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黃哲斌

新聞工作者、自由撰稿人 政大新聞所,曾任記者、編輯、新聞網站主管;目前網路活動地點是Medium及Twitter,帳號都是Puppydad

黃哲斌:科技新聞英雄敘事的困局

2018-08-21
作者: 黃哲斌

當媒體搶扮科技業的花車隊伍樂隊伴奏,往往縱容科技創業者收割不成比例的光環,直到負面效應一次炸開,才讓社會大眾驚覺事態荒誕。(圖/Pixabay)

最近有2則科技業的話題新聞,一是蘋果公司的市值破兆美元;二是亞馬遜創辦人貝佐斯身價超過1500億美元,雙雙創下新高。

雖然,財經網站《The Motley Fool》指出,若加入通膨因素,標準石油、微軟全盛時期的市值換算為當前幣值,都曾超過一兆美元;再往前推,荷蘭東印度公司才是史上最值錢的企業,17世紀的顛峰市值,相當於今天的7.4兆美元。

不過,當蘋果率先破兆,亞馬遜緊追在後,也引發一波疑慮:矽谷是否取代上世紀的石油巨頭,或航海殖民時代的國王特許企業,成為擠搾當代文明資源的日不落帝國?而科技新聞推波助瀾,是否扮演了無心推手?

鎂光燈寵兒 背後凸顯制度面荒謬 

最近《大西洋雜誌》一篇文章裡,作者安妮.路萊以貝佐斯為例,認為他與亞馬遜的成功,固然植基於個人勤奮與商業洞見,另一方面也凸顯了政策的失敗,讓社會貧富差距快速加劇。

今年5月,貝佐斯公開說,並無太多公益領域值得他投注巨額資源;因此,他準備將自己的財富用於研發太空旅行,預計每年花費10億美元。在此同時,半數亞馬遜員工的年薪不到28500美元;且不時有員工抱怨,在全程嚴密監控下,每人每天要揀貨打包超過1千件包裹,甚至規定上廁所不能超過6分鐘。

安妮.路萊因而批評,這不是貝佐斯的個人問題,而是政策、稅制與勞工法令的問題,讓他坐擁美國平均家戶2百萬倍的財富,政府卻課不到他的所得稅,亞馬遜公司去年免繳聯邦營所稅,同時槓上西雅圖市議會,抗拒繳交地方稅。

換言之,亞馬遜是一家低薪、壓搾勞工、逃避稅負的超級企業,但它的老闆不但無敵有錢,同時有著良好的公眾形象,常被視為聰明果決、有遠見、有魅力的科技領袖。

為什麼?一家在社會責任及企業倫理上,顯有缺陷的科技公司,彷彿有著公關形象上的金鐘罩?為何類似Uber、臉書、谷歌等矽谷金童,往往直到爆發嚴重弊端,才會受到新聞媒體的嚴格檢視?

容我引用傑倫.拉尼爾的話。拉尼爾是一名數位時代先驅,早年在開發電子遊戲機的Atari工作,後來獨立創設公司,研發出虛擬遊戲用的手套及眼罩,被視為虛擬實境技術的開創始祖,然後又協助微軟開發Xbox。他今年在TED演講上,以充滿詩意的話語,點出當前數位科技的基本矛盾。

他的論點是,網際網路崛起以來,人類數位文化一直有兩股難以調和的力量,一方面,我們帶著一種左派的、社會主義的理想,認為網路上的一切都必須免費,必須公開,讓所有人都能平等使用;另一方面,我們崇拜那些開創新局的科技企業家,彷彿他們是尼采筆下的超人,或像是賈伯斯。

煽情敘事之後 新聞媒體須自我省思

「如果一切免費,我們如何歌頌那些科技企業家?」拉尼爾點出此一矛盾,他沒點出的是,在此過程中,科技新聞的助攻角色。媒體報導中的矽谷先鋒,經常像是搖滾天團或好萊塢巨星,賈伯斯的黑色套頭恤衫、馬克.祖克柏的灰色T恤、頂尖名校學生輟學創業、自家車庫裡的偉大發明、年輕的矽谷獨角獸、創投圈的押寶奇蹟、新一輪募資撐出天價市值⋯,這些敘事主調,牽引著30年來的科技新聞。

當媒體搶扮花車隊伍的樂隊伴奏,往往縱容科技創業者收割不成比例的光環,直到負面效應一次炸開,才讓社會大眾驚覺事態荒誕,伊莉莎白.賀姆斯的醜聞就是例證。

賀姆斯20歲自史丹佛大學輟學,創辦血液檢測公司Theranos,宣稱開發突破性技術,只須幾滴血液就能同時檢測數10種疾病。她模仿賈伯斯的穿著風格、找到季辛吉等名人背書,而新聞媒體也照收埋單,封她為「女版賈伯斯」、「最美麗的矽谷執行長」;她的公司一度估值90億美元,賀姆斯也被《富比世》冠以「史上最年輕的白手起家女性億萬富豪」頭銜。

直到她的公司被揭發造假,賀姆斯一夕自雲端跌落,《富比世》隔年修正她的財產身價是「0元」。

「英雄或惡棍」的二元敘事,有助於吸引讀者眼球、增加新聞點閱,卻不利於我們理解科技創新伴隨複雜多變的社會效應。如何不過度吹捧新創業者,不過分炒作3C新產品,不將科技大老視為高高在上的奧林帕斯神祇,而是更嚴格檢視他們的公關話術、行銷操作,恰如其分地檢驗科技帶來的文明衝擊,這不但是當代科技產業的挑戰,也是新聞媒體的挑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