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新產業

頁岩油產業上沖下洗,德州黃沙滾滾成滿地現金

2018-07-17
作者: 財經新報

(圖/財經新報)

德州廣大的土地,有很大部分是黃沙滾滾的荒地,原本一文不值,但是市場瞬息萬變,隨著頁岩油產業上沖下洗,這片滾滾黃沙 2 年內從原本只是遊客偶爾來玩沙的地方,突然成了價值連城的寶貝,一噸沙子的價格拉高到 80 美元,2018年產值可能高達將近20億美元。

這故事跟頁岩油產業的起落息息相關。2014 年之前的高油價榮景,讓美國頁岩油產業遍地開花,頁岩油採掘使用的高水壓裂岩技術,裂岩之後,以高壓注入水與沙的混合物,將岩層的縫隙撐開,此時水帶著沙進入縫隙,之後再將水抽出,留下沙子卡住岩縫,維持岩縫撐開,讓頁岩層中的原油能從撐開的縫隙流出,以利開採。

原本最佳的沙源是來自威斯康辛州,因為該州沙子顆粒大、硬度高、形狀渾圓,最適合用來撐開裂縫,原油流出的效率最好,而德州沙子形狀較軟較小又凹凸不平,不如威斯康辛州的沙子那麼理想,因此德州頁岩油發展初期,高水壓裂岩採用的沙,都是千里迢迢從威斯康辛州運送過來。

2014 年以前的高油價市場,這點運沙費用不算什麼,但緊接著 2014 年中起全球油價大跌,頁岩油產業從口袋滿滿隨便花錢,轉眼間必須撙節度日,追逐著狂跌的油價,用一樣快的速度壓低成本,否則就會馬上慘遭滅頂。在這場慘烈的淘汰賽中,德州占了地利優勢,因為德州的二疊紀(Permian)頁岩油產區是美國開採成本最低的地區,其他州的頁岩油公司一家家歇業或倒閉時,德州還保有許多苟延殘喘的頁岩油開發商。

全新的採砂淘金熱

但在追上國際油價狂跌速度的成本壓力下,光是位於較佳資源區還不夠,頁岩油廠商鋌而走險,賭上各種走偏鋒的做法,連沙子也成為考量。頁岩油開發商開始懷疑,當德州當地就有滿坑滿谷的沙子,是否真的有必要從威斯康辛州經 1,300 英里路程運送沙子過來?1 噸沙加上運送成本是 90 美元,若在當地直接採沙,成本只要 25 美元。成本壓力之下,頁岩油生產商也顧不得沙子形狀圓不圓了,反正便宜的沙子先用再說。

當頁岩油開發商真的使用德州當地的不規則形狀次級沙以後,發現原來沙子顆粒真的不用完全渾圓,雖然德州當地沙子品質的確較差,但也堪用。當頁岩油開發商決定為了成本改用德州當地沙,沙子供應商也就從威斯康辛州成群前來德州,黑山(Black Mountain)、高山(Alpine)、高碎(Hi-Crush)、高車(High Roller)、獾州(Badger)、阿特拉斯(Atlas)、柯維亞(Covia)等供沙礦業公司全都來到西德州的荒漠,自 2017 年 7 月起豎起無數採砂場,輸送帶與砂倉在沙丘中聳立,讓當地人都驚呆了,心想:這些一望無際沒人要的砂也值錢?

隨著國際油價回升,頁岩油產業再度熱門,砂價也跟著上升,如今德州砂價已漲到每噸高達 80 美元。2018 年,德州供砂業者總計供應約 2,200 萬噸的砂給二疊紀產區的頁岩油業者,相當於美國總供砂量的四分之一,產業界還在快速擴張。黑山砂業新增 2處採砂場,年產能都高達 500 萬噸,開採遍地都是的砂高價賣出,成了一門好生意,不只原本的採砂業積極擴張,所有人都想分一杯羹,預期數年內,年供砂量就會高達 5,000 萬噸。

採砂業的榮景也帶來高薪工作機會,德州最低工資為每小時 7.25 美元,採砂業新手也能輕鬆得到 19 美元時薪;黑山砂業的工讀生,工作 6 個月之後,時薪竟能達 28 美元。想賺這筆快錢的採砂企業,以及想賺高薪的勞工,蜂擁而入這些荒漠,就像是全新的淘金熱,只不過這次不用費心淘金,而是滿地砂都是現金。於是本來一文不值的土地也變得值錢,人們開始炒作土地,搶買這些荒地,打算轉售給採砂企業。

市場對這種熱潮開始擔心會有泡沫化現象,各砂業股價都開始下跌,自 2018 年 5 月起到 7 月 11 日,高碎、美國矽業( U.S. Silica Holdings)股價下跌約二成,浮現能源服務(Emerge Energy Services)的股價約下跌一成,柯維亞自 2018 年 6 月上市後至 7 月 11 日則下跌約三成。其中僅有浮現能源服務沒有在德州設立採砂場。採砂業本身對德州的採砂淘金熱也心懷警惕,許多外行人開始談論採砂淘金熱,不知其中會有多少真的投入。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在油價仍然看漲的短中期趨勢下,德州的砂子還會再熱門好一陣子。

TOP