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印和闐

證券金融工作者

印和闐:從納粹經驗看中國台商

2018-07-30
作者: 印和闐

(圖/Pixabay)

工業富聯(601138 CH) 6月在中國A股上市前夕,郭台銘董事長說,工業互聯網是未來製造業轉型的重心;隔幾天鴻海集團在美國威斯康辛州新廠的動土典禮上,郭董對美國總統川普說,這個新廠將把製造業的基礎留在美國。面對美中貿易、軍事、外交衝突持續惡化,任何人要像過去40年在兩邊討好,難度愈來愈大,鴻海(2317 TT)現在美中兩邊平均壓,看起來不錯。問題是,美中衝突不斷惡化後,還能持續左右逢源嗎?

歷史上,實行國家資本主義、以國企為主,又維持一定程度的中小企業,快速穩定發展的例子不多,當年納粹德國靠一黨專政,救回1929年全球經濟大崩盤後的威瑪德國,是少數可以拿來參照當代共產中國的歷史明鏡;納粹執政後,於1935年12月頒布《紐倫堡種族法》,此後德國境內的外資快速外逃與被德國化的過程,對於當代陷在中國出不來的外資,是有意義的歷史經驗。

早在1924至1926年的威瑪共和惡劣通貨膨脹,許多德國企業因帝國馬克(Reich Mark, RM)嚴重貶值,陷入嚴重的外債危機,1929年美國華爾街崩盤導致全球大衰退,德國2家主要銀行因壞帳飆升,無法應付擠兌,在1931年倒閉,當時執政的天主教中央黨政府無法處理企業大量倒閉,失業大量飆升,導致1933年納粹上台。希特勒表示,私有經濟已經失敗,國家必須全面介入。

納粹嚴管金流 猶太人財產變空氣

納粹的辦法是:管制國際資本流動、嚴控房地產買賣、調控各行業薪資。1934年,開始分配大宗商品至指定工廠,企業股息發放受到限制;1936年起,管制物價,開始強迫轉移非亞利安人控制的資產,雖然納粹德國還是私有財產制,但是市場已經消失,大部分交易價格均由政府指定,銀行貸款需求直線下降,同時銀行儲蓄快速流失。包括猶太人在內的非亞利安外資,被全面掠奪,補充了德國大中小企業急需的資本,以往的企業運作效率早已無法維持。

所有生產都為了達成政府設定的目標,而非市場真正需求。高效率的猶太企業可有可無,在《紐倫堡種族法》通過前,總經理或者董事中有猶太人,會被定義為猶太企業;1936年後,只要猶太人有持股就算猶太企業,1938年11月以後,猶太企業一律抽25%資產稅。而且由納粹德國來認定課稅資產價值,實際稅率往往比25%高很多。

1938年起,局勢全面緊張,猶太人全面外逃,在這個沒有市場的國度裡,只有靠銀行仲介各筆企業轉讓交易;德意志銀行是最重要的中間商,557個中型以上企業的移轉案件,他們負責303件。第3帝國經濟部指示,為了保障接手風險,交易價格不得超過淨值的20%,當然這還是帝國馬克的報價,轉換成外匯,又要被扒一層皮。1939年之前離開時,至少必須損失9成的帳上資產,才能帶著剩餘的家當離開納粹德國。後來呢?沒有後來了,沒跑的就進了集中營,活不到戰後。猶太裔的德國股神安德烈.科斯托蘭尼當時住巴黎,德軍於1941年攻陷巴黎前逃到紐約,直到戰後才回來。

歷史學家統計了當時猶太人帳戶的狀態。以當時最大的法蘭克福分行為例,1935年底,3500萬帝國馬克的存款中,有1500萬帝國馬克被認定是猶太企業與個人的帳戶;到了1938年,只要移民出國,一律以「官方匯率」換成帝國馬克,不得保留外匯。同年4月,所有非亞利安人被要求申報海外資產,這引發猶太人大規模移民。11月,柏林總行下令猶太人不得領錢,12月,猶太人持有的有價證券被勒令強制轉讓。

中國環境丕變 台商應設想退路

歷史不見得重演,但是在一定條件下,可以借鑑風險與教訓;當前的中國,外匯已經無法自由兌換,房地產限購限售,爆料大王郭文貴說,如果你有大額資金沒有在2016年上半年匯出中國,以後別想走了。各路台資與外資,想要賣廠房設備,目前很少能談到合理價。人民幣匯率與房地產價格都是假的,繼續打貿易戰,外貿順差急降會使原本已經惡化的資本帳外流更加惡化。

台灣人還有類似當年猶太人的風險;當你在中國得到更高的薪水與財富,要不要吃果子拜樹頭,順便拿張中國身分證,替中華民族的復興盡一份力?假設不拿、維持現狀(拿台灣身分證)的選項,萬一改天變成支持台灣獨立的認定,你可能面對資產遭到沒收的風險(支持台獨);一旦你迫於現實拿了中國身分證,你可能再也回不了台灣。

這不只是選擇,更是風險控管。隨著中國愈來愈缺錢,找人抄家的需求也愈來愈強烈。聰明如郭董,應該知道為鴻海股東做些什麼;但是還在中國擁有大量資產的台商和台勞,都該想想退路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