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財經動態

楊森

財經專欄作家 曾任財信出版總編輯、《財訊》雙週刊總主筆、顧問

楊森:中國的下一個40年

2018-08-17
作者: 楊森

(圖/達志)

美國總統川普的貿易戰火流彈四射,原本預期全世界遍地烽火,豈料7月下旬突然和歐盟達成協議,承諾向零關稅邁進;而稍早歐盟和日本簽署《貿易夥伴協定》(EPA),同樣以零關稅為目標,這三大經濟體合計占全球產出5成以上;加上原先齟齬不斷的北美自由貿易區重啟談判,先進國家的貿易大戰偃旗息鼓,只剩下美國和「戰略競爭對手」中國繼續關稅博弈。

7月6日,美國正式對340億美元中國商品課徵25%關稅,並擬議將160億美元受惠「中國製造2025」的商品納入;中國則立即做出報復,對等額的340億美元美國進口商品加徵關稅。

7月11日,美國對中國的報復進行反報復,宣布將對2千億美元商品課徵10%關稅,8月2日再調高至25%,最快9月初實施,前後2輪合計2500億美元,約占美國去年自中國進口的半數。川普揚言,如果中國不停止報復,不排除對總額5千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關稅。中國自然也不示弱,揚言要對美國600億美元進口貨課稅。

中國高速轉型 正處於歷史關鍵時刻

乍看之下,這場關稅大戰很像「懦夫博弈」,雙方開車加足馬力面對面衝去,看誰膽小先轉開方向盤。英國《金融時報》則指出,川普和歐盟休戰、集中火力對付中國,主要是考慮即將來臨的期中選舉,試圖消弭國內對川普在全球挑起貿易戰火的日益不滿。

至於這場博弈如何收場,知名經濟學者史迪格里茲(Joseph E. Stiglitz)最近提出一個有趣的說法。他說,根據川普的三項人格特質:重視表面甚於實質、不可預測性,以及對強人政治的熱愛,川普可能會在某個和習近平碰面的重要場合,宣布經過關稅多多少少的調整,以及對中國原本計畫開放的市場項目指指點點後,如今問題已經解決。看起來很像是美朝川金會的翻版。

史迪格里茲說,總體經濟學永遠是對的;美國有問題,但不是中國造成的,美國的問題是國內問題─儲蓄太少,如果不從根源解決,只狹隘地鎖定貿易逆差,最後只會讓情況變得更糟,美國甚至會輸掉對中國的貿易戰爭。

對於中國,貿易戰火外還有許多問題,長期也得回歸總體經濟思考。7月底國際貨幣基金(IMF)針對中國發布報告,破題直指中國處在歷史關鍵時刻,要從高速增長轉向高質量增長,能否順利轉型,攸關未來發展。

報告說2018年是中國「改革開放」40年,中國從世界最貧窮的國家之一躍升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對世界經濟做出3分之1的成長貢獻,且預計到30年,中國將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回到40年前,當年中國占全球的貿易總量不過千分之三,美國大約12%,如今中國約占8%,美國10%,40年前大概怎麼也想不到會有今日的貿易大戰。

下一個40年 應持續深化改革開放

IMF亞太部助理董事丹尼爾(James Daniel)稱,開放政策對中國起了很大的作用,如果沒有世界其他地方提供的驅動力、科技與機會,中國不會成長那麼快。至於未來,IMF的報告認為,開放還是很重要,而且必須加速開放;此外,中國得在許多領域進行改革,包括減緩信貸成長、促進消費、讓市場發揮更大力量、改善政策框架等。IMF指出,只要中國銳意改革,短期成長雖然會稍稍放緩,但長期成長會更強勁、更具持續性。

再對照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稍早發布的《長期觀點:2060年世界經濟情境》報告,隨著世界經濟重心持續向亞洲移轉,預計到2060年,中國和印度的實質產出將占全世界的23.5%與21.2%,合計將超過OECD36個會員國的42.6%。

儘管如此,從人均產出衡量的生活水準來看,這些新興國家仍不及先進國家的一半水準。但新興國家有較大的改革空間,譬如金磚國家,如果能夠改善治理品質,提升教育水準,人均GDP(國內生產毛額)可望比基線預測情境再提高30%到50%左右,改善空間相當大。

至於貿易大戰,該報告指出,如果回到1990年的平均關稅水準,OECD國家約5%(目前約1.6%),金磚國家較高約28%(目前約4.8%),將讓全世界人均產出下降14%,不同國家的影響不一,約下降15%到25%之間。

貿易戰的衝擊不容小覷,如何落幕仍待觀察。拉長時間來看,中國過去40年已證實改革開放是硬道理,未來40年如果再深化改革、深化開放,將可持續提升產出規模與生活水準。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