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財經動態

辜朝明:當前局勢與教科書分道揚鑣

2018-07-25
作者: 林文義

辜朝明說,鬆綁不適當的法規,就可以提高經濟成長。(圖/吳尚哲攝)

「企業和個人是否開始借錢」,一直是日本野村總合研究所首席經濟學家辜朝明,觀察各地經濟是否開始復甦的重要指標。因為,許多國家的央行儘管不斷放出流動性,但民間不借錢,使得央行放出來的錢並未流到實體經濟中;這種情況下,維持一國的GDP(國內生產毛額)成長,就只有靠政府的力量了,也就是政府要多借錢、多花錢,讓GDP維持在一定的水準。

辜朝明說,理論上,金融業做生意會把資金放給需要的人,當借錢的人多,利率就會上漲;借錢的人少,利率就會下跌。但自從2008年金融海嘯後,大家都在還債,即使利率降到零,還是沒有人要借錢,目前的狀況和過去教科書所講的經驗完全不同,此時如果政府沒有行動,經濟活動很容易就出問題。

日本泡沫危機後 靠政府舉債維持GDP水準

辜朝明以日本的例子來說明他的觀點。日本在90年經濟泡沫破裂後,日本央行把利率從8%一路降到零,還是沒有人要借錢,但日本GDP卻從未掉到泡沫前的水準,原因就是日本政府不斷地借錢,把錢花到市場上,才得以讓日本的GDP維持不墜。

而且,當民間都不借錢時,會使央行的貨幣政策效果弱化。以往當民間從本地借錢並投資在國內時,利率高低會影響到借款行為,央行的貨幣政策可以影響經濟發展;但當大家都不借錢時,央行的決策力量會變得很小,此時若民眾仍依賴央行的決策來振興經濟並不容易做到。

辜朝明指出,當經濟陷入困境時,就算政府蓋一條到哪裡也不通的道路,也比無所作為要好。2016年辜朝明來台曾拜會蔡英文總統,並鼓勵政府應大膽花錢,隨後蔡英文政府推出總額高達8800億元的前瞻計畫,辜朝明相當贊同這項前瞻計畫。但他也認為,前瞻計畫在執行時必須慎選投資案,同時盡量讓投資計畫的報酬率能高於政府舉債的融資成本,這樣即使前瞻計畫的金額非常龐大,也不會成為政府的負擔。

最害怕的風險 全球保護主義再起

辜朝明另一個有趣的觀點,就是要求政府對不合時宜的法規鬆綁,就可以有利民間增加投資。他觀察,日本政府對每個投資計畫都非常害怕出錯,深怕讓不該獲利的人獲利,產生圖利他人的情形,為了防止弊端只好增加許多限制;可是增加這些限制後就沒有人想投資了,最後一事無成。辜朝明感慨地說,有時政府不需要開發新的科技,只要處理愚蠢的法規,就能讓經濟快速復甦。

辜朝明指出,美國總統川普很多政策都令人不敢恭維,唯獨簡化稅制鬆綁租稅法令這項政策,獲得許多人贊同。辜朝明說,之前他在美國報稅時,需要準備一吋厚的資料申報,個人根本沒有能力申報,只好花7000美元找會計師幫忙申報。

再比如2015年,日本政府放出將調高遺贈稅率的風聲,導致許多企業家紛紛拋下手中的正經事,轉而思考如何將資產做最好的安排,以降低稅負,讓企業家原本應花在經營企業的聰明才智,就在與政府玩稅收捉迷藏的遊戲中消耗殆盡。因此,政府、媒體界都應該去分析政府各項監理措施有哪些是不合適的,若能加以改正,不需要花太多成本,經濟就有可能成長。

此外,辜朝明認為,全球未來最大的經濟風險就是保護主義。但這件事說來非常諷刺,因為保護主義竟有部分原因是由全球化孕育而成的。按照傳統教科書的描述,匯率水準取決於兩國的貿易順差及逆差,但是全球化後,外匯市場的決定者不再是進口商和出口商,而是由華爾街和金融市場變成外匯市場的大玩家。因此,理論上,美國對外有龐大的貿易逆差,美元匯率應處於弱勢;但實際上美元匯率卻是相當強勢,使得美國政府難以調整巨大的貿易赤字,並催生了目前的保護主義。

辜朝明指出,美國總統川普是個急性子,他做的事既非基於長線,也不正確;但當大家認為保護主義已經失控,就可能導致股市崩潰。他說:「我擔心這樣的風險。」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