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人物

自走炮柯文哲:請記住,你的對手是瘋子...

2018-08-22
作者: 郭瓊俐

講到民進黨「養虎為患」等話題,柯文哲都會哈哈大笑。(圖/陳俊松攝,以下同)

走進貴賓室,台北市長柯文哲一看到攝影機,自動趨前向攝影記者接過麥克風,在眾人面前拉開塞在高腰皮帶裡的襯衫,熟練地將麥克風線穿過襯衫、夾在領子上,一面得意地說,「我是過去4年,台灣拍片量最大的影星。」若以YouTube上柯文哲各種影片的數量、點閱率和其他媒體曝光度來看,他的確是非常另類的政治影星。 

接下來近2小時的訪談,柯文哲更是將「影星」的角色發揮得淋漓盡致,不需要看腳本,不需要和旁人對戲,他自顧自地滔滔不絕說著話,說到得意處還會哈哈大笑,而且話題跳來跳去。如果不要介意受訪者的回答和題綱沒有關聯性,不要擔心寫出來的文章內容太空洞,光是聽他講話和看他的表情,的確覺得很有趣。柯文哲也像一個說書者,不管台下的聽眾是閒嗑花生、打哈欠或猛喝茶,他只沉浸在自己說書的世界裡。  

問大巨蛋 竟談華勒沙》把我打成原形,就變降龍羅漢  

一開始本刊問了「大巨蛋」的問題,他回答他去波蘭訪問華勒沙(波蘭前團結工會領導人,後當選波蘭首任民選總統)時,兩人之間的種種對話。記者忍不住問:你為什麼去見華勒沙?他回答:「轉型正義。」為了轉型正義?記者再確認一次,他說「嘿,轉型正義。」接著講到他在半個月內接連見了兩位諾貝爾獎得主,除了華勒沙,還有突尼西亞的「那個叫穆罕默德什麼碗糕」,講了茉莉花革命之後,他終於跳回大巨蛋,「我是去問華勒沙,大巨蛋要怎麼解決。」他怎麼回答?「我們最後定調,務實對話。」 

台北市長千里迢迢到波蘭,找一位自政壇退休許久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問轉型正義和大巨蛋的問題?柯文哲講得很起勁,「我要解決問題,但是我願意對話,這就是人家一直看不懂柯文哲,他可以跟宋楚瑜講話,也可以跟老李(前總統李登輝)講話,…每個人都批評我沒有中心思想,我的中心思想就是務實對話。我跟老李講話,他講他兩國論,我不會覺得怎樣;跟老宋講兩岸一家親,我也不會覺得怎麼樣,都很自然。」 

他跳tone說,「例如我在議會,了不起就把每個人都當病人看,我都沒有違和感。你會發現我滿有趣的,我的意識形態滿有趣的,就是把每個人都當病人,所以說你不要拿名片給我,拿病歷給我看比較快。」市長你講話好有趣,記者吐出這句話。他立刻回答,「本來就很有趣啊,所以我就是現代版的濟公活佛,平常看起來遊戲人間。所以有人說要把他打出原形,我說打出原形就變降龍羅漢,哈哈哈。」  

「不要防備柯文哲」我只是丐幫幫主而已!  

勉強再回到市政問題,他說,市長室有一個decoding(解碼)小組,有7個人在排班,一人負責一天,每天解碼輿論罵他們的背後意義是什麼?是不是真的做錯,如果是,有哪些要改善,「每個禮拜5早上,『血滴子』會親自主持。」血滴子是你嗎?「不是,是蔡壁如(市長室前主任,現任市府顧問)。」他說,所以台北市政府愈來愈強,「我跟你講,我是很勤勞的人,單單這個勤勞,你們就比不過我了。所以請不要忘記,這個人騎過『一日雙塔』,他是瘋子,他就是瘋子。」 

那這種瘋子如果有一天當國家的領導者?「大好大壞嘛,就像川普、杜特蒂,都是一群瘋子啊,瘋子當道、狂人當道啊。所以2016年網路票選第一名的金句是『垃圾不分藍綠』。」他接著說,「所以我每次講,還是要看《武狀元蘇乞兒》,如果皇上英明神武、國泰民安,鬼才要當乞丐,每次人家問,我都這樣回答,不要防備柯文哲,我現在只是丐幫幫主而已。」他哈哈大笑。 

蔡壁如(右一)等市府幕僚環繞著柯文哲,但控制不了他的談話內容。

虧民進黨《養虎為患》 我和小英都是綠營部長教出來的  

難得再拉回市政問題,他說,市政第一年是亂當的,第二年是搖搖欲墜,到第3年就慢慢正常,現在就是stable(穩定)了,現在政策幾乎不會犯錯。「還有一點,團隊也有問題,我們當年簡直是流寇集團,就是那種拼裝車,連我都不曉得局長怎麼來的,這個叫張景森系的,這個是姚立明系的,亂七八糟,根本就是拼裝車,沒辦法;但是老實講,我還是活過來了,真厲害!」邊說他不忘稱讚自己。

除了用濟公活佛、丐幫幫主、瘋子形容自己,他又講了一個祕密:「那時候,你要說『養虎為患』也是,當年是幾乎所有綠營的部長一對一家教般地教我,他們教我一遍,再去教小英,我是被試教的,所以我們兩個是同一套老師教出來的。」你是虎嗎?「就是說,哇!因為這個學生太聰明了,就全部都教給我。」他大笑。把武功都灌給你了?「所以人家說這是虛竹的故事嘛,本來不會武功,竟然全部人都灌給他,所以說青出於藍是不是?」

記者追問台北市投資環境的問題,柯文哲說,前兩年台北市BOT零分,可是第3年就變台灣第1名了,「所以前兩年大家在觀看,說這個柯文哲是講真的還講假的啊,會不會是表面一套,後面一套,看了2年,放心了,2017年我們就第1名,2018年一定也是第1名嘛,2019年還是第1名嘛,我們就連續3年第1名嘛,所以是新的制度建立,你要堅持。」 

柯文哲說,台北市的BOT案都有SOP,以前大巨蛋、三創、松菸,每一個案都上電視,「我的案子有嗎?一個都沒有被討論,為什麼?公開透明啊,我們現在都公開透明啊,我又沒有想汙錢,我沒有『藏富於民』啊,我最驕傲的就是,到現在為止,我沒有基金會,全台灣的政治人物,每一個都有基金會,還送里長西瓜、竹筍啊,我都沒辦法。」 

你以後也不會有基金會嗎?「我在忍,我在抵抗魔鬼的誘惑,看可以抵抗到什麼時候。」市長你說你在忍喔?「對啊,沒有基金會很難做事啊,誒我們家沒有傭人欸,感謝我們蔡壁如,不是,是感謝陳佩琪(市長夫人)。」市長這個不要講錯啊,不然回家要跪算盤。「所以人家說,柯文哲的女人都很犧牲奉獻。我們家沒有傭人欸,她還要自己跪著擦地板,洗衣服啊、買菜、煮飯。」結婚時她都沒有要求你嗎?「沒有,所以一開始就要建立良好的規則,養成良好的習慣。」他大笑。 

用10萬元打掉2大黨3億元廣告 為4年前的一日雙城自豪 

「我跟你講,柯文哲之後不會再有柯文哲了啦,我想過了,這就是一個流行,很有趣,帶給人民歡樂。每天7點半準時開會,連續4年。這個真的是不簡單啊!議會都罵,柯文哲作秀,好啊作秀啊,每天7點半準時給我坐在那裡,不准遲到。」他說只有一次跟證嚴法師吃早餐吃太久了,這是唯一上班遲到的一次。上人跟你講了什麼?「沒有什麼,都是我在講。」沒有請上人開示?「我要她開示什麼?我就聊天,我很喜歡講話啊,很愛講話啊。」上人應該覺得非常特別吧?「她說,你講話好有趣喔。」

柯文哲盡興講了很久,他口中的「血滴子」蔡壁如一再在背後打手勢,要他停止離題。柯文哲看著她的手勢說:「嗄?今天的演出到這裡為止是嗎?」他拿起書面資料說,那個談參給記者回去抄一抄就好了,拜託寫一下就好了。說完又放下書面資料,又講了一個故事:「我幹過最有策略的事就是一日雙城,我本來要騎一日雙塔,但我怎麼測都沒辦法在24小時內達到,但是一日雙城我非常有自信,我選在總統大選前7天出發,這個計畫只有林錦昌(民進黨文宣大將,2014年協助柯文哲競選台北市長)知道,他跟我說,你一定要這樣子幹嗎?我跟他講,可是我很喜歡,我用10萬塊把各政黨的3億元廣告都打掉了,他氣到嘴都歪掉了,這就是柯文哲啊,老頑童!」 

一再做手勢要柯文哲停止的蔡壁如,後來乾脆站起來,但柯文哲還是講他的,蔡壁如終於出聲:「不要再離題了!」柯文哲又拿起資料,念著無現金城市的實施方法,念了2句又開始講,「這個國家積弊已深...」蔡壁如氣急敗壞地說:「不可以再講了。」最後直接走出來,阻止訪談繼續下去。旁邊幕僚一擁而上,要求本刊把影片剪掉,本刊記者拒絕,強調只會講事實。但蔡壁如氣到撂狠話:「我跟你講,我們就沒有以後了...。」一個轉頭對著冒冷汗的年輕幕僚們說:「等一下召開檢討會議。」柯文哲不知何時已經溜得無影無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