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塗翔文

影評人及自由作家

塗翔文:傳奇名導英格瑪.柏格曼

2018-08-05
作者: 塗翔文

(圖/擷取自Ingmar Bergman.粉絲專頁)

李安導演最近為8月即將登場的「柏格曼百年紀念影展」暖身宣傳。他在影片中對著鏡頭訴說,當年他18歲,懵懵懂懂地看了英格瑪.柏格曼的《處女之泉》,驚為天人,不知道是什麼打中了自己;但從此人生在精神層面上因而改變,也才認知1個導演可以做到這麼有影響力的事。

其實,這不是李安第1次訴說這個故事,和李安一樣,受到這位瑞典大導演啟發的導演比比皆是。最有名的代表人物是美國導演伍迪.艾倫,他不僅人前人後、戲裡戲外經常談到柏格曼及其作品,顯示柏格曼對自己的重要影響,伍迪.艾倫甚至是身體力行,在他擅長的喜劇類型之外,少數拍過的幾部嚴肅戲劇,都看得見柏格曼的影子,完完全全不諱言以影像直接向柏格曼「致敬」。國際上無數各國大師導演,也都各自以不同形式表達過柏格曼對他們深刻的影響。說他是最多電影大師眼中的大師,亦不為過。

今年是柏格曼100歲冥誕,以此為名目,金馬國際影展特地在台北、台中兩地舉辦「柏格曼百年紀念影展」,一口氣邀映38部柏格曼作品,不僅數目上驚人,大概也是史上最完整1次呈現柏格曼的電影作品集。尤其柏格曼早期的諸多通俗劇電影,以及《婚姻場景》、《面面相覷》2部電視劇的完整版映演,這次不看都不知要再待何時。

多元題材 影像精準

柏格曼的作品題材多元,議題廣闊,自40年代拍到80年代,作品甚多,從生死、宗教、愛情、婚姻、戰爭到各種男女情感、人倫關係,著墨各式人生中所能面對的困惑難題。他的影像精準,對白犀利,從黑白到彩色,無論喜劇或悲劇,都遊刃有餘。若論國際上的肯定,從《夏夜微笑》在坎城拿獎,到《野草莓》的柏林金熊,再加上《處女之泉》、《穿過黑暗的玻璃》、《芬妮與亞歷山大》3次奪得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外語片,個人入圍8次的編導獎項,大概也是奧斯卡金榜史上外國影人的佼佼者。

我承認自己是年紀愈大,才愈看得懂柏格曼,更珍惜每次能在大銀幕親炙柏格曼作品的難得機會。尤其當年為台北電影節策展,以瑞典斯德哥爾摩為主題城市,如何取決在重複與創新的角度裡,選擇柏格曼作品再次於台北映演,簡直讓我傷透腦筋。回想大學時期,我常開玩笑說自己資質愚笨,幸好不是剛接近大師就讓我看《第七封印》、《假面》這類相對而言比較艱澀且形而上的作品,否則或許我就從此對柏格曼產生了排拒之心。

猶記我看的第1部柏格曼是《野草莓》,這大概也是我看最多次的柏格曼電影,透過1個老教授開車前往領取榮譽學位的過程中,他認識了幾個年輕人,看著他們青春正盛,回想自己的年少歲月,再與夢境中的死亡交錯,幾乎在1段旅程中看透了1生。美麗的黑白攝影,帶有震撼力度的開場夢境,當然也有無數意猶未盡的溫暖時刻。年紀愈長,每回重看這部作品, 就只有更加深1層的喜愛與感動。

然後,再看《秋光奏鳴曲》、《哭泣與耳語》及《芬妮與亞歷山大》3部彩色時期的柏格曼作品,相對而言也較容易入戲。《秋光奏鳴曲》血淋淋地直陳愛恨交織的母女心結;《哭泣與耳語》透過即將逝去的亡靈,揭露姊妹之情的背後真相;《芬妮與亞歷山大》則是大師成長與兒時記憶的集大成之作。這大概是我印象中最平易近人的柏格曼作品。不過透過這次影展,將有機會得見早期柏格曼的作品,如《雨中情》、《愛慾之港》等,看來大師在成為大師之前,也有很多浪漫感懷之作,有機會看看年輕時的柏格曼創作,或許還能找到另一股意想不到的清新氣味。

1場震撼人心的精神洗禮

另1部我慕名已久的大作是《莫妮卡》,除了與片名同名的女主角有著不凡的性格與角色形象令人好奇,當年這部作品的「尺度」可是從瑞典一路爭議到美國,大家都對這部電影裡自然而不做作的裸露戲印象深刻,甚至造成不小的話題紛擾。法國新浪潮健將導演楚浮還曾在《四百擊》裡,直接以影像致敬《莫妮卡》,讓片中的小男孩偷了這部片的劇照,令人印象深刻。至於《假面》讓2個女演員的2張臉並置合一,象徵2人的針鋒相對又好像一體兩面,那滿滿合成1張臉的經典畫面,到現在都還一直震撼著我。

在柏格曼的這些作品面前,我突然間又覺得自己像個學生,將走入電影院的殿堂裡,再次感受1場場如課程教材般的洗禮,重新認識柏格曼。如果你是第1次要面對柏格曼的強大能量,請準備好你的心,單純地從電影裡感應到李安所謂的精神上的震撼,我相信這將是前所未有的電影經驗,敬請享受。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