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陳耀昌

內科醫師、台大名譽教授、台灣史小說家

陳耀昌:由Kolas事件談尊重原民文化

2018-08-07
作者: 陳耀昌

(圖/擷取自Kolas Yotaka粉絲專頁)

這兩年,我的演講,常用一句話結束:「原漢關係對台灣的重要性,絕不亞於兩岸關係。」然而,重點是,我們如何來提升原漢關係?

最近,7月13日,排灣Kacalpan家族之部落領主(俗稱頭目),遭檢舉賣私酒,於是被管區警局抄走了她原為排灣重要祭典「小米收穫感恩祭」特別釀造,準備分享給族人的小米酒。據後來的新聞報導,警方僅查扣有私賣之嫌的酒品,負責人聲稱,祭典用的未貼標酒品則未予查扣。但漢人法律如何與原住民文化磨合,部落主義如何融入現代國家體制,原漢雙方仍須努力。

文化衝突 反映平地觀點的謬誤

台灣原住民豐富的部落文化特色,是台灣多元文化的驕傲。其實,由於白浪習俗的影響,及宗教信仰之普遍,政府的強勢運作,傳統部落文化已經日趨式微。但很遺憾的,法律與部落文化的不協調,卻一直在發生。

例如2013年布農族獵人王光祿「土造獵槍獵擊長鬃山羊」事件,牽涉到原住民傳統文化及生活方式之行為。而2017年11月原住民狩獵協會更發表一項統計資料,由於政府不允許原住民購買制式獵槍,因使用自製獵槍意外死亡,迄今已有18人。政府及民間都必須反省,平地觀點與法律是否與2007年9月13日聯合國大會通過之《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及《原住民基本法》有所衝突?

第2件,是政府內閣改組,新任的行政院發言人名為「谷辣斯.尤達卡」。我很高興看到有不少新聞多加了英文字母的拼音「Kolas Yotaka」。因為Kolas說,「請大家尊重她用拼音,因為這也是台灣的一部分」。想不到,我寫完此文初稿的當天晚上,竟變成藍綠名嘴之爭。

我不想涉入意識形態之爭,但我要說的是,因為多了英文字母,讓我聯想到,雖然在介紹谷辣斯的文字中,提到她出身「花蓮玉里」,但Kolas之詞讓我推測她應該是台東馬蘭阿美,與馬亨亨、楊傳廣、陽岱鋼是同一家系(請見538期本專欄《「漢原雙名號」芻議》),果然她在一篇專訪中說她籍貫為台東。其實Kolas是她祖母之名,Yotaka則是父親之名。我無法確知她祖母是否系出台東馬蘭,但她的原住民名源出祖母與父親,具有紀念意義,翻成中文就味道與意義全失了。她當然希望保留原味。

為了加強一般人對原住民名字的了解,我在本專欄《「漢原雙名號」芻議》一文中提出建議:「希望原住民委員會編書蒐集及列舉各族常用名字及意義。」希望原民會能早日完成此工作,增加大家對原住民各族的命名方式,及文化習俗的了解。

文化尊嚴 轉型正義的真正實現

第3件事,其實也與Kolas Yotaka有關,這件事尤其讓我感慨。事情發生在2017年7月24日,原住民委員會正式將8月1日定為「原住民族日」所舉行的記者會上,從事原民社運的巴奈和馬躍.比吼等人,到場外高喊抗議,高喊「夷將下台」、「叛徒丟臉」。那時猶是民進黨立委身分的Kolas Yotaka,對場外抗議的活動不以為然,她很直白地在致詞時表示看法:「真正的原住民運動是體制內的運動,是進入政府、分享決策權。」

她說,原住民不需要在總統府面前(凱達格蘭大道上)求總統打開門,而是一步一腳印不斷向前挺進。到現在,原住民有自己的法律、自己的機關,有《原住民語言發展法》。Kolas激動地說,這是未曾有的新局面,包括原住民族可以和總統平等對話,包括有公家機關的公文,第1次用原住民的語言寫出來,恢復了原住民的尊嚴。

我深深贊同Kolas的說法。但我仍然要說,Kolas說的只是法律層面。除此之外,我想,所有原住民更在乎他們文化的尊嚴,也因此才有原住民社會運動。文化加法律加歷史,才是原住民轉型正義的實現。至少第一步,我們必須要進一步去體會及尊重各原住民族的文化之美,否則我們談「台灣感恩節」就太虛假了(詳見558期本專欄)。

我房間的牆上,有幸掛著排灣族藝術家伊誕的作品(見圖),那與目前畫壇上的水墨、油畫、膠彩、寫實、印象、抽象,風格完全不同,但有一種我們過去未曾想像過的意境美感,顯示台灣原住民族融入大自然的文化特質,非常突出。

8月1日原住民族日又將至。謹以此文,向台灣原住民族致敬。

伊誕.巴瓦瓦隆的作品《在傳統領域玩耍》。(圖/陳耀昌提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