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人物

創作日本最強上班族島耕作 70歲依然快樂打拚》弘兼憲史人生下半場 還是沒有冷場

2018-08-08
作者: 孫蓉萍

(圖/潘重安攝)

日前立法委員趙天麟立法院辦公室訪客絡繹不絕,不過都不是來找他的,而是聽說趙天麟為了促進台日文創經濟發展,請來漫畫《島耕作》系列的作者弘兼憲史,大家都跑來一睹大師風采。一位粉絲帶來簽名板,請大師送他一句話,弘兼笑著說:「我比較會畫圖,就送你一幅畫吧。」隨即拿起筆,認真地開始畫島耕作。

人脈廣闊,與時俱進

看似信手拈來,簡單幾筆就勾勒出島耕作的輪廓,其實這是累積了35年的功力。因為島耕作從一1983年開始在日本講談社漫畫週刊《Morning》上連載,從係長(股長)、課長、部長一路高升為取締役(董事)、常務、專務、社長,現在當上會長,可以說是日本最強上班族。島耕作也已經從有為的青年,變成當上阿公的銀髮族。

《島耕作》系列在日本單行本的發行量約4千萬冊,在台灣的中譯本銷量也達到110萬冊,屬於長銷作品。發行的尖端出版社分析,上班族作品在當年算是特別而且少有的題材,加上作者本身的經歷與對職場的觀察及想像力,辦公室明爭暗鬥及大膽的男女關係等情節,刺激了讀者的閱讀視野。這一系列的漫畫少不了男歡女愛的情節,不適合18歲以下的讀者,其中25到40歲的族群最有共鳴。

《島耕作》的內容中,娛樂和資訊的元素大致各占一半。娛樂方面,弘兼指出,在青壯年時期,島耕作可以說是現場的指揮官,解決各種突發事件,會有較多的愛情。不過,弘兼笑說,到了會長階段,畢竟年紀大了,不會有太多情色畫面。

至於資訊方面,35年來,島耕作和每一位讀者每天接收到的新聞同步,一直與時俱進。島耕作服務於初芝電器產業,但日本電機產業逐漸被韓國、中國和台灣迎頭趕上,他待的公司也合併更名為TECOT。這一系列漫畫反映最新的全球政經情勢,也是數十年來日本經濟的縮影。

島耕作當上會長後,和日本企業許多會長一樣,把經營企業的工作交給社長,自己則做對國家經濟發展有貢獻的事。例如在經團連(經濟團體聯合會)、經濟同友會等組織內,向政府提出建言;也因此,《會長島耕作》的資訊量比以前高,涉獵的議題也不僅限於自己所處的電機業,而可以拓展到農漁、醫療等各種行業。
儘管涉及領域變廣,對弘兼來說也不成問題。因為相較於一些在家埋頭作畫的漫畫家,他的交遊廣闊。他說:「我會透過高爾夫球等不同的交流方式,認識不同業界的人,橫向拓展人脈;日本政治圈台面上的人物,我大概都換過名片,我畫《政治最前線》時,發揮了很大的助益。」

弘兼剛畢業時在松下電器產業的總公司工作了3年,需要到國外採訪時,「外地有很多我在松下的後輩,每次到國外,他們都會熱心地請我吃飯,還告訴我很多報章雜誌上看不到的資訊。」弘兼認為,透過漫畫告訴讀者不為人知的事,就是他的使命。

隨時取材,重視效率

不論在國內外,弘兼除了研究書面資料,也會到當地大量拍照,因為弘兼的畫風向來細膩,之後看照片仔細繪圖。到中國等幅員遼闊的地方,他甚至帶了5個助理到各地拍照。他5月造訪台灣時,也是為了島耕作的台灣篇預做調查。8月2日出刊的最新一期《Morning》雜誌已刊出第一篇,講談社透露,目前預定刊登10次,內容包括台灣的政治、經濟、文化等;也因此弘兼不論在車上、在立法院參觀時,都相機不離手,隨時捕捉畫面。

追求效率是弘兼的工作指導原則。例如學生時代,即使他有運動細胞,高中班際棒球比賽時,還擔任投手和第四棒打擊;但他並未加入體育社團,因為他覺得青少年時期吸收力強、感性最豐富,把時間用在運動上很可惜,應該用在讀書上。
善用時間是弘兼的主張,他每天平均睡4個半小時,而且週六日也不休息。為了不斷接收最新訊息,他善用聽力,工作時打開電視或收音機,如果想了解更多訊息,就請助理蒐集資料。弘兼接受《財訊》專訪途中,弘兼還回頭對講談社編輯說:「你去買這一期的《Wedge》,我那天搭電車看到它的目錄提到日本的農業,或許可以參考。」

島耕作引起上班族的共鳴,今年和島耕作一樣70歲的弘兼憲史,最近則出了很多引起中高齡人士共鳴的書,包括《弘兼流——60歲後兩手空空的人生》、《弘兼憲史的男人本味》、《向古稀乾杯!老態龍鍾的人生也很有樂趣》等。隨高齡化的進展,日本有很多「暴走老人」或「下流老人」,他認為,如果預先調整好心態,應該就能活得更有樂趣。

面對人生下半場,弘兼建議大家要整理身邊的事物、培養獨處能力來享受孤獨,不要和別人比較⋯等。在《向古稀乾杯!老態龍鍾的人生也很有樂趣》中,關於夫妻相處之道,他認為有的夫妻適合夫唱婦隨,不過多數夫妻的關係像是「長年互相支持的戰友」,理想的關係是維持兩條平行線,保持距離感,不要踏進對方的領域,才是夫妻關係能長長久久的祕訣。也因此,近年來日本流行的「卒婚」(分居但不離婚)是不錯的選擇,彼此仍不時碰面,也關心對方,但各有自己的生活,才能過得更自由自在。

對中高齡人士出的許多本書中,還包括了一本食譜:《弘兼流——60歲以後的輕鬆料理》。許多人知道弘兼是美食家,對葡萄酒非常有研究,事實上,他還非常會做菜。弘兼25歲辭去松下的工作,立志當漫畫家,當時他一個人住在公寓裡,自己到超市買菜、回家煮飯,以後就一直維持這樣的生活。

漫畫家會聘請助理,用餐時間不是叫外賣就是自己下廚,叫便當比較方便,可是最後都會點一樣的菜,營養不均衡,也比較花錢。因此弘兼採取的方式是指導助理下廚,他則負責採買和料理總監。

弘兼透露,他非常喜歡逛超市,每天看生鮮蔬果的價格變化也很有趣。雖然他是日本最強上班族島耕作的生父,其實他很愛騎著腳踏車,像歐巴桑一樣去超市載米、載洋蔥,順便當作運動,「有時候還會遇到歐巴桑跟我要簽名,我只好抱著高麗菜幫她在紙片上畫島耕作。」

弘兼的重視效率也表現在料理上,他在寫給60歲以上者的食譜中建議:一、用高湯顆粒也可以;二、調味料不用算得那麼精準;三、善用罐頭和調理包;四、以當季蔬菜為主;五、省時最重要。完成一道料理需要縝密的思考,例如先在鍋子裡煮開水、利用這段時間切菜、同時把肉放進微波爐裡解凍,想今天的菜單也需要動腦,例如家裡還有什麼菜、如何配色又兼顧營養等,這些都是腦力訓練。

弘兼憲史在台灣也有廣大粉絲。(圖/潘重安攝)

妙喻政治,推崇台灣

即使是政治,弘兼也善用調味料來譬喻。他看到台灣或美國等許多國家都有兩大政黨,希望日本也能有兩大政黨,然而自民黨太強,以至於在野黨必須聯盟才能和自民黨抗衡,但是往往無法贏過自民黨;「原理就像沙拉醬一樣,沙拉醬用力搖一搖,會均勻地混在一起,可是時間久了,沉澱之後,又回到各自分離的狀態。」

弘兼之所以能廣結善緣,也是因為有情有義。負責島耕作的講談社Morning編輯部副總編輯外岡知司子即指出,對弘兼的尊敬之處,除了觀察力和漫畫力之外,還有「人品」。出身山口縣岩國市的弘兼,2016年就曾經以「喝采」為名,描述同鄉旭酒造生產日本酒「獺祭」的故事。7月西日本豪雨重創山口縣,旭酒造酒窖淹水停電3天,導致「獺祭」無法出貨,損失慘重。於是弘兼特別推出純米大吟釀「獺祭島耕作」,還捐出部分營業額讓故鄉早日重建。如果預定出貨的65萬瓶完銷,捐贈金額估計達到1億3千萬日圓。

「有苦有樂有悲有喜,所以人生才那麼有趣。」弘兼認為人生是單程票,無論幾歲都要過得快樂。像島耕作,到了70歲,還是努力工作,快樂工作。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