和電力系統愈來愈複雜,結果人類社會發展到人口密集、能源消耗多,災變發生的影響就很大。因此核能的問題不只是核電廠安不安全,而必須從整個社會的發展來看。
 
其次,國際科學理事會與日本科學理事會在去年十月有一個探討福島事件的小型會議,當時剛從德國研究協會(DFG,相當於國科會)理事長退任的Matthias Kleiner被大家問到,德國不在地震帶,核電廠受地震的影響應該比較小,為何福島事件後馬上就決定廢核?Kleiner博士說,德國面對核電,與處理溫室效應的問題一樣,就是不願給下一代帶來困擾。他講的是核電廠停用後,子孫要照顧那塊地好幾個世代。
 
我很佩服日本、德國在福島事件後的檢討和決定。那場會議中也有中國的科學家來參加,中國沿岸正準備興建五、六十個反應爐,所以有人問他說,你們的核電廠到底能夠承受幾級的大地震,那位科學家沒能回答,這也是大家很擔心的,因為即使日本停建核電廠,如果韓國、中國都蓋了,而且蓋得不安全的話,一旦出事就會影響到全人類。
 
我認為核四應該停建,但是人類社會要在這個時期完全脫離核電,可能是困難的。目前核電雖不理想,未來核能發電的方式應該可以進步到不產生核廢料,現在核電廠的鈾燃料只燃燒五%,剩下九五%變成廢料,這是很不理想的事。如果有一天鈾原料不會爆炸又能全部燒掉,那應該很理想。目前很多人正在做研究,所以我不能一筆勾銷說核能沒有可能。
 
至於台灣在停用核電後的能源供需問題如何解決,需要大家一起討論,台灣應該走什麼路、怎麼發展。例如調整生活、減少使用能源,或者若化石燃料還找不到替代方式,要燒煤的話,就發展碳捕捉(CCS)技術,減少碳排放;還有我們生產很多太陽能板出口,但自己用的卻不多。即使因為台灣人口密度太高,許多再生能源的應用在台灣有困難,但是可以發展儲存等等科技,讓其他地方的風力、水力、太陽能發電可以串連,讓全球一起使用,這些解決方式過去無法想像,但是未來並非沒有可能。
 
年輕一輩要什麼樣的地球
不能讓老一輩的人來掌控
 
許多朋友說我有什麼好擔心的,再過二十年我就不在了。我只能對年輕一輩說真的很抱歉,我們沒有盡責任,但是五十年後你們還在,要什麼樣的地球,你們要掌控,不能讓老一輩的來決定。台灣社會對公共議題的討論還是不很進步,很多人修身、齊家就筋疲力盡了,治國、平天下是別人的事,而執政者關心的是明天、明年、下次選舉的事,沒有往長期思考。如果大家能為長期思考,整個地球才可能會轉變過來。
 
人類現在面對的困境,第一是核能,第二是溫室效應,第三是物種的消失。
 
這三大困境是怎麼來的?隨著科學進步,兩百多年來地球人口愈來愈多,物質消耗也愈來愈多,人類的活動已經遠遠超過了整個地球經過陽光照射、把廢棄物經由光合作用再生成的能量,因此,人類現在是走向死亡之路!拚命花費、消耗才能促進經濟發展的模式是不對的,如果地球是無窮大的話也許行得通,但事實並非如此。我們這一輩的人沒走對,把人類帶到發展的極限,已經走不下去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