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吳嘉隆

AIA Capital 財富管理公司首席經濟學家

吳嘉隆:當貿易戰升級為貨幣戰

2018-08-13
作者: 吳嘉隆

(圖/Pixabay)

8月初,美國總統川普宣布對中國課徵2000億美元商品的關稅稅率由10%調高為25%;幾天後,中國宣布對美國的600億美元進口加課關稅作為報復。這顯然意味著貿易戰持續升級。

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7月18日接受媒體訪問時說,據他參與貿易談判的觀察,中方代表劉鶴看起來有意接受美國的條件,但向中南海請示後卻被推翻,所以他認為不想達成交易的人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在整個貿易戰當中,川普一直強調他個人與習近平有很好的關係,但貿易失衡與不公平貿易的情況實在太嚴重,他必須處理。

也就是說,川普有顧到習近平的面子;可是庫德洛的談話顯示,川普已對習近平失去耐心,直接點名談判不成的原因就是習近平。

我估計,習近平可能另有考慮,就是要等11月6日美國期中選舉的結果,看共和黨能否繼續掌握參議院的多數。在此之前,中方沒有必要急著讓步。

川普表明意圖,要對來自中國5000億美元的進口全部課關稅;中方沒辦法跟進,因為來自美國的進口只有1300億美元,於是就有質量型報復的說法。

從過去1個月的發展看來,這個質量型報復有4個面向值得觀察。一是用農產品報復,希望打擊美國中西部農業州的川普票倉,但是川普已宣布要撥120億美元給農民補貼;二是拉攏歐盟共同對抗美國,但是歐盟同意要和美國發展零關稅、零補貼的自由貿易區,這個新的關稅同盟將來還有日本、澳洲、加拿大等加入;三是打擊在中國營運的美國企業,例如高通與臉書等指標公司,但是川普本來就希望一些製造業與科技業能撤離中國;最後則是以人民幣貶值來緩衝關稅。

就在庫德洛談話之後幾天,人民幣兌美元快速貶破6.8,貿易戰已經正式升級到貨幣戰。

中國人民銀行一方面必須力守外匯儲備,因而無力阻止貶值;另一方面是對市場力量所造成的貶值則樂觀其成。

我估計美國將反制人民幣的貶值,除了提高關稅稅率外,還可能判定中國是匯率操縱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