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趨勢 > 商品期貨

誰是下一個土耳其?這四個國家被點名

2018-08-13
作者: 財訊新聞中心

(圖/Pixabay)

上週五,土耳其里拉迎來今年第二次暴跌。總計今年以來,里拉兌美元累計貶值超過了40%。令人不解,土耳其里拉為何一年內會連續兩次暴跌?

《FX168財經網》報導,此次土耳其里拉匯率暴跌的導火線是川普發的推特,其實川普經常發推特批評其他國家,鄰國墨西哥就是最常被他點名到的國家,但墨西哥的匯率沒有像土耳其里拉一樣一瀉千里,歸根究底,根源還是來自該國自身,歸納出有兩大原因。

1.高成長下的虛假繁榮

土耳其自身經濟的結構性問題是導致貨幣貶值的內在因素。雖然土耳其經濟增速較高,2018年一季度GDP同比增速高達7.36%,但主要受積極財政政策和積極貨幣政策的推動,經濟維持高增成長的同時也造成通貨膨脹嚴重、貿易赤字嚴重、債務高漲等問題。今年7月,土耳其CPI同比增速高達15.85%,創2004年1月以來新高,遠超土耳其央行5%的通脹目標水準。

其實,土耳其一直以來都存在貿易逆差,2017年貿易逆差達到768億美元。自2002年至2017年期間面臨連續16年的經常帳戶逆差。《FX168財經網》報導,2018年一季度土耳其外債總額達4667億美元之多,外債占土耳其GDP近55%。而土耳其的外匯儲備遠遠不足以償付大量的外債。截至2018年3月,土耳其外債總額是外匯儲備的5.4倍之多。連年的貿易赤字引發市場對土耳其償債能力的質疑,加土耳其外匯儲備不足,很容易引發資本外逃。

今年以來多國央行相繼收緊貨幣政策,全球利率回升加重土耳其債務負擔。外債規模持續擴張,外債多、外匯儲備少,這樣的國家極易被國際資本做空,之前的東南亞、阿根廷就是例子。

2.國內、國際政治轉向

2017年全民公投,土耳其從議會制轉變為總統制,今年6月大選,以強人形象示人的埃爾多安當選總統。埃爾多安在勝選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將自己40歲的女婿貝拉特·阿爾拜拉克(Berat Albayrak)任命為財政部長,並任命了央行行長的權力,埃爾多安獨攬經濟和貨幣政策大權讓投資者們十分擔憂。此外,他領導下的土耳其也逐漸和美國交惡,還逮捕了美國牧師安德魯‧布倫森。川普在推特中也要求土耳其政府釋放牧師安德魯‧布倫森。

同時做為北約成員國,土耳其在去年9月與俄羅斯簽署了購買其S-400防空導彈系統的協定,土耳其將成為第一個購買S-400防空導彈系統的北約國家。本來美國扶持土耳其的一個目的就是在黑海區域遏制俄羅斯的對外擴張,現在土耳其卻與俄羅斯「眉來眼去」,美國自然不爽。

面對土耳其里拉暴跌的局面,埃爾多安10號當天對民眾發表講話時表示,如果有人把美元與黃金放在自己的枕頭下,他們應該到我們的銀行裡去兌換成里拉,並定義成「這是一場全民戰爭」。但週一里拉繼續暴跌,與其國內比特幣交易量暴漲,說明土耳其居民選擇了用腳投票。

8月12日,土耳其最大的交易所Koinim表示比特幣交易量增加了63%,而BTCTurk和Paribu等交易所的比特幣交易量分別增長了35%和100%。看來,土耳其人正把里拉轉換成比特幣,方便把資金流向他們自認為安全的地方。

土耳其匯率暴跌已成事實,令人好奇,誰會是下一個土耳其?

《FX168財經網》報導,被做空的「罪魁禍首」:外債占比。由於國內資本相對匱乏,新興經濟體為發展經濟,一般借入大量外債、尤其是短期外債。經濟高速增長時期,不斷增加的外債對新興經濟體來說負擔並不大。但隨著經濟增速放緩,龐大的外債、尤其是短期外債,將導致新興經濟體償債壓力大幅抬升。若同時遭遇資本外流衝擊,新興經濟體很可能無法償還到期外債本息局面,爆發外債危機,目前看來,東南亞與南美國家風險最大

根據經驗,1980年前,拉美國家短期外債占總外債的比例平均在20%以上,委內瑞拉更是超過50%。1997年前,東亞主要國家短期外債平均占比也從20%以下升至30%左右。隨後,這些國家就被以索羅斯為代表的國際資本大幅做空。目前來看,阿根廷、委內瑞拉、土耳其三國短期外債占外匯儲備都比較高。目前阿根廷和土耳其的匯率已經頻臨崩潰,而委內瑞拉貨幣早就已經一文不值。

除了這三個國家外,短期外債占外匯儲備比較高的國家還有新加坡(383%)、馬來西亞(71%)、智利(46%)、印尼(39%)。這些國家中,新加坡短期外債占外匯儲備達到383%,較出人意料,不過新加坡的經常帳戶餘額情況比較好。

所以,專家分析,下一個土耳其很可能是東南亞或者南美洲國家,這些國家近些年來取得一定的發展,經濟體量已經不小,但又面臨各種問題。而且東南亞和南美國家曾經都被國際資本做空,現在再做空一次,駕輕就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