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財經動態

非核代價 台灣人必須面對的真相 國際核去核從》德廢核漲電價,日停核又啟動

2013-03-13
作者: 田習如

日本福島核災不但是台灣多數民心轉向反核的關鍵,也是國際核電市場和部分國家核能政策的分水嶺。擁核和廢核的國家各有什麼條件和代價?對於台灣走向非核家園的路徑圖,又該有哪些思考和體悟?
日本福島核災後,在電力市場自由化的已開發國家中,由於核安標準的提高,民營公司建造新核電廠的成本大增,融資極為困難、回收風險又高,幾乎失去投資的效益。目前國際上興建中和即將新建的核電廠,絕大多數集中在中國、俄羅斯、南韓等擁有「大政府」的國家。
 
這個現象不禁令人深思──當自由市場下核能安全的風險被高度計價,以至缺乏經濟效益時,政府強勢主導核電的國家,卻對人民的安全風險「不計代價」?相對的,當民意不願再以安全為賭注,來追求過去被認為「便宜又乾淨」的核能時,又將以何代價來交換?
 
德國廢核不怕沒電
歐洲電網串聯 電力缺口隨時補  
 
德國政府在福島事件後宣布全面廢核,成為全球反核人士的標竿,台灣反核團體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日前所提出的「二○二五非核低碳路徑圖」,也參考德國做法,三大策略為電力需求零成長、以風力為主的再生能源占比提高到二一%、天然氣發電為最主要電力來源。
 
德國能,台灣能不能?首先須弄懂台灣與德國的條件差異,以及德國現正面臨的難題。
 
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王京明表示,本即大力推動再生能源的德國,福島核災前再生能源占電力比率為一七%,災後將二○二○年的占比目標由二五%上調為三○%,五○年更要占到全國電力的一半。然而太陽、風力等再生能源的供應時有時無,並不穩定,德國能夠重用再生能源的條件是因為歐陸各國的電網彼此串聯,德國的電力缺口可以及時靠其他歐洲夥伴來提供。「如果台灣要學德國,可能要與中國或東南亞國家聯網,」他說。
 
他並指出一個弔詭,如果其他歐洲國家也都要學德國改用再生能源,將會造成歐陸基載電力不足,玩不下去;但若只有德國廢核,一旦鄰國核電廠出事,德國也在所難逃,因此看來似乎荒謬。
 
另外,德國媒體也報導了再生能源相關的新電網建置進度嚴重落後,大量再生能源進入現有電網設備造成負荷過重的安全問題。因此,若希望再生能源未來能在台灣電力結構中扮演要角(目前太陽能和風力占比不到一%),必須盡快建置足夠的輸配電網路。
 
再以抑制電力成長而言,綠盟的方案主張提高電力效率(目前台灣每一元GDP所耗用的電力是德國的兩倍),並減少高耗能產業、減少對工業用電的補貼等。雖然再生能源產業可帶來新的就業和產值,但政府主導的產業結構調整經常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也牽涉到原有勞工的出路;至於提高工業用電成本,政府則以南韓為鑑,指南韓就是靠著核電提供工業便宜能源,拉高產業競爭力……。因此,想清楚台灣未來該用何種經濟成長的模式,是能否成功「脫核」的另一條件。
 
漸進廢核絕對可能
台灣政府應提出不同路徑
 
至於鼓吹民眾節能省電,對於習慣低電價耗電生活的台灣人而言,也是一件困難的工作。不願具名的一位台電核能部門主管就對此表示懷疑,他說日本人在福島核災後的省電生活方式被大幅報導,「他們是瞬間失去三成的電力,無奈之下被迫改變作息、節能,卻被環保團體講成偉大的行為,並要台灣人學習,如果要台電一下子拿掉三成電力,後果會怎樣?」
 
王京明認為,漸進的廢核絕對可能做到,要看社會願意負擔的成本,以及由誰來負擔,但政府首先必須有備案,「英國政府為達低碳電力的目標,提出了再生能源和核電兩條路徑讓人民選擇,台灣政府也應該負責任的提出不同路徑,而不是要人民自己找出替代方案。」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