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劉家豪

渣打銀行財富管理投資策略部主管,逾十年金融投資研究相關工作,負責全球宏觀財經趨勢分析及擬定投資策略。

劉家豪:川普開砲了  這次意在美元

2018-08-20
作者: 劉家豪

(圖/shutterstock)

最近美國總統川普再次針對美元表態,指出美元升值“讓美國處於不利地位”,並對聯準會升息一事表達不滿,美元指數在7月19日創下今年新高95.6點之後回落。這已經不是川普第一次針對美元發表”有影響力”的看法,2017年1月川普就任總統後即表示美元過強,2017年4月,他再次重申了此立場,而到了7月,川普表示他喜歡“不太強勢的”美元,或許就是這些表態,造成美元指數在2017年大跌10%。

事實上,2017年全球貿易活動回升,全球經濟成長的餅做大了,各國貨幣兌美元升值不是問題,經濟動能也還能保持強勁。但是今年初川普拋出貿易戰已使得國際貿易充滿不確定性,各國出口經濟受到影響,那麼為什麼還要迎合川普弱美元的意志呢?因此,各國央行藉由經濟數據下滑的背景將貨幣政策轉趨保守,許多國家也藉此機會趨貶貨幣,似乎有那麼一點利用貨幣戰來應對貿易戰的味道。

其實,今年初以來美國聯準會維持貨幣緊縮政策,並暗示下半年仍有兩次升息,而歐元區經濟成長預期令人失望,美國與歐元區及其它主要國家的利差擴大,再加上全球貿易保護主義情勢升高,避險需求使得資金湧向美元資產,美元兌其它貨幣走強並非意外。

不過,各位不知道有沒有留意,2015年12月以來,美國聯準會已經升息了7次,而且今年以來,美國經濟成長動能強勁,川普主動挑起貿易戰,美元指數在這些所謂的利多因素下,卻沒有突破2017年初高點103.8點,目前的價格在95點上下震盪。

根據歷史經驗,上一輪美國升息循環從2004年開始,升息還沒到頂之前美元就開始回落,主要是因為升息通常表示景氣熱絡,美國成長帶動美國以外地區也有所表現,使得資金流到美國以外的地區尋找更高的報酬機會,2017年美國升息三次,但美元指數全年度還下跌10%,估計主要是這個因素在發酵。今年3月份聯準會持續升息的背景下,美元指數仍受制在90點以下,直到4月中旬中美貿易衝突緊張升高,美元才開始大幅反彈,顯示全球貿易保護主義引發的避險需求,才是導致美元這波反彈的主因。

筆者認為中長線而言,美元走勢埋藏隱憂,主要理由包括:美國聯準會升息路徑已大致被市場消化,並且反應在目前美元的價格當中;另一方面,預期下半年開始,歐元區以及英國都將採取進一步的貨幣緊縮政策,支撐美元的利差因素將會逐漸縮小;而且美國在去年通過稅改後,未來幾年財政赤字可能大幅增加,以及貿易逆差產生的雙赤字問題,下半年將可能逐漸對美元走勢帶來壓力。

現在,美元走勢又多了一項新變數:美國總統川普對美元的態度。川普在推特發文表示中國與歐洲操縱匯率,言下之意暗示歐元、人民幣兌美元貶過頭了,看來除了貿易戰要贏得漂亮之外,他也不允許各國在匯率競爭中吃美國的豆腐,美元走勢是否在川普表態後出現轉變,值得玩味。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